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李善长案背后的秘密

朱元璋像

  朱元璋残杀功臣,开国勋贵几乎尽被屠戮,已是历史上的公案。虽然后人多认为朱元璋有滥杀之嫌,明初几大案也的确各有原因,连坐灭族的判决确实过分,但如果说开国功勋们自身没有一点过错,也是说不过去的。比如,胡惟庸的偏狭功利,蓝玉的骄横跋扈,其性格和行为都与后来的祸患密不可分。但是,作为朱元璋最重要的谋臣,善长以七十六岁高龄被杀,却让后人颇为不解。

  朱元璋的“再世萧何”

  历史上评价多认为善长是朱元璋的“再世萧何”,是陪伴朱元璋最久、最忠诚的文臣,这的确是基于历史事实的。当我们打开《明史》的《太祖本纪》,会发现李善长是第一个出现在其中的文人名字。那是元朝至正十三年(1353年),朱元璋“道遇定远人李善长,与语,大悦,遂与俱攻滁州,下之”。这也是李善长在《明史》上的第一次亮相,相关记述并不复杂,只有寥寥几笔,却暗示了两个重大信号:其一,朱元璋和李善长首次见面就“大悦”。古人写史颇有春秋笔法,只言片语都能呈现重大问题,“大悦”显然不是一般的高兴,毕竟在此之前,朱元璋的队伍里并没有一个真正的读书人,而要成就大业,光靠赳赳武夫是不行的;其二,两人联手后的第一次军事行动就大获成功,“遂与俱攻滁州,下之”,这起码说明李善长确有谋略,而且和朱元璋的配合也十分顺利。

  《明史》在《列传·卷十五》里专设有李善长传,其中讲到,李善长曾拿刘邦的故事来激励朱元璋。但李善长认为刘邦能成就大业是因为“豁达大度,知人善任,不嗜杀人”,这就颇为吊诡了。我认为李善长在这里是话里有话,因为刘邦也没少残害开国功臣,即使在楚汉相争时期,刘邦也没少干缺乏人性的事。只是,刘邦相比项羽,算得上是少搞屠杀的了,尤其是对待平民百姓,还算得上是厚道之人。李善长这里所谓的“不嗜杀人”,应该是针对当时的历史情形:各大起义军各自为战,虽都打着推翻元朝的旗号,却罕有王者的爱民之心,战乱频仍的时候,很多人都只顾自己保命获利,谁还顾得上天下大义呢?

  这样看来,李善长对朱元璋的事业有关键性的帮助,给予了他更大的历史视野,劝诫朱元璋不仅要成为一方诸侯,,更要爱民如子,进而像刘邦那样图取天下。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李善长的“理论建设”,的确无法成就后来的朱元璋。

  李善长对朱元璋是否一直很忠诚呢?从现存史料看,李善长确实没有二心。尤其是在朱元璋被剥夺军权的最危险时刻,李善长也没有离开他。《明史》里有这样的内容:“郭子兴中流言,疑太祖,稍夺其兵柄。又欲夺善长自辅,善长固谢弗往。太祖深倚之”。毫无根基的朱元璋一开始是完全依附在郭子兴的军事力量下的,郭子兴听信了流言,一度剥夺了朱元璋的权力,还要把李善长纳入自己帐下。但李善长或许真的有慧眼识珠的本领,认准了朱元璋是干大事的人,不论如何也不愿意投靠其他势力。这当然也获得了朱元璋的极度认可,《明史》上用“深倚之”这样的词来描述他对李善长的器重,可谓毫无保留的赞扬。

  每当朱元璋到了一个事业的节点上,几乎都是李善长冲在前面帮他添砖加瓦,甚至起到决定性作用。《明史·太祖本纪》里有记载:“(至正)二十四年春正月丙寅朔,李善长等率群臣劝进,不允。固请,乃即吴王位。建百官,以善长为右相国,徐达为左相国”,有明确记载的首次劝进,就是李善长带头做的,虽然朱元璋表面上要假惺惺地推辞一下,但后来的封赏说明了一切:朱元璋把李善长看做和徐达一样的左膀右臂,两人一文一武共同辅佐帝王大业。而徐达对朱元璋有多重要,不必赘言,徐达、汤和、常遇春这些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也最多和李善长这样的“外人”平起平坐。这起码说明,朱元璋完全把李善长当成自家兄弟,并无嫌隙。

  朱元璋称帝后,面对一干武将的质疑,也毫不吝啬对李善长的巨大恩典。《明史》中记载了朱元璋这样一段话:“善长虽无汗马劳,然事朕久,给军食,功甚大,宜进封大国……”李善长获得了至尊的荣誉,《明史》上说“时封公者,徐达、常遇春子茂、李文忠、冯胜、邓愈及善长六人,而善长位第一,制词比之萧何,褒称甚至”。

  蹊跷的杀身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