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女子深夜遭前男友泼汽油:当我们遇到人渣时,应该怎么做?
2022-05-14 05:04:49   来源:   评论:0 点击:

来源:周冲的影像声色 id:zhouchong20173月5日晚10点多。张女士跟往常一样,在螺蛳粉店忙前忙后。此时,一位戴帽子的男子在店周围徘徊许久。他目光从未离开店内,似乎在张望什么。可这一幕

来源:周冲的影像声色 id:zhouchong20173月5日晚10点多。张女士跟往常一样,在螺蛳粉店忙前忙后。此时,一位戴帽子的男子在店周围徘徊许久。他目光从未离开店内,似乎在张望什么。可这一幕,张女士并未察觉。过了一会,两名顾客走出螺蛳粉店。10点15分。男子不紧不慢往店里走去。左手拎着塑料袋,右手拿着一个容器。10点16分。“哗”一声,店内突然起火。随后,男子快速跑出,裤脚带有火苗,边跑边回头看。紧接着,又一名男子跑出,身上同样着火。他是张女士的朋友。10点17分。隔壁店的丁师傅,看到着火后迅速赶来。把张女士朋友身上的火苗扑灭。张女士朋友直指店内,慌张地说:“赶紧救人。”丁师傅到店门口一看,瞬间被吓到。“张女士坐在地上,满身都是火,不停喊叫。”周围店铺工作人员都闻声而来。他们一边把张女士搀扶到隔壁店,一边报警、叫救护车。据在场工作人员回忆:“张女士当时就坐在进门第一张桌子处,胳膊、面部、双手都受伤了,衣服也烧没了,意识清醒,但已经说不出话。”很快,张女士被送往医院抢救。经医生初步诊断:“属特重烧伤,全身烧伤总面积42%,其中深Ⅱ度烧伤6%,Ⅲ度烧伤36%。吸入性损伤。”还面临着毁容和截肢,情况危急。图源:大象新闻医院曾一度下达病危通知书。图源:光明网事后,所有人都疑惑:戴帽子男子进去店后就着火,这1分钟究竟发生了什么?待张女士醒来后,谜团得以解开。她说:“我当时正在厨房忙活,他突然闯进来,站在我面前,二话不说把汽油泼到我身上,点燃打火机,然后就跑了。”再次回忆起那个瞬间,她忍不住啜泣。图源:北青即时更令人唏嘘的,“他”,不是别人,而是张女士的前男友吴某。昔日恋人,为何会变得如此决绝?当了解整个事情经过后,才发现:看似意外,却早已有迹可循。张女士的遭遇和拉姆相似。却又比拉姆的经历更让人咬牙切齿。张女士,45岁;吴某,50岁,均是河南洛阳人。2014年,俩人在一次同事聚会上认识。当时,张女士处于离异状态,无儿无女。吴某已婚。相识后,他们是普通同事关系。2015年,吴某离婚。2017年,吴某对张女士展开追求。2019年,他们确定关系并开始同居。从同事发展成为恋人,很不容易。

