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求书网(www.xqiushu.com)

    哈日珠拉穿上嫁衣,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就像是仕女图里走出来的美人一样。嫁衣上绣着深深浅浅的牡丹,有含羞待放的花骨朵,有娇艳欲滴的盛开着的花,全部围绕着中间的那只凤凰。

    宽大的袖口上纹着金丝,纤细的腰肢被火红色的腰带扣住,腰带上蜿蜒着的绣纹像是托着牡丹的枝桠。

    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杏眼柳眉、朱唇皓齿,头上戴着的帽子更是精致。鸡蛋大的红宝石点缀在帽子的中间,旁边还镶嵌着大大小小的珍珠,红色的珠子串联成线状,盖在额头上。

    “格格,您真好看。”乌雅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哈日珠拉,赞叹着说道。

    “真的吗?”哈日珠拉对着铜镜,也觉得自己漂亮的紧,她嘟着嘴,扯了扯耳朵上的耳铛。

    “当然是真的。”乌雅最后整理整理哈日珠拉的衣服,鼓励般的说道,“格格咱们出去罢。”

    哈日珠拉点点头,扶着乌雅的手踏出了房门,高娃早就在外面等着,见哈日珠拉出来,赶紧扶住她的另一只手。

    “格格,贝勒爷已经在外头了。”布赫上前说道,“早膳已经备下了,贝勒爷让您先用膳,不用着急。”

    哈日珠拉心里欢喜,答应的也爽快,早膳很简单,一碗羊奶,几个勃勃,和哈日珠拉在科尔沁吃的没什么区别。

    不过她今日紧张,胸口里像是住了一个不停在吵闹的小人一样,哪里有心情坐下来慢慢吃,又想着皇太极正在外面等着她,屁股更像是着了火一般。

    略微吃了几口,她就放下了手中的勃勃,擦了擦嘴,站起身来准备出门。

    皇太极骑在马上,手里拿着缰绳,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大门口,幻想着门打开之后出现的佳人,他摸了摸腰间的荷包,嘴角不自觉的往上扬。

    “四贝勒。”门开之后,哈日珠拉的眼睛一亮,她迈着碎步走了过去,行了一个满人的礼节。

    皇太极都快认不出眼前这个灿如春华,皎如秋月的美人了,他愣的忘记了下马,反而伸出手去,一个用力把哈日珠拉抱坐在了自己的前头。

    幸得好哈日珠拉身手敏捷、反应也快,不然被这么一拉,准得出糗。她转过头去,冒着怒火的眸子瞪着皇太极,“你这是要做什么?!”

    皇太极难得失态,这下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干脆不说话,把哈日珠拉搂的更紧了些,打马就走了。

    后面的人拿东西的拿东西,赶人的赶人,一群人训练有素的跟在后头。

    一路上哈日珠拉都没有说话,她的后背靠在皇太极的胸膛上,鼻尖熟悉的味道让她放下了心防,竟然就这样的睡过去了。

    皇太极宠溺的笑了笑,动了动身子,让哈日珠拉睡得更舒服,放慢了马速,慢吞吞的向着赫图阿拉走去。

    哈日珠拉坐在床上,头上盖着红色的盖头,眼前一片火红,她眨了眨眼,舔了舔唇,手放在大腿上,紧张的握成了拳头。

    她醒来时已经在房间里了,想必刚刚肯定是被皇太极一路抱过来的,不知道被多少人看到了。哈日珠拉暗恨自己的大意,但又感动于皇太极的贴心。

    皇太极喝了不少,但还没醉,他扶着门,盯着床上坐着的女子,仅仅是一个身影,就叫他兴奋不已,恨不得扑上去。

    “海兰珠。”皇太极挥手让房里的人都出去,径自走到了哈日珠拉的身前。

    哈日珠拉更紧张了,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扑通扑通的,她紧紧抓着身上的床单,连呼吸都给忘记了。

    刹那间,她的眼前亮了起来,她抬起头,看着俯下、身子的皇太极,自然的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来。

