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土立方~earththree 原创军事人文杂志

笔者注:本文是笔者对1949年后国共内战之战史和两岸政治及外交决策的考证之节选连载。鉴于博客每篇内容的大小限制,笔者计划分若干批次刊载。这里先以1949年「金门战役」(古宁头战役)之考部分连载于读者。

请尊重版权,本博谢绝各网站及媒体编辑的随意转载。

版权声明:
· 本文仅提供给搜狐博客发表,本博客所有文章之版权均为本人所有;
· 媒体转载、商业转载请与本人联系,经得许可并请支付稿酬;
· 个人转载请注明「转载」,保持全文原状并请附带原文链接,告知本人;
· 对于侵权转载,本博保留相关法律追责权利。
· 电子邮箱:earththree@sohu.com

第一章、金门战役的考证与思考
■ 土立方~earththree

……

第二节、情报、「轻敌」与船只

上篇链接

第三节、作战方案、战术与经验

■ 解放军作战计划

  金门岛形如一个哑铃,分为东金门和西金门两部分,中部地形狭窄,纵深仅约三公里。
  解放军的战役设想是,总共投入八个团约20,000人的兵力,分二至三批次登陆。第一梯队于西金门垄口至古宁头十公里正面,即东、西一点红海滩之间分三路登陆。其中一部登陆后于金门中央位置将金门岛拦腰一斩,警戒和阻滞东金门援军。另两部主力部队,先攻占金门县城,再与第二梯队和岛中央的警戒部队会师,总攻东金门。主滩头阵地定为最西边的古宁头海滩。
  第一梯队为三个团加一个营,由二十八军82师244团加246团第3营、二十八军84师251团和二十九军85师253团组成。第二梯队由二十八军82师245团、二十八军82师246团(欠第3营)、二十九军85师254团、二十九军85师255团、二十九军87师259团组成。相当于二十八军投入四个团,二十九军也投入四个团。另外还有一个预备队是三十一军92师。
  如今两岸很多金门战役文章中,都把解放军计划的总兵力说成是七个团共17,000人,多是遗漏了第二梯队中85师255团的3,000人。而国军的记录中甚至连预备队三十一军92师也(几乎)不曾有过记录。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解放军当时船只不够,同时前线指挥也比较混乱,所以第二梯队中有85师255团以及还有预备队92师这个情况,就连很多参战人员本身都不了解。
  第一梯队中,244团配246团第3营由莲河和大嶝岛阳唐出发,登陆点为垄口至后沙(东一点红)海滩;251团由大嶝岛东蔡和双沪出发,登陆点为湖尾(亦称「虎尾」)附近海滩;253团由澳头出发,登陆点为古宁头(西一点红)海滩。登陆时间定为25日凌晨二时。

图:解放军第一梯队登陆方向及随后作战计划示意图。计划于金门西部垄口至古宁头十公里正面登陆,由244团切断琼林至沙头的中央腰部,将金门岛守军分割为东西两块。251团和253团主力部队先向西攻击金门县城,再回师向东攻击北太武山,分东西两块围歼国军。登陆船队在投送第一梯队后立即返航接送后续部队,以古宁头主滩头继续增援。登陆船队每船均有专职押船军人,第一梯队完全不用负责登陆船只的返航问题,专心打仗即可。

  登陆船队中每条船最少以排为单位分配人员,航渡中如果发生偏航或队形失散则「船自为战」。船队近岸约300米,即岸防火力标定射界处,即放下第一梯队然后立即返航接送后续部队。船队中每条船都配有押船干部一名、士兵(至少)一名,两人专职船只返航,不得参与登陆。第一梯队也完全不用负责船只返航问题,下船后泅水登陆,登岸迅速向纵深发起进攻。
  244团、251团和253团,每团都有明确的任务,相互之间不用顾及,强调各自为战。其中244团加246团第3营为左路警戒团,登岸后迅速攻占后半山、双乳山,控制琼林至沙头一线,拦守金门中央腰部,掩护第251团、第253团进攻金门县城;251团为中路主攻团,登陆后迅速进攻湖南、榜林,并协同第253团攻击金门县城;253团为右路主攻团,登陆后迅速占领林厝、浦头、132高地,在253团的协同下攻占金门县城,完成对金门西部国军的全歼。
  第二梯队在登陆后,与第一梯队在顶堡附近集结,自双乳山分南北两路,总攻东半岛。
  所有主攻部队上岸就要求向纵深猛烈进攻,不给国军任何反应时间和机会,预计三天时间解决战斗。
  以当时解放军的客观条件,以及所掌握的国军情报(仅估计有六个团)看,这个计划应该说是相对「完美」的。
  因为金门岛的中央部位很关键,如果不能从中部拦开,金东的国军部队就可以对金西予以增援。但中央部位的海滩是一大片淤泥滩,不适合登陆。而最西边的古宁头海滩是金门岛的最西(北)端,离国军的威胁有一定纵深,离解放军控制区则最近,便于后续增援部队上岸。同时古宁头勉强处于大嶝岛山炮群和莲河榴炮群的射程远界内,可以得到一定的火力支持,所以主滩头阵地只能设在古宁头。事实上后来国军的反攻也是最后才攻下古宁头。
  关于这个作战计划,后来刘云瀚也是比较认可的,刘云瀚的评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