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金门战役登陆指挥员的结局

19491024日,零点刚过,一场解放台湾的前哨战就在金门打响了。解放军三野第十兵团28军的八千多名指战员借助木船、舢板等渡海工具强行渡海登陆。按照部署,登陆官兵分成两个梯队。第一梯队一共有10个营的兵力,他们分属四个团,即244团、251团、253团和246团,其中246团只派了一个营,故有“三个半团”之说。

 

金门战役攻防示意图

 

这三个半团分属三个师,其中86师还隶属于29军,为了打金门才划归28军指挥。28军军长朱绍清当时正在上海养病,副军长萧锋代理他的职务,担任金门战役的作战前敌总指挥。战斗打响后,萧锋在位于福建南安市石井镇淗江村的前线指挥所里镇坐指挥,没有登岛,师一级的首长也都没有登岛。

 

82师师长钟贤文原打算随第一梯队登岛指挥,可他的指挥船被244团团长邢永生“劫走”了。邢永生对钟师长说:“师长,您最多不过晚几个小时登岛。”见邢永生这么说,,钟贤文就没再坚持,把自己的船让给了244团。

 

台湾电视纪录片“古宁头大战”——DVD的封面

 

最先出发的244团在离对岸5海里处被敌人发现,遭到敌军强大火力的压制,团长邢永生命令战士下水泅渡。船老大们纷纷跳船逃生,这些船很快就被敌军摧毁了。其它团的情况也都差不多,少数没被摧毁的船只因海水退潮而搁浅,没有一艘返航,导致第二梯队无法登岛增援。

 

25日,前指勉强找到几条船,但只能运载个连的兵力。这点兵力无疑是以卵击石,根本就谈不上是增援。246团团长孙云秀被委以重任。临行前,他摘下手腕上的手表,连同身上的一支钢笔一起交给了师领导。他对师领导说:“这就作为我最后一次党费吧。”上船前,他又请人捎话给代军长萧锋:“我死后,请军长代告洛阳城东老家父母,并让妻子改嫁。”除了孙云秀率领的246团的个连外,由代营长梅鹤年率领的259团3营的个连也加入了第二梯队。大家都知道这一去难回还,可没有一个人临阵脱逃。

 

据后来公开的资料记载,第一梯队登陆部队的总人数为8736人,第二梯队为350人,登岛作战的解放军官兵一共为9086人。可他们不是牺牲就是被俘,无一人安全撤回大陆,可以说是全军覆没。这是解放战争期间解放军遭遇到的最大的一场败仗,也是国民党全面溃败大陆之前取得的唯一一次胜利,故国民党管金门战役叫“古宁头大捷”、“古宁头大战”,其实古宁头只是双方交战的一个地方。除此之外,北山、林厝、西一点红、南山等地也都是战斗比较激烈的地方。萧陶在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金门战役期间蒋介石并不在台湾,而是在大陆。当时,大陆尚未全部解放。同年1210日,蒋介石才从成都乘飞机逃往台湾。可不少这一题材的书籍和文章的作者都误以为他在台湾指挥了此次战役。

 

萧锋后被调离28军,连降4级,降到副师

 

至于金门战役登陆作战失败的原因,毛泽东曾做过这样的总结:“三野叶飞兵团于占领厦门后,不明上述情况,以三个半团九千人进攻金门岛上之敌三万人,无援无粮,被敌围攻,全军覆灭。”所谓的“不明上述情况”指的是战前对敌情缺乏掌握,或者说被假象蒙蔽了,当然过于乐观也是一大问题,正所谓骄兵必败。此外,缺乏统一有效的指挥也是失败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九千多人几乎等于一个师的兵力,可战场上官职最高的指挥员才只是团长,而且有四位之多。登岛之后,部队被打散,各自为政,很难组织起有效的抵抗和反击。

 

登岛的四位团长(左起):邢永生、刘天祥、徐博和孙云秀

 

在登岛的13位团领导中,除2人被俘后遭遣返外,其余11人不是在战斗中牺牲,就是被俘后遭杀害。具体名单如下:

 

邢永生,244团团长兼政委,战斗中被俘,被押往台北,在战俘营中失踪,一般认为被秘密杀害。

 

朱斐然,244团参谋长,战斗中身负重伤,被俘后牺牲。

 

孙树亮,244团政治部主任,战斗中被俘,被押往台北,后被遣返回大陆。回到大陆后,被开除党籍和军籍,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

 

刘天祥,251团团长,在古宁头阵地负伤被俘,后被押往台北,在战俘营中失踪,一般认为被秘密杀害。

 

田志春,251团政委,从古宁头突围后再遭敌人包围,弹尽被俘,后被押往台北,在战俘营中失踪,一般认为被秘密杀害。

 

郝越三,251团参谋长,战斗中牺牲。

 

王学元,251团政治部主任,战斗中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