    “贝勒爷。”哈日珠拉的声音小的像蚊子叫一样,尾音不自觉向上挑起,勾的皇太极心像是被猫挠过的一样。

    “叫我什么呢?该罚!”皇太极坐到哈日珠拉身边,拿起一旁的酒,递给哈日珠拉,“汉人的规矩,婚礼时一定要和交杯酒。”

    哈日珠拉脸上烫的就像是被火烧过,她伸出右手,绕过皇太极的手臂,低低的念道,“皇太极。”

    皇太极似乎很满意哈日珠拉叫他的名字,他抬起手臂,仰着头把被子里的酒一口喝下。

    “咳咳。”哈日珠拉虽然身在草原,但因为身子不好,这还是第一次喝酒,辛辣的液体从喉部流过,呛的她直咳嗽。

    “没事吧。”皇太极着急的拍着哈日珠拉的背,“下次不喝酒了。”

    哈日珠拉终于止住了咳嗽,她的脸颊升起两朵红云,眼里也有了水光,双手玩着自己的衣角,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她的眼光像是被身下的床单吸引住了,一直盯着,看都不敢看皇太极。

    皇太极也不揭穿她,,只是静静的打量着今日的哈日珠拉,像是一夜长大一般,穿上嫁衣的她瞬间脱掉了原来的孩子气,就连眼角处都透着一股青涩的妩媚,让皇太极想起了那枝头上的青苹果,只等着他温柔的摘取。

    皇太极的右手抚上了哈日珠拉的脸颊,滑嫩如丝绸,让他忍不住一直摩挲。另一只手自然的放在了哈日珠拉的腰上,把她揽进自己的怀里。

    “皇太极。”哈日珠拉咬着唇,“你别这样,我害怕。”

    “不怕。”皇太极吻上了哈日珠拉的额头,双手扣住她的腰,把她抱起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你太轻了,得把你养胖些。”

    哈日珠拉搂着皇太极的脖子,低着头,露出一段雪白的脖颈,和旁边鲜红的耳朵对比着,像是在风中颤抖着的粉色荷花,花瓣微微蜷起,不敢让人窥见她的花蕊,皇太极只觉得又可怜又可爱。

    皇太极的手不规矩的捏了捏哈日珠拉腰上的软肉,哈日珠拉一惊,屁股一动,像是被惊着的小鹿一样,可怜兮兮的看着皇太极。

    皇太极顺势把手垫在了哈日珠拉的身下,指头还挠了挠她的股间,仿佛这样还不够似的,整只手都在她的大腿根处抚摸起来。

    哈日珠拉被吓的狠了,眼泪直直的就流了下来,“你别这样,我怕。”

    皇太极看到这样的哈日珠拉,心里就像是起了火一样,想把她狠狠的压在身下操、弄,又忍不住怜惜她,这两种矛盾的念头在皇太极的脑子里打着架。

    “我,我想起来了!”哈日珠拉弱弱的说道,“你先放开我,我去,我去拿东西给你看,我有问题要问你,一定要问你。”

    哈日珠拉的声音越来越大,胆气也越来越足,她想起额吉的话,希望那本看不懂的书能让她从现在的“困境”里逃出来。

    “什么东西?”皇太极的气息已经乱了,要不是疼惜这个小丫头,早就脱了裤子上了,哪里还会和她玩你问我答的游戏。

    哈日珠拉挣扎着从皇太极大腿上下来,像是后面有狼追一样,跑到外间,从包裹里拿出那本册子。

    “额吉说了,不懂可以问你的!”哈日珠拉理直气壮的说,“你,你今晚就给我讲这个吧,我们,我们就别干别的事情了。”

    哈日珠拉的脚在地上画着圈,手也紧紧抓着那本薄薄的小册子,上面的纸都快被她扯破了。她死死的盯着皇太极,眼里却透着一股害怕。

    皇太极叹了口气,看来哈日珠拉的额吉什么都没有教给她,他已经不记得其他女人的初、夜是怎么过的了,兴头上来了,怎么可能还顾得了身下人的感受。

    但是,怎么换成这个人,他就舍不得了呢。

    “给我吧。”皇太极无奈的招招手,把哈日珠拉重新按回他的怀里,手里拿着那本册子,一页一页的翻着,越看脸色越奇怪,最后竟是连眼睛都红了起来。

    哈日珠拉不自在了扭了扭身子,她完全看不懂那本册子里的内容,想必皇太极就算再聪明,也得研究好一会才能明白,她只希望他能一心都扑在那本画册上,忘记她就好了。

    “你看不懂这个?”

