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唐代刘济死因探秘:儿子刘总为篡权残忍弑父

三、刘济“最务恭顺”原因揭秘

网文有标题称刘济是“晚唐最‘规矩’节度使”,此话应源自《旧唐书·刘济传》的一段话:“贞元中,朝廷优容藩镇方甚,两河擅自继袭者,尤骄蹇不奉法。惟济最务恭顺,朝献相继,德宗亦以恩礼接之。”所谓“最务恭顺”是说刘济对唐廷恭敬顺从;所谓“朝献相继”是指经济上对唐廷时常尽一些“贡献”义务。以上对刘济的评价是相对于河朔三镇中其他魏博镇、成德镇多数节帅所做所为而言的。与刘济在幽州镇当政大致同时期,魏博镇的当政者是田绪和田季安,成德镇当政者是王武俊和王士真。田绪为人“便弓马,性狡黠”,“凶险多过”,被史家称为“自河北诸盗残害骨肉,无酷于绪者”。其子田季安继位,也是“性忍酷,无所畏惧”,且“颇自恣,击鞠、从禽色之娱。”(上引均见《旧唐书》卷141本传)王武俊在建中年间的四王事件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几乎置唐廷于灭顶之灾,故史家称李宝臣和他:“宝臣附丽安、史,流毒中原,终窃土疆,为国蟊贼。加以武俊之狠狡,为其腹心,或叛或臣,见利忘义,蛇吞蝮吐,垂二百年。”王士真是王武俊之子,他在成德镇节帅中,政治倾向和行事风格接近刘济,“比幽、魏二镇,最为承顺。”(上引均见《旧唐书》卷142本传)以上四位与刘济相比,田绪、田季安、王武俊显然是“尤骄蹇不奉法”,王士真虽然与刘济相类,但其当政时间不及刘济的一半。由此可见,刘济在处理与唐廷的关系上的确是“最务恭顺”,更多地体现了政治向心力。

刘济对唐廷采取向心政策的原因是什么?笔者以为主要有两点,一是受父辈影响,二是本人出身使然。受父辈影响可从其父刘怦对待朱滔的言行得到体现。幽州镇本质上属于割据型藩镇,对唐廷的离心倾向不言而喻,但其内部也长期存在主张顺从朝廷的向心势力。早在建中三年(782年)幽州节帅朱滔密谋叛唐时,就遭到了相当数量军士的激烈反对,几乎酿成一场兵变,朱滔为此“密令诸将访察唱率为乱者,得二百余人,悉斩之”(《资治通鉴》卷227)。刘济的父亲刘怦就是其中向心派的重要一员。《旧唐书·刘怦传》称朱滔密谋叛唐时,正受其信任的刘怦就旗帜鲜明地反对:“暴乱易亡,今复何有?怦忝密亲,世荷恩遇,默而无告,是负重知。惟司徒图之,无贻后悔也。”朱滔病死后,刘怦被军士推为节帅,在政治上对唐廷持续采取向心政策。刘怦身居幽州节帅之位虽然仅有三月,但他作为父辈的上述言行不可能不对作为长子继位的刘济产生影响。

所谓本人的出身使然,是想说明刘济在入仕之前曾是一位读书人,中过进士,这是他对唐廷采取向心政策的因素之一。关于刘济的进士身份,《旧唐书》本传不见记载,不过《新唐书》本传有明确记载,称他“游学京师,第进士,历莫州刺史。怦病,诏济假州事”。这里有一个疑问,刘怦是幽州镇的一位武将,刘济“游学京师,第进士”可靠吗?笔者以为《新唐书》所记应该无误,这从权德舆撰刘济墓志文可以得到印证。该文称刘济:“始以门子横经游京师,有司擢上第。”那么,刘济游学京师中进士在什么时间呢?我们知道,刘济死于元和五年(810年),享年54岁,则其生年应在至德二年(757年)。他于贞元元年(785年)继任节帅,之前曾历任“参幽州军事,转兵曹掾,历范阳令”,“兴元初”又任莫州刺史。兴元是唐德宗年号,只用了一年,“兴元初”即公元784年。那么,刘济所任幽州参军、兵曹掾和范阳令只能在公元784年之前。又,《全唐文》卷480有《涿州新置文宣王庙碑》,其中称刘济,“建中初,假道州县,操长是邑。”可证刘济任范阳令是在建中元年(780年),而其所任幽州参军、兵曹掾必然是在前此的代宗大历年间(公元766年至779年)。刘济所任的幽州参军、兵曹掾在大历何年,目前缺乏具体的实证材料,假设两职历时五年,则其“游学京师,第进士”的经历应在大历十年(775年)以前。而且在这段时间内,我们也的确看到了两次唐廷面向包括河朔地区在内招揽人才、招收官员子弟入学京师国子监的记载:一次是代宗广徳元年七月诏:“河北、河南,有怀才抱器,安贫守节,素在丘园不仕,为众所知者,委所在官长具名闻荐。”(《唐大诏令集》卷9《广徳元年册尊号赦》,商务印书馆1959年版,第58页),一次是永泰二年(766年)正月下诏:“其诸道节度、观察、都防御等使,朕之腹心,久镇方面,眷其子弟,为奉义方,修德立身,是资艺业。恐干戈之后,学校尚微,僻居远方,无所咨禀,负经来学,宜集京师。其宰相朝官、六军诸将子弟,,欲得习学,可并补国子学生。”(见《旧唐书》卷11《代宗纪》)刘济在永泰二年(766年)年龄是9周岁,无疑符合以官员子弟进入京师入学国子监的条件,也与权德舆撰志文所说“始以门子横经游京师”相吻合。刘济应该就是依照永泰二年诏令条件而在年龄达到14岁后成为国子学生的(唐代州县学生入学年龄下限为14岁,国子学亦当如此)。按照唐代规定,国子学生最长的可保留9年的学籍,优秀的可以考取进士。据此计算,刘济在国子监学习的时间应该在大历五年(770年)前后,进士及第可能在大历十年(775年)前后。这些推算难免有失精准,但刘济在出仕之前是一位有功名的读书人并无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