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新旧唐书?魏征传原文及翻译

新旧唐书?魏征传原文及翻译


新旧唐书?魏征传原文及翻译


新旧唐书?魏征传原文及翻译

旧唐书?魏征传原文

魏征,字玄成,巨鹿曲城人,少孤贫,落拓有大志,不事产业,出家为道士,好读书,见天下渐乱,尤属意纵横之说。隋朝末年,武阳郡丞元宝藏举兵应李密,召魏征为书记,文章为李密所赏识,特使召之左右。魏征数进奇谋深策,李密不能用,遂拂衣而去。后归大唐,在京师,久不见知,乃自请安辑山东,并以书招降徐世?。不久,窦建德攻陷黎阳,被俘,窦建德署为起居舍人。窦建德败,再归大唐。当时太子李建成闻魏征名,引直洗马,甚礼之。魏征见太子弟秦王李世民勋业日隆,有夺太子之位之意,多次劝太子早为之所,太子犹疑,遂为唐太宗所败。唐太宗问魏征:“你为什么离间我们兄弟?”魏征回答说:“皇太子如果听从我的话,必无今日之祸。”其实唐太宗平时也很器重魏征,不仅不加害,反而加以重用,擢拜谏议大夫,封钜鹿县男,使安辑河北,许以便宜从事。后多次引入卧内,访以得失。魏征有经国之才,性又抗直,无所屈挠,唐太宗与之言,未尝不欣然纳受。魏征也喜逢知己之主,思竭其用,知无不言。君臣可说是非常相得。因总撰定前代周、隋、齐、梁、陈史,时称良史,加左光禄大夫,进封郑国公。

魏征于治国,可谓是唐太宗的得力助手,诸如忠臣、良臣之论,与西域诸国的关系,朝中大臣与诸亲王、公主、宫人的关系,臣下建议与谏诤之事、谏封禅等等,既言之有理有据,又于国于民有利,使唐太宗不由得不言听计从,倾心相对。唐太宗说:“贞观以前,从我平定天下,周旋艰险,(房)玄龄之功,无所与让。贞观之后,尽心于我,献纳忠谠,安国利民,犯颜正谏,匡朕之违者,唯魏征而已。古之名臣,何以加也。”于是亲解佩刀以赐二人。唐太宗数次要以实权崇官授魏征,魏征自以无功于国,徒以辩说,遂参帷幄,深惧满盈,固让得止。

贞观十六年,拜魏征太子太师,知门下省事如故,时已患病。病情加重,唐太宗遣宫中使者探病,相望于道。唐太宗欲建一小殿,知魏征家没有好的卧室,辍其材而为魏征营构,五日而成。魏征病危,唐太宗两次亲幸其第探望,抚之流涕。及听到魏征去世的奏言,唐太宗亲临恸哭,废朝五日,赠司空、相州都督,谥曰文贞,给羽葆鼓吹、班剑四十人,赙绢布千段、米粟千石,陪葬昭陵。包括房玄龄在内的任何大臣,后事都不及魏征这样受到唐太宗的尊崇。魏征妻裴氏说:“魏征平生俭素,今以一品礼葬,羽仪甚盛,非亡者之志。”悉辞不受,竟以布车载柩,无文彩之饰。唐太宗登苑西楼,望丧而哭,诏百官送出郊外。帝亲制碑文,并为书石。其后追思不已,赐其实封九百户。魏征享年六十四岁。唐太宗尝临朝谓侍臣说:“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征殂逝,遂亡一镜矣!”并诏所有公卿侍臣,将魏征遗表中“天下之事,有善有恶,任善人则国安,用恶人则国乱。公卿之内,情有爱憎,憎者唯见其恶,爱者唯见其善。爱憎之间,所宜详慎,若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去邪勿疑,任贤勿贰,可以兴矣”之句,书之于笏,要象魏征一样,知而必谏。

新旧唐书?魏征传翻译

魏征字玄成,巨鹿曲城人。父亲魏长贤,任北齐屯留县令。魏征幼年丧父,家境贫寒,穷困失意却有远大志向,不从事谋生的职业,出家当了道士。他喜爱读书,能融会贯通,见天下越来越乱,特别留意先秦纵横家的学说。

大业末年,武阳郡郡丞元宝藏起兵响应李密,召请魏征掌管文书。李密每次见到元宝藏送来的文书,总称赞写得好,后来听说是魏征写的,就立即派人把他召来。魏征进献十条计策给李密,李密虽感到新奇但未能采用。到了王世充在洛口进攻李密时,魏征对李密的长史郑廷页说:“魏公李密虽然屡次获胜,但精兵骁将死伤的也很多了;军费又紧张,对有功的不能论功行赏,志气不高,有这两条就难得与敌人硬拼。不如挖深沟筑高垒,与敌人拖延时间,过不了十天半月,敌人粮尽草绝,不用攻打,他们就会撤兵,那时我们再出兵追击敌人,这就是取胜的方法。况且东都的粮食断绝了,王世充已经无计可施,一心想决一死战,我们实在难与陷入绝境的敌寇争锋,请慎重考虑不要与他们决战。”郑廷页说:“这些话不过是老生常谈罢了!”魏征说“:这是出奇制胜的良策,怎么说是老生常谈?”因此拂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