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苟晶案细思恐极!高考冒名顶替链条,动摇中华文明千年根基!

  这个端午小长假,没啥重大新闻。山东高考顶替事件,悄然间又成了热搜第一名,刀锋今晚凑热闹点评几句!

  舆论之所以被再次引爆,主要是一个名叫苟晶的受害者,竟然两次高考都被顶替,“欺负老实人”太过分了。第一次高考,为他人做了嫁衣;含辛茹苦复读后再考,成绩又被对方“毁尸灭迹”,无耻程度令人发指!

  更令人细思恐极的地方在于,顶替者并非什么权贵家庭,其母亲只是苟晶的班主任。随便一个中学班主任的女儿都可以顶替别人上大学?山东这顶替的门槛也太低了!我们有理由质疑,更高级别的校长,教育局和市领导的子女,操作这种事情,会不会更加轻而易举?

  山东近期公布了242名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人,但网上很多人反映,肯定不止这个数字,顶替别人上大学在当年已经形成产业链,无数人因此被偷换人生。

  此外,高考舞弊还有更高明的方式,比如今天有网友爆料,某中学校领导公开组织高二的优秀学生参加替考,美其名曰提前实战练兵。当然,也有直接花钱买高三生替考的,是一条运作成熟的产业链。

  苟晶的班主任如果仁慈一些,完全可以换一种方式,比如给苟晶一笔钱,把自己女儿和苟安排在一个考场,交卷时互写对方名字。帮女儿考上后,苟晶复读后再自己考一遍……不过,这个流程的难点在于,不一定有人愿意交换,考试成绩也不可控,远不如考完后直接找个分数过线的人“掉包”更简单。

  高考到录取总共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不难想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一个班主任是不可能靠一己之力完成高考顶替的一系列操作的,这其中涉及到学籍、户籍、档案、招办和高校录取等一系列办理流程的配合,若没有领导打招呼,没有多部门“协作”,事实上是很难完成的。

  这里面是否有一条黑色利益链?是否涉及集体腐败的窝案?在这条利益链之中,是否还有其他受害者?

  仅对14所高校两年(2018-2019)的初步清查,就发现242人的高考入学被假冒;从暴露出来的问题的严重性来看,到了连一个普通高中班主任都能操作假冒手续的地步,而且一个人竟然两次被假冒,可见问题由来已久且十分普遍。

  如果对山东所有175所高校30年招生入学情况进行彻查,能查出多少?如果每一起案件平均涉及3位犯罪嫌疑人,有多少人参与了违法活动?

  在中国,教育公平是最基本的社会公平。高考乃国之大事,是无数学子坚定苦读的唯一信仰,也是贫家子弟跳出农门的唯一途径。寒门学子,本来想靠着读书改变命运,结果又被权势子女更换了人生;底层永远让你落在底层,永世不得翻身。

  我们的社会,不能总让老实人吃亏,不能断绝底层百姓的希望。这种剥夺他人上大学权力的恶劣行径,,破坏了最基本的社会公平,超出了社会道德底线,令人发指,必须严惩!

  中国以儒学文化为正统,在高考这个领域,是绝不允许出现腐败的!山东高考顶替系列案,动摇的不仅是建国七十年的法治公平正义,而且是一千四百年隋开科举以来中华文明体的伦理和制度基础。

  汉武帝独尊儒术,隋唐大兴科举,儒学文化一直都是中华文明之根基。中国历朝历代,都是文官治国为主流。而在文人中选拔官员的科举考试,自然也就成了维系中华文明的重中之重,绝不敢弄虚作假。现代的高考,老百姓(603883,股吧)眼里,就相当于古代科举。

  这事要搁明太祖那儿,至少一万个人要掉脑袋!即便到了晚清,科考舞弊也是仅次于谋反的重罪,咸丰年间的一次科场大案,多名一品大员都被腰斩!

  但现在呢?造成如此大的舆论风暴,所有参与者竟仍然逍遥法外!有人说,主要是因为法律不健全,《刑法》只规定了考试作弊罪,但对冒名顶替并没有具体的制裁条款。刀锋认为,虽然高考冒名顶替没有入刑,但渎职罪,行贿罪,受贿罪肯定跑不掉的,这么长的舞弊链条,不相信里边没有滥用职权和权钱交易!

  就怕山东当地不敢真查,想想也是,20年多前的事情,顶替链条的参与者,要么退休,要么已经升官身居要职了!一个小小的济宁市任城区,能有多大的调查权限和力度呢?

  山东高考腐败,事关重大,动摇中华文明之根本!刀锋请求最高权力机关介入此事,由中央派出调查组,在全国范围内清查彻查类似案件,让坏人受到处罚,给受害者补偿,还社会一个公正!

  随手转发正能量,求点“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