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薛洪言复盘2019:互金离场 银行“撞进”新时代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薛洪言

  科技,一直都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驱动力。不夸张地说,无论哪个行业、哪个职业,唯有先与科技融合、和解,才有生存的权利。

  2019,互联网金融退潮,十年繁华,梦幻一场。

  互金退潮,不少银行松了口气:少了它们“捣乱”,手握牌照和低成本资金,又有几年好日子可过了。但是请注意,人生智慧提醒我们,“如果你担心,你就不必担心;如果你不担⼼,你就要担了。”

  形势大好时,恰是危险迫近时。从来没有岁月静好,互金退场,只是为下一阶段的残酷竞争拉开序幕,更多不确定性正扑面袭来。

  用户觉醒

  冲击者离场,冲击还在发酵。首要者,就是用户觉醒。

  在传统金融业务供需关系中,一直是银行强势主导,用户被评估、被选择,发言权有限。比如,贷款业务中,用户申请,银行审批;理财业务中,用户被评估,银行设置起购门槛;支付业务中,也有额度限制。

  金融业务不同于一般产品买卖,以钱为交易对象,与风险打交道,对专业性要求极高。一般产品交易,多是用户主导;在金融行业,银行与用户在专业层面的鸿沟,足够扭转双方的主导权,银行占据了主导地位。

  但银行的主导地位,不仅体现在风险评估等专业领域,还导致了其对市场的迟钝和对用户的傲慢。互金出现之前,用户选择权有限,即便用脚投票,也不过是“矮子里面拔将军”。

  但长期的口碑抱怨和负面情绪,总要找到出口。互金入场,提供了这个出口,成就了自己,也“激活”了用户。天平开始向用户一侧倾斜,当用户慢慢站起来,银行便只能俯下身去。

  (1)选择自由

  十几年前,用户一边吐槽大银行的糟糕体验,一边乖乖做大银行的用户。原因很简单——在那个看“网点”的时代,网点即真理,大银行的网点无处不在,糟糕体验能奈它何?毕竟,一切金融服务都在网点中进行,用户只能在周边三公里内的几个网点就近选择服务,没有真正的选择权。

  互联网金融崛起后,通过金融APP,用户有能力与成百上千个金融机构建立联系,挣脱了线下物理空间束缚,获得了选择自由。

  有了选择自由,才能用脚投票,这是用户权利觉醒的第一步。

  (2)竞争赋权

  用户选择自由,加剧银行竞争,而竞争,进一步给用户赋权。

  一度,银行间的竞争是很“羊性”的。网点,作为唯一听得到炮声的地方,KPI压力虽大,竞争却不激烈。方圆三公里内,几家网点相互竞争,用户兜兜转转,也不过在几家之间做选择。在这样一个封闭的小圈子里,网点之间会不自觉结成隐性同盟,谁也不去做那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傻事,大家日子都过得去。

  现在不同了,用户面对的是开放环境,一旦走了,就真的不回来了。此时,银行只能俯下身来,拼命出血讨好,还得满脸堆笑。竞争越来越充分,越来越狼性。

  正如经典经济学理论描述的,充分竞争让商家利润趋近于零,虽然竞争让银行服务水平普遍提升,用户却越来越挑剔了,银行盈利能力也越来越差了。

  此时,佛系赚钱就行不通了。发力“场景”和“科技”,打通任督二脉,激活自身潜能,银行走上转型之路。

  场景入场

  银行追着用户跑,用户追着场景跑,于是,银行加速做场景,场景方也借着用户的势入场了。

  竞争沿着两条线展开:场景巨头,走的是“+金融”之路,实业上加金融,相对容易;银行,走的是“+场景”之路,金融反向加实业,步步维艰。

  银行“+场景”没走通,便选择了开放之路;场景巨头“+金融”孕育出金融科技巨头,也走上了开放之路。

  在彼此开放、交叉合作中,金融与场景融合趋势愈发不可逆。

  这个时候,意外出现了。神仙干仗,以和解告一段落,却逼死了一般的互金机构。那些既缺乏场景支撑,又不持有金融硬牌照的互金机构,开始与趋势脱节,生存空间日趋狭窄,走上了异化和冒险之路。

  这里面,有P2P,有小贷公司,有支付机构,也有大数据服务公司、催收机构,甚至还有小的农商行、城商行,更有大量非持牌创业机构。它们,一心只想活下去,不愿离场,放下了普惠金融的梦想与荣光,一头扎进现金贷的风口里。

  有了它们的参与,现金贷蒸蒸日上,高利贷、暴力催收也开始层出不穷,成为行业痼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