这一路走来,张女士的侄女都看在眼里。她说:“2017年夏天,他们频繁约饭。大姑说有个男同事对她有意思,看起来作风正派。”她也觉得吴某对大姑非常好。还为大姑找到后半生的归宿而高兴。张女士的母亲也表示:“当时我对吴某的印象不错,作为母亲,我希望离过婚的女儿能过上好日子。”同居后,吴某想结婚,并提出给女方10万元彩礼,实际给了11万。张女士觉得,谈婚论嫁前应该先让双方父母见个面。不料,遭到吴某的拒绝。他表示家里人忙,没空。事实上,他压根没跟家里人提过婚事。几天后,吴某接到银行的电话。张女士这才知道,彩礼钱是从银行贷来的。她曾想把彩礼钱还回银行,但没还。俩人拿彩礼钱去买了一辆车,贷款一起还。可好景不长,吴某开始露出“狐狸尾巴”。张女士的妹妹表示:吴某控制欲极强。他不允许张女士单独靠近男士。就算是女闺蜜,也不行。有一天晚上,张女士下班很晚。他怀疑她出去找男人,以至于这么晚才回来。二话不说,他把张女士暴打了一顿。她想逃、想反抗,可四肢被绑床上,无法动弹。张女士说:“我拼命挣脱,床上的床杆都被我挣断了。”这是她这一次被家暴,也是噩梦的开始。等冷静下来后,吴某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道歉,说尽甜言蜜语。张女士心一软,怨气瞬间消散:“反正已经同居,彩礼也收了,再给他一次机会。”奈何家暴只有0次和无数次。她的宽恕,换来了更残忍的折磨。吴某道歉后,并未做出改变,反而变本加厉。为了“监督”张女士,他在其车上安装定位系统,手机上安装监听软件。她的一举一动,全都在他的射程范围内。可慢慢地,这种“监督”并不能让他安心。2020年8月的某一天晚上。张女士上夜班,凌晨1点才下班。她担心这么晚回家会吵醒吴某。加上第二天早上5点又要打卡。于是她决定,躺在工厂更衣室的长板凳休息一下就好。谁知道,一躺下来便发现有人在扒窗。她慌慌张张喊了一声,“是谁?”一听到声音,那个人就跑了。张女士追出来一探究竟。刚走到门口,她看到吴某的电动车停在那。察觉到不对劲,她拨通吴某的电话,问他在干嘛?吴某说,在家。“那你的电动车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工厂门口?”话音刚落,突然有个人从黑暗处跳出来。张女士还没缓过神来,便遭到一顿拳打脚踢。打人者正是吴某。他边打边嚷嚷:“你是不是在等别的男人?”不仅如此,他还扒掉张女士的衣服。张女士同事连忙上前劝架。可根本拽不住,他们只好把张女士拉走。张女士同事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他表示打得特别狠。“吴某就是要让她当众出丑,脱她衣服,拉她头发,打她。”图源:民生大参考事后,张女士觉得没有脸面在工厂待下去,遂离职。还没过多久,他又对张女士拳打脚踢。俩人闹到派出所。经警方调解后彻底分手。在分手前,彩礼贷款每个月都是俩人一起还。剩下的部分,由张女士还。当时在警方面前达成协议:张女士退还吴某9万彩礼钱,每月还1万元,直到还清。分手后,张女士自己开了一家螺蛳粉店。每个月按时还吴某1万元。然而,她的噩梦还未结束。分手后,吴某多次打电话给张女士,求复合,求原谅。甚至是恐吓威胁,还多次来螺蛳粉店周围晃悠。但张女士拒绝复合。直到2021年2月17日,大年初六。吴某再次联系张女士说:“要彻底说清楚,好聚好散。”张女士答应了,独自前往他家。谁知道,等待她的,不是好聚好散,而是铁链子和刀。她被吴某用铁链子绑在床上,刀抵在胸口。吴某说:“我的婚姻字典里没有离异两个字,只有丧偶,你如果敢跟我分手,我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你全家。”可不管再怎么威胁,张女士态度很坚决。“不会复合。”第二天,他没有伤害张女士,把人放了。之后,他还多次骚扰张女士。但她都不再理会。直到3月5日晚,悲剧发生。张女士被重度烧伤,面临毁容和双手截肢。她家属表示:“她现在只做了两个手臂的植皮,前胸和面部创伤面积比较大,如果植皮的话存在感染的风险,如果感染就容易器官衰竭。风险很大。”案发后的20天,她依然躺在抢救室。动弹不得,也不能进食,只能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图源:光明网雪上加霜的是,家里没钱了。医生说,保守估计医疗费要四五十万元。张女士父亲已去世,母亲70多岁,患有糖尿病。她哥哥也患有骨癌。家里常年靠她和妹妹支撑着。如今,她倒下了。妹妹一个人要忙里忙外,家里的积蓄早已掏空。社会爱心人士和亲戚众筹6万多,现在还欠医院8万多。张女士妹妹说:“后续治疗费用,对我家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比起这些,更让人寒心的,莫过于吴某一家人的态度。事发后,吴某被批捕。记者找到吴某家属,了解情况。吴某姐姐对这件事唏嘘不已。她表示:“他们都得到了惩罚,一个失去自由,一个失去健康。我觉得弟弟也是傻子,过不成了分开,钱不要了,为何泼汽油?”事后,她曾去看守所看望过吴某。给他送衣服、1000元和药。当谈及弟弟和张女士的感情,她很激动。“发生这样的事,也是事出有因。弟弟和张女士在一起后,他才和弟媳离婚,而张女士还和前夫纠缠不清。她破坏了我弟弟的家庭。”对此,张女士方一致否认。张女士妹妹进行反驳道:“咱也不祈求他来医院看,但最起码别污蔑我姐。”(此处“张女士”为“张女士妹妹”)截至3月25日,吴某家属从未露面探望张女士。更别提任何赔偿或道歉。在不影响治疗,和征得各方的同意下,记者也来到张女士的病房。记者问她:“你恨他吗?”张女士一字一字地答道:“也恨,也不恨。”当听说吴某可能面临严惩时,她不禁哽咽:“死刑不至于,人活着都不容易,只要让他在里头待着,不要再出来伤害我就行了。希望女性面对感情和婚姻要理智,不要像我这样盲目。”一旁的老母亲和侄女听到这句话,怒其不争。“到现在,你还在为他说话!”前有拉姆被前夫泼汽油而丧生。她在家暴中,沉默隐忍了十几年。离婚后曾以为自己安全了,却一再遭到前夫的威胁。多次报警,却依然逃不开悲剧。现有张女士被前男友泼汽油,致特重烧伤。她也曾反抗,寻求帮助。奈何还是阻止不了人渣作恶。令人痛恨的是,悲剧绝不止于此。每个有意识,有思想的人都明白:当婚姻无法继续,好聚好散对彼此都好。可对性格偏执的人来说,“好聚好散”竟是一种奢望。让对方为此付出代价,甚至性命,他才会善罢甘休。《三联生活周刊》中曾有这样一段话:“当没有足够的社会力量支持时,一位女性决心结束一段充满暴力的婚姻,不仅没有迎来新生活的希望,反而带来毁灭性的危险。”受害者又做错了什么呢?错就错在不该招惹这样偏激的人渣。所以,不管是谁,在亲密关系中一旦发现不对劲,要尽快抽身。1,逃,逃得越远越好。2,断,断得彻底,别心软,别回头。婚姻,本该是一个温暖的庇护所。人渣的掺和,让它变成人间地狱。我们都忘了,那些被困于其中的女性,是一个“人”,活生生的人。家庭暴力难以根除,我们能做的事情也不多,但始终要坚持发声。请记住:不是女人才关心女人,是人应该关心人。1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罕见“超级血色月全食”将至,“血月”是福是祸?科普来了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