    皇太极喷出的热气让哈日珠拉的脸更烫了,她梗着脖子,语气里却带着一丝心虚,“你,你要是看不懂的话,我们,我们就睡觉吧,别再做那样、那样羞人的事了!”

    哈日珠拉终于把话完整了说完了,她松了口气,虽然被皇太极亲吻很舒服,但是那是感觉也很恐怖,像是闭着①38看書网的马上一样,不知道马儿接下来要去哪里,不知道前面是悬崖还是峭壁。

    “我确实不懂,不如今晚我们就好好学学这册子上的东西?”皇太极试探着问道,眼里却闪过得逞的笑容。

    哈日珠拉忙不迭的点头,生怕答应晚了皇太极又会对她做那种事。

    皇太极轻笑着把册子翻到第一页,“你看,这是两个人,左边的是男人,右边的是女人。”

    册子上的两个人对坐着,男子把女子抱在腿上坐着,就和他们现在的动作一样,女子的长发披散着,头高高的仰起,男子则是把头埋在女子胸前,不知道在做什么。

    皇太极边说边把哈日珠拉带着的帽子给取下来,一离了束发的东西,她一袭如瀑的青丝就散落在肩膀上,还有几丝调皮的跑到了她的脸颊边。

    “然后,然后呢?”哈日珠拉糯糯的问道。

    “然后我们先要把衣裳脱了。”皇太极虽然只有一只手空着,但还是很灵活的解下了哈日珠拉的腰带,两边的衣襟没了束缚,像是脱了缰的野马一样,直直的垂了下来。

    “不,不要!”哈日珠拉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时她的衣襟已经大开了,露出了里面红色的小衣。

    “乖,你不是说要学册子里的东西吗?”皇太极语气温柔,但是行为却很强硬,须臾,哈日珠拉就被他脱得只剩下一件鸳鸯肚兜了。

    红色的肚兜盖在她鼓鼓的胸脯上,圆润的肩膀像是受不住皇太极的注视一般,微微颤抖着。

    “我不学了,呜呜,我们不学了吧?”哈日珠拉的睫毛上挂着泪滴,战战兢兢的说道。

    “不能半途而废,乖,今天我们就学两页,不辛苦的。”皇太极的下腹起了一团火,只能眼前的人才能扑灭,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她。

    哈日珠拉摇着头,手撑着皇太极的胸膛,惶恐的看着他,像他是吃人的野兽一般。

    皇太极的耐心已经用尽了,他的大手伸进肚兜里,手心握住了那一团高高的耸起。他像是最好的厨子一样,用力把它捏成各种形状,就连指缝中间都挤出了白白嫩嫩的软肉。

    哈日珠拉叮咛了一声,腿也开始扑腾了起来,皇太极丢下册子,把她的脚掰开,扯着大腿根就往自己的腰上凑,哈日珠拉没办法,只能顺势的夹住了皇太极的腰。

    “乖,你看,我们现在不是和册子上的人一样了么?”皇太极抱着哈日珠拉的屁股,像是搂孩子一般,手伸到她的脖子后,轻轻一扯,肚兜就掉了下来,那水蜜桃般的高耸就露了出来。

    哈日珠拉歪着头,身子紧张的在发抖,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反抗,她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皇太极饶有兴趣的看着哈日珠拉生涩的反应,明明已经动了情,但只能张着嘴巴吸气,这样的反应很好的愉悦了他。

    他把头凑到哈日珠拉的胸前,嘴巴刁住一颗樱桃,允吸着,拉扯着,另一只手继续在那一边的浑圆上揉捏,下腹那根硬邦邦的棒子抵着哈日珠拉的股间摩擦着。

    哈日珠拉已经没了神智,只能任由皇太极在她青涩的身子上作恶。她的眼里空空洞洞的,但眉间却是情、欲勃发的样子,手也紧紧的抱着皇太极的脖子,随着他的动作上上下下的动着。

