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解放军登陆金门失利 蒋介石为何日记写:这不是真的

1949年初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解放上海的战斗进入尾声之时,毛泽东给中央军委起草了《向全国进军的部署》,在这份部署中,毛泽东对入闽作战提出了要求。

6月21日,已经“下野”的蒋介石特意赶到了福建,他以国民党“总裁”的身份,在这里召集了一次高级将领间的军事会议。会议后,国民党军队对东南沿海的布防进行调整,做了严密的部署。当时蒋介石基本上,他的军事设想就是三部曲,第一个就是先止血、收拾残局,要稳定战线,第二个要重新建立一个新的战线,第三个如果能“反攻”,那么在任何一个地方,他都可以准备“反攻”。

从1949年7月上旬起,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主力,从苏州、常熟一带出发,冒着酷暑向福建行军,开始了解放福建的作战。统率这支入闽大军的,是当时年仅35岁的兵团司令员叶飞。第十兵团在叶飞的率领下,一路长驱直入,很快完成了对厦门和金门的三面包围。10月15日,距离新中国成立刚刚过去十五天,五星红旗胜利插上了厦门岛。

厦门顺利解放,似乎让解放金门指日可待,而早已节节败退的蒋介石,此时也把自己的全部希望寄托在了金门。

金门对台湾而言,是靠着大陆的一个岛屿,金门是返回台湾一个前线基地,所以金门、马祖在蒋介石的政策,坚决要固守,不能放弃。金门,共辖两个主要岛屿,分别叫做大金门和小金门,它屹立于台湾海峡西部,西与厦门岛遥望,东隔台湾海峡和台中市相望,北与福建泉州晋江市相望。距离福建角屿仅1.8公里,离台湾岛有210公里。1949年10月24日深夜,和厦门相距不远的大嶝岛上,解放军近万将士在这里集结。他们的目标,正是与厦门一水之隔的金门。

国民党方面,指挥金门作战的指挥官是金门防卫司令官胡琏。1949年10月,胡琏接管金门防务,率部增援金门。由于胡琏的增援,此时的金门守军,从1万多人增加到3万多人。按照作战部署,解放军在金门登陆的第一个梯队3个团,率先登陆,他们冒着炮火,顽强抢滩,成功占领了一线阵地。他们一边作战,一边等待着第二梯队的支援。可是,在国民党军密集的火力攻击下,运送第一梯队的船只,在返回的途中互相碰撞,失去掌控,一部分被大潮冲上滩头搁浅,另外一部分,则沉入茫茫大海,没有一条返回,第二梯队四个团的兵力根本无法渡海登岛。已经登陆的第一梯队战士们,在金门岛上,陷入了孤军奋战的境地。

在此之前,解放军在陆地上可以说是横扫千军如卷席了,但是没有打过大规模的渡海登陆作战,海上情况跟大陆可不一样,到了海上,海况气象条件,是决定登陆作战能不能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在国民党军绝对的兵力和陆海空立体进攻下,登岛的第一梯队战士们英勇不屈,拼死抵抗,在岛上和敌人激战了三个昼夜,直到弹尽粮绝。金门岛上解放军血战到底的英勇精神,是国民党军队无法企及的。然而在这场特殊的战役里,当时兵败如山倒的国民党军,凭著绝对的优势和火力,打赢了这一仗。接到金门战报的电话后,蒋介石甚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蒋介石当时不相信,就命令空军再去侦察,蒋介石日记就写,前线将领往往浮夸,意思就是说他们又虚报军情。因为他败仗吃太多了,他不相信打胜了。金门战斗的胜利,让节节败退的蒋氏父子看到了希望,也收获了久违的信心。从此,金门这座小岛的命运,将长久地和蒋介石父子“反攻大陆”的希望捆绑在一起。也像衣扣一样,将台湾和大陆连在一起。

金门一战的失利,震撼了解放军全军,1949年10月29日,距离金门战斗刚刚过去五天,毛泽东亲自为中央军委起草了通报,他指出:“必须以金门岛事件引为深戒”。金门失利虽然是个坏事,其实也变成个好事。人民解放军打完金门登陆之战之后,当时上下都认识到,这个海战确实比陆战复杂得多,马上打海南岛,就很谨慎了。蒋介石做梦也不会想到,令他惊喜的金门“大捷”竟成为日后解放军渡海作战的取胜之匙。就在解放军充分总结金门失利的教训,积极备战,解放海南岛、舟山群岛之时,中国大陆的解放战争也已接近尾声,到1949年12月初,兵锋已直指成都。1949年12月10日,下午两点,成都解放前夕,蒋介石专机从成都凤凰山机场起飞,飞往海峡对岸的台湾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