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卫鞅 动力前沿

春秋战国时期卫鞅,卫国人(今河南省安阳市内黄县梁庄镇),卫侯的旁系亲属,一向爱好刑法,因见卫国弱小,不足以施展自己的才能,于是,投到魏国相国公叔痤(cuo)门下,痤每有大事必与卫鞅商量,且谋无不中。一日公叔痤病重,魏惠王前往探视,见痤已奄奄一息,问痤:“您万一不起,我将国家托付于何人?”公叔痤说:“我的门下卫鞅乃盖世奇才,可举国听从,胜我十倍,如果不用,必杀之,勿令出镜,恐被他国利用,魏之大害。”待惠王走后,招卫鞅到床前,说:“我刚才给惠王举荐你,君不许,然后建议如果不用必杀之,君说‘可以’,我一向先君后臣,你赶快走,不然大祸临头了!”卫鞅说:“君不听你言用我,怎能听你言杀我。”不肯离去,大夫公子卬与卫鞅关系较好,又推荐给惠王,仍然不用卫鞅。

当时,秦孝公下令招贤,卫鞅遂到秦国求见景监。景监与卫鞅议论国事,知道卫鞅的才能,推荐给孝公。第一次见面大谈帝道,孝公不感兴趣,第二次阔谈王道,孝公仍不感兴趣,此时卫鞅打算离开秦国,另投他国。景监留之,找机会再见一次。第三次,卫鞅大谈伯者之术,帝王之道在乎顺乎民情,而伯者之道必逆人情,然后以富国强兵,重罚重赏,政令必行等理念说服孝公,深得孝公佩服,委以左庶长之职。并下令:“今后,国政都听左庶长的,有违令者,与抗旨论同!”群臣肃然。

为了推行新法,必先树信于民。在咸阳市城南门外树一三丈长的木头,并告之:谁能把此木搬至北门的赏十金,百姓将信将疑,不敢搬,卫鞅说加至五十金。有一人,说秦国从来没有重赏,不过少赏些也可以,于是搬到北门。卫鞅说:“你能听我令,良民也!”遂赏五十金。市民争相传说,左庶长说话算数。次日,新法张贴出来,市人聚观,无不吐舌,此周显王十年事也。新法上说:



定都:咸阳

建县:凡境内村镇,并为县城,设县令和县丞各一人,推行新法,不履行职责的,轻重论罪。

开垦土地:凡郊外空旷之地,责令居民开垦为良田。计步为亩,照常输租;

定赋:按亩计算纳税,凡田地都属于官家,百姓不得私存寸土;

本富:男耕女织,粮布多的称之为良民,免一家劳役;懒惰而贫穷的,没为官家奴仆;弃灰于道的,作为惰农论处;工商则重征税;谁家有二男,就令分家,各出丁钱,否则一人出两份;

劝战:官爵按军功来算,能斩一敌首,官爵升一级,退一步者斩。功多的受上爵,车辆衣服尽其华美不禁,无功的,不管多么富有,也只能穿黑衣服骑小牛。家族以军功多少为远近,战而无功者,削其属籍,,等同于一般老百姓。凡私下争斗的,不论是非,一律处斩。

禁奸:五家为保,十家相连,互相监督,一家有过,九家同时举报;不举报的,十家连诛,全部腰斩。能揭发通奸者,与打仗同赏,私藏罪人的,与罪人同罪。留宿他人的,定要文凭辨验,没有证件的,不容收留。凡民一人有罪,其家室一并没收入官

重令:政令既出,不问贵贱,一律遵行,有不遵者,用狗咬死。

           新令一出,百姓议论纷纷,有的说好的,也有说不好的。卫鞅一并抓到府中,责之说:“你们这帮人听到新令,但当奉行,不得妄议朝政。说不好的,是刁民,说好的,是拍马屁的。都不是良民。”记下他们的姓名,发配到边疆为守兵。大夫甘龙杜挚私下议论新法,贬为平民。禁言,在路上以目相视,不敢说话。卫鞅乃派人,筑宫阙于咸阳城中,择日迁都。太子驷不愿意迁都,并说变法的不是。卫鞅气愤,坐罪于其师傅,将其子公子虔割鼻,太师公孙贾刺面。雍州大姓都迁入咸阳,达数千家。分秦国为三十一个县,增税至百余万。卫鞅经常到渭河阅囚,一日诛杀七百余人,鲜血染红了渭水河,哭声遍野,百姓夜卧,梦中皆战战兢兢。于是,法治肃然,道不拾遗,国无盗贼,仓库充足,用于公战,不敢私斗。秦国富强,天下莫如。于是兴兵伐楚,取商於之地,武关之外,拓地六百余里。

秦相国卫鞅听说魏国大将庞涓已死,向秦孝公进言伐魏,孝公允卫鞅带兵五万伐魏。魏国派公子卬领兵拒秦,公子卬想卫鞅会念及旧情,劝和罢兵。卫鞅假和实战将公子卬骗入城内囚禁,赚开魏国城门,大破魏军,魏惠王割地保全性命,遂迁都大梁。河西之地尽割让给秦。

秦孝公嘉奖卫鞅之功,封为列侯,以前所取商於之地共十五邑县,划归卫鞅,号为商君,后世以此称为商鞅。商鞅甚是骄傲,说:“我本是卫国旁系亲属,帮助秦国大治,立志富强,得魏地七百余里,可谓登峰造极。”他的一位门客劝他:“虽然国富民强,但是杀戮过大,怨气太重,不如找人替代,辞官隐居,方能保全性命。”商鞅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