    “真乖。”皇太极的舌头在哈日珠拉胸前的皮肤上肆掠着,像是在品尝最美的食物一般,哈日珠拉身子上传来的淡淡的茉莉花香更是让他欲罢不能。

    “皇太极,别,别。”哈日珠拉无助的叫着皇太极的名字,希望他能放过她,别再折磨她了。

    “好,我们不做这个了。”皇太极把哈日珠拉放在床上,从上面俯瞰着下面的风光,从起伏的胸膛到平坦的小腹,在到芳草萋萋的秘境,最后是笔直紧绷的双腿,就连哈日珠拉腰侧的红痣都没有放过。

    哈日珠拉被皇太极看的汗毛竖立,只能拉过一边的被子把自己盖住,“那,那我们睡觉吧,你,你也做够了。”

    说完哈日珠拉就把头偏向了一边,身子也往床里缩,要不是那还在颤抖着的背部,还会以为她真的睡着了。

    皇太极没有说话,只是把身上的喜服脱了下来,一丝】不挂的跪在床上,下腹那勃发的巨物直挺挺的对着哈日珠拉的后脑勺。

    “转过来,转过来我们就睡觉,好不好?”皇太极诱惑的说道。

    哈日珠拉动了动,最后还是听话的转过头来。

    “啊!”哈日珠拉被眼前的青紫色的巨物给吓坏了,它那圆圆的头上甚至还吐着透明的液体。

    “摸摸它,它会让你快活的。”皇太极牵着哈日珠拉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分】身上,缓慢的上下移动着,从底部到顶部,眼睛却一直观察哈日珠拉的神色。

    见她先是咬着唇,不情不愿的,到现在乖顺的动着,心里更是满意了。

    哈日珠拉机械的跟着皇太极的动作,心里却既好奇又害怕,皇太极那样好看的一个人,却长了一个这样丑的东西,而且这个东西不仅丑,还又粗又长,烫的要命,真是太吓人了!

    皇太极觉得一股冲动从脊椎直冲脑袋,分】身也泄在了哈日珠拉的手上。

    “这是什么啊?”哈日珠拉看着手掌心上的东西,黏黏的。

    “你尝尝?”皇太极把侧躺在哈日珠拉旁边,把她的手握住放在她的唇边,用舌头舔了舔嘴唇,说道。

    哈日珠拉直觉很危险,摇了摇头,把手上的东西全擦在了皇太极的胸膛上,咯咯的笑了起来,“这是你的,还给你!”

    “坏妮子!”皇太极也不在意,反而吻住了哈日珠拉的嘴巴,吻到她眼神迷蒙、双颊酡红时,才慢慢伸手向她的下】身探去。

    感觉到手指的湿润,皇太极也不再忍耐,一手扶着自己的巨物,一手托着哈日珠拉的屁股,缓缓的向前插、去。

    “痛!”哈日珠拉本来被吻得迷迷糊糊的,但是却被一股撕裂的痛苦给叫回神来。

    “别怕。”皇太极的额头起了汗珠,滴在哈日珠拉的脸上,“忍忍。”

    话刚说完,皇太极一个大力,整个巨物都插、了进去。

    哈日珠拉痛的直哭,皇太极只好停住动作,轻轻的吻着她的脸,手也不闲着,有技巧的捏着她的樱桃,揉着她的浑圆,等她放松了才缓缓动了起来。

    “嗯…”哈日珠拉不知道被碰到哪里,身子一颤,呻】吟的声音不自主的就发了出来。

    皇太极顶着那一点粗暴起来,他再也忍不住了,手死死地抓着哈日珠拉的高耸,□像是打桩机,一下一下,水声和肉与肉的碰撞声响了一夜。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这是妹妹第三次写肉,感觉越来越米有节操了,嘤嘤嘤。

    肉写的不好,但是,但是,但是!亲们还是将就着看吧!以后我会写出更好的肉来,握拳!!!!

    最后,不要举报吾,举报吾就听金箍棒听一天!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哈!!!!除夕夜快乐哟!!!!

最新网址: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