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90分钟十个提问!招行股东会干货满满,田惠宇为何自称"农民

  这或许是招商银行(行情600036,诊股)与股东交流最为充分的股东大会。

  受疫情影响,6月23日召开的招行2019年度股东大会和以往不太一样:不仅入场需要进行身份、股东资格、近期行程等核验,宣读议案等流程也主要通过视频方式进行,时间能省则省。

  与之对应的是,会后留给股东的交流时间颇为充裕。包括招行行长田惠宇在内的多位高管共回答了十名股东的提问,问答环节合计时长约90分钟。

  和去年的严肃氛围不同,此次股东大会问答环节也颇为轻松,狭小的会议室内虽然拥挤着约70名股东,却不时地爆发掌声、笑声。

  整体来看,股东提问主要围绕招行金融科技投入产出、资产质量及拨备变化、未来成长预期等问题展开,田惠宇还同时谈到大规模让利的实际影响,以及对未来银行业发展路径的展望。

  招行董事长李建红则在演讲时提到,招商银行基本业绩表现、长期竞争力主要体现为两个指标,一是跑赢大市,二是优于同行。

  “我们称自己是农民”

  问:作为优秀的银行家,您对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业的未来发展路径有什么预期?是否悲观?

  行长田惠宇:谈不上优秀的银行家,我们都称自己是“农民”。农民要做什么?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按照节气和自然规律来务农。

  商业银行很大程度就像农民一样,得勤奋,得按规律做事,不要乱来。做到这一条,经营基本上没什么问题。

  最近几年,中国经济虽然碰到一些困难,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也就是中低速增长,而这个转折期正好让银行赶上了。

  尽管如此,,在全球各大经济体中,中国的投资机会还是最好的,还没有到低利率甚至零利率、负利率的状态。所以对于中国的银行业,尤其是从招行来说,我认为未来若干年还有大量机会,并不是很难做。

  至于说银行业的未来怎么样?如果用传统的眼光来看,银行业面临四大挑战:一是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中低速增长;二是由高利率转为中低利率环境;三是融资、支付的脱媒;四是互联网的冲击。

  但换个角度来说,这也是四大机会,或者说是四大动力,是促进银行转型的动力。

  招行是如何转型的?就是从十年磨一剑打造零售品牌,再到“一体两翼”的轻型银行战略,二者本质上都是摆脱对规模扩张、利差的依赖。

  规模增长的背后,是广大股东的利益。我们不依靠在市场上频繁发行普通股来补充资本金,支撑风险加权资产的增长。否则银行就会出现“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简单地依靠规模增长带动盈利增长。

  摆脱对利差的依赖,则是整个收入结构中不主要靠贷款利差支撑。随着转型的深入,非利息收入占比应该越来越高,这就对银行的人员专业素质、客户服务能力、流程效率、IT等等都提出了系列要求,对此我们都要相应改造。

  所以持续看过去几年我们做的,以及未来准备做的事情,其实就是围绕面对四大挑战,摆脱两个依赖,持续推进转型,把四大挑战转化为四大机遇。

  疫情只是加剧四大挑战,并没有改变趋势。中国走向发达经济体是大势所趋,我们早晚会面对这一天,那为什么不针对性地做工作呢?何况招行有非常好的零售基础。

  总的来说,不敢回答您关心的对中国银行业的展望,但招行自己想做什么还是非常清楚的,并且会坚定不移地推进。

  “今年科技投入超过100亿”

  问:科技投入快速增长,却同时拉高了成本收入比,对此应该如何看待?

  行长田惠宇:这两年招行提出金融科技银行战略后,在成本投入方面,除了常规费用以外,主要都投入在科技。去年全行科技投入已经超过93亿元,同比增长44%。

  为了实施金融科技战略,我们还把科技投入占营业收入的占比写入公司章程,这在银行业也是第一家。

  至于说金融科技投入的产出,有些账好算,有些账短期之内算不出来。之所以叫战略投入,就是当年投入当年不产“粮食”的,但未来某一天一定会产出。

  比如这两年我们依靠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打造了大量智能服务机器人(行情300024,诊股),一门用于零售信贷催收的机器人成本是人工的1/10,但产出是人工的9倍,节约的人力成本实际上就是提升了我们的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