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杨玏 《清平乐》《三十而已》表演难度的两个极端

  《三十而已》中,陈屿和钟晓芹选择了离婚。

  从今年年初热播的电视剧《清平乐》(图),到如今的生活剧《三十而已》,杨玏都尝试了与以往不同的角色类型。

  从今年年初热播的电视剧《清平乐》,到如今的生活剧《三十而已》(图),杨玏都尝试了与以往不同的角色类型。

  杨玏说,无论是青春题材的《致青春》(图)《匆匆那年》,还是话题剧《大丈夫》,他的表演都过于青涩。

  杨玏说,无论是青春题材的《致青春》《匆匆那年》(图),还是话题剧《大丈夫》,他的表演都过于青涩。

  杨玏说,无论是青春题材的《致青春》《匆匆那年》,还是话题剧《大丈夫》(图),他的表演都过于青涩。

  一部映射当代女性在30岁面临的生活、工作、困境和挑战的电视剧《三十而已》成为今夏最火的话题剧,三位女性在感情和职场上的各种挫折和选择也频上热搜。其中,让人最容易产生代入感的是钟晓芹和陈屿这一对。

  陈屿的人设并不讨喜,嘴碎、不解风情,压抑情感,又轴又直,和钟晓芹被子分着用、衣服分开洗,下班后一个刷剧、一个养鱼,像极了现实生活里处在婚姻围城中的青年男女。面对不表达、不沟通、不感受的陈屿,很多女网友怒其不争地感叹,“简直就是我老公的翻版”“又是被陈屿气死的一天”“陈屿真的是人间老公代表”。

  以杨玏的角度看陈屿,夫妻间很大一部分问题出现在沟通上,不是不爱对方,而是已经忘记了如何和对方做有效的沟通。遇到问题的时候,并没有一起携手去面对,而是想如何自己把这个问题消化了,不打扰到对方。“但恰恰这一个环节的缺失,时间长了,会造成两个人形同陌路。”

  杨玏的个性和陈屿不太像。有句台词,钟晓芹说陈屿:你把自己的日子过成了一座孤岛。杨玏愿意相信编剧这样的解读。陈屿是一个不太善于换角度考虑对方情感,情绪比较直来直往的人。而杨玏说自己会先考虑对方的反应和感受。

  《三十而已》

  陈屿被生活和婚姻摩擦了很久

  戴着黑框眼镜,留着一撮小胡子,很少见到笑容。剧中陈屿已婚直男的造型,与杨玏以往在荧屏上的阳光形象反差很大。无论是剧中还是生活中,杨玏都极少留胡子,之所以陈屿的形象是这样的,是因为从一开始定妆时,杨玏和导演就有一个共识:陈屿是个存在于生活中的人,讲卫生,但并不爱捯饬,有点不修边幅。所以外形上越普通越好。

  在《三十而已》之前,杨玏曾和导演张晓波合作过电视剧《九州缥缈录》。当对方拿着《三十而已》的大纲找到他时,“真实”是他最直观的感受。在这几段人物关系里,陈屿和钟晓芹更贴近于普通人的生活,尤其是陈屿对工作、对婚姻的疲劳感,丧失了生活中很大一部分的激情,婚姻在他看来只是个“避风港”,是一个能让人每天把日子挨过去的地方。

  杀青特辑中,杨玏说了一句:“我怕女生看到这儿已经很生气了。”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三十而已》开播不久,就有追剧的网友发出灵魂一问:“钟晓芹怎么还不离婚?”杨玏说,陈屿和钟晓芹就是很多普通小夫妻都会有的那种生活状态,他能从中看到很多人的影子,包括自己身边的一些男性朋友茶余饭后也会吐槽、会倒苦水,说怎么谈恋爱的时候都挺好的,结婚后日子就变得索然无味了。“把这些生活的细节投放到陈屿身上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陈屿已经被生活工作和婚姻摁在地上反复摩擦了很久,他是亚光的,一层眼镜镜片都能阻隔他眼睛里的光彩。杨玏说,陈屿身上是没有任何光彩的,“你不会在这个人身上找到任何的颜色,整体人物的色调就是偏灰暗的。”

  新京报:对你而言,饰演陈屿有什么难度和挑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