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金门战役考证

第一章、金门战役的考证与思考

■ 土立方~earththree

早年在台湾,由于金门战役是国民党内战一路溃败中鲜有的重大胜利,犹如打了一枝强心针般具有政战鼓舞效果,所以曾被国民党极力宣传,历史地位于是一再拔高。

而在大陆,早年因为金门战役失利的不光彩而讳忌提及,一度成为禁区。近一二十年来又因为早年禁忌的逐步放开,解放军败走金门被当作了「重大秘闻」来炒作,掺入了不少自由发挥的加工。

在大陆方面,解放军金门战役的失利,如今过多的认为是藉于解放军对两栖登陆战的「无知」。比如,大意轻敌、不了解水文潮汐、不懂两栖登陆作战,等等。——如是「无知」,那么是哪些事项上的无知?如是「轻敌」,那么轻敌到什么程度?这些问题如果不能站在全局来分析,以偏概全,甚至主观定论,得出的结论便很容易存在根本性的偏差。

在台湾方面,当年对金门战役的很多记录就不够完整,后来有派系成见各说各话,如今又对此役逐渐漠不关心。很多文章里有的漏洞颇多记录有误,有的则是张冠李戴,还有的则是所谓「歌德派」的争功掠美。——这其中,有金门战役的国军指挥官是谁的争论;有参战各部「自说自话」的各种版本;有战车营参战的各种「传说」;有日藉顾问存不存在的问题;当然还有双方参战人数、伤亡人数、俘敌数量这样的老话题。


近些年来,两岸不少未经证实的观点和论据又互被当作「正史」借用,如此以讹传讹,关于金门战役的战史就越传越离奇,越传越夸张。

无论是当年国军的政战需要,还是后来大陆的胡乱炒作,这都不能成为历史不真实的理由,也都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要研析国共内战乃至台海问题,必须对金门战役进行一个重新审视,从中理解和体会当时的局势实情。

第一节、双方的准备与决策

■ 解放军登陆准备

金门战役,原本是与攻占厦门合并考虑,称为金厦战役。

这个金厦战役,自解放军攻取福州后,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就一直在做相关的准备工作。对于渡海作战的考虑,时任十兵团司令员的叶飞将军后来在《叶飞回忆录》中写到:

我兵团由福州挥师南下的目标,首先是解放闽南泉州、漳州地区。南下时,主力沿福厦公路行动,另一路第二十八军两个师由海上南下。所以要派部队由海上走,一方面要渡海解放平潭岛,一方面是有意锻炼部队适应海上作战。虽然部队经历了渡江作战,但渡江与渡海作战是两回事。我们部队都是“旱鸭子”,哪见过一望无际的大海,记得三十一军的后勤部长一上船就要呕吐。当然,这是一个突出的例子,但也可以看到当时部队是不适应海上作战的。渡海作战,首先要有船只,这要感谢福建地下党组织和福建人民支持搜集船只。部队还必须有航海知识,否则就一点战斗力也没有!

这里可以看出,解放军对于部队不适应海上航行,没打过登陆战,是有所准备的。叶飞在部队入闽的行动中就有意安排了二十八军由海上南下,以锻炼部队。最后的金门战役也就是由二十八军来负责,外加调入的二十九军主力师及一个团。

对渡海顿陆作战,当时解放军十兵团不仅是先分一路兵力做了简单适应,在后来实际的战役准备中也都有冷静的认识和准备。譬如在发动厦门战役中,叶飞谈到:

虽然福州战役,泉、漳战役顺利,但我们对渡海作战攻取厦门这个要塞是认真对待,进行充分准备的,生怕在入闽取得一连串的胜利之后出问题。蒋介石严令汤恩伯死守厦门。过去日本人在厦门构筑的防御工作非常隐蔽,与海礁、岩石的颜色差不多,不易观察,非到近处不能发现。一点不夸张地说,我们从来还没有打过如此设防的岛屿。敌人离台湾又近,又有海空军,我军却没有海空掩护。虽然当时全国是势如破竹的形势,但我们认识到以木船渡海顿陆攻取厦门这个任务是艰巨的,我军完全没有经验,是不能轻敌的,因为这不是在大陆作战。

这里也能看出,对于沿海岛屿的特殊情况、国军的海空军优势、以至于「不能轻敌」,在当时都是有意识和有准备的。轻敌思维在后来的登陆金门作战中确实存在,而且确是主要原因。但这种「轻敌」是体现在哪方面,这要搞清楚,不能随意的主观理解。

如今台海两岸对峙已半个多世纪,很多当代人用对现代两栖作战的感知来理解当年的台海形势,把解放军败走金门的结果简单结论为「无知者无畏」,这就失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