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消费金融:十年进化与回归

告别肆意生长,消费金融回归助力美好生活的本源。

10年前,《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颁布,借钱消费正式以消费金融的概念登上中国金融舞台。

彼时还是消费信贷需要依托信用卡的年代,消费金融机构像所有新生事物一样,被围观,乃至被质疑。不少人还沉浸在一个高度发达的信贷消费的想象中——人均几张信用卡,用来满足消费需求。

中国市场的魅力就在于,它有广阔空间,有无限可能。消费金融十年发展印证了这一道理,也成为其快速发展的动力之一。

如今,中国人均信用卡维持在0.47张,距离当初的设想尚远。但通过一部手机,即便没有信用卡的白户,抑或在银行网点稀缺的农村,都可以在多个APP快速借到钱。消费金融,已变得触手可及。

这背后是参与主体的扩容、消费意识的崛起以及技术手段的升级。从银行、消费金融公司逐渐扩展至互联网公司等平台;从“70后”“80后”消费主力过渡到“90后”“00后”年轻一代;从线下审核发展成大数据风控。

这十年,是一部消费金融进化史,也是一部金融技术发展史,以及一部金融生态衍生史。

发展的背后,金融风险如影随形。在网贷爆雷、共债风险、资金成本抬高、违约风险上升的背景下,消费金融亦难以独善其身,高增长、高利润的时代正在终结。

尤其在部分网贷和现金贷不合规经营的劣币驱逐下,过度负债、年轻人信用恶化、恶意催收等问题,又为消费金融蒙上了一层“道德原罪”。

告别肆意生长,实现促进消费升级的目标,与美好生活同频共振,消费金融需要一场修复和回归。

进化

中国消费金融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85年第一张信用卡的诞生。只是,那些年,信用卡的普及率有限。

李霞的第一张信用卡是工作三年后才申请下来的,随着申请房贷才拿到手,这是很多人拥有第一张信用卡的途径。那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相应调整,内需和消费拉动被提到更重要位置。

银行开始加大信用卡业务的推广力度,商场门口和写字楼下办理信用卡的摊位经常可见。即便如此,以信用卡为代表的银行消费信贷,仍主要服务央行征信系统覆盖的高净值、高收入人群。

为解决商业银行对个人信贷需求覆盖不足的问题,2009年原银监会颁布了《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在北京、上海、天津、成都4个城市开放消费金融试点,国内首批4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应运而生,分别是北银消费金融、中银消费金融、捷信消费金融和锦程消费金融。

作为其中唯一的一家外资企业,捷信初创员工回忆刚刚进入中国的那几年,兴奋又艰辛。“国家对消费的重视度越来越高,但是普通人获取除房贷、车贷以外的个人信贷很难,我们看到了市场前景的广阔和金融服务能力的不足。但是,我们也在一定程度上体验到了消费金融从0到1的不容易。”

当时,人们对消费金融普遍还没有清晰的认识。捷信采用的是驻店服务模式,在大街上还能随处可见迪信通、苏宁的购物时代,业务员不仅要解释什么是消费金融,还要确认分期买一部手机的流程和注意事项,甚至充当产品售后服务人员。

但正是有了这些不易的前期市场培育,五年后,互联网公司开始发力消费金融业务时,很快就引爆了市场需求。

2014年,还未独立运营和更名的京东金融,即如今的京东数科,依托京东商城推出了“京东白条”,成为中国第一款互联网消费金融产品。一年后,支付宝的互联网消费金融产品“花呗”也宣告上线。

如今回过头看,京东数科副总裁区力认为,电商体系是最符合消费金融初心的。“从消费开始,服务于真正的实体经济。”

自此,以场景和大数据带动的消费金融市场开始爆发式增长。区别于传统金融机构的服务能力,这些互联网平台不仅打破了地域限制,也逐步拓展未被纳入央行征信系统的客群,利用长尾理论,迅速放大了消费金融市场的规模效应。

消费金融市场拓展模式从线下布点、拉人头开始逐渐向场景、流量的线上模式转换。如今凡是有场景、有流量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开展消费金融业务。

这些产品出现在各家APP的显著位置,出现在今日头条、抖音、快手、百度的信息流广告里,出现在华为、OPPO、VIVO、小米手机的预装软件里,出现在应用宝、360手机助手等应用商店里。

消费金融以一种无形的方式,渗透到了消费的各个领域,消费者可以便捷地在各个渠道获取资金,不再拘泥于一张卡、一个网点、一笔资金。

问题

跑得快了,问题也来了。

一方面,消费金融参与主体越来越多,但并不是所有主体都在监管范围内,难免会出现一些“劣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