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张之洞和海南

  张之洞书法。

  文\钟一

  光绪十年闰五月十六日(1884年7月8日),新任两广总督张之洞抵达广东省城广州,开始接督篆视事;至光绪十五年七月十二日(1889年8月8日)调任湖广总督,前后督粤5年。张之洞(1837—1909年),字孝达,号香涛,祖籍河北南皮,人称“张南皮”。《清史稿·张之洞列传》中评说:“之洞短身巨髯,风仪峻整。莅官所至,必有兴作。务宏大,不问费多寡。爱才好客,名流文士争趋之。”

张之洞

  破格擢用朱采

  “隔海”整饬吏治

  中法战争后,本来就对琼州吏治极为不满的张之洞,为配合冯子材的“平黎”行动,实现其治黎主张,在吏治方面采取了一系列部署,将琼州知府兼护雷琼道谦贵、前署海口营参将陈荣辉等革职留任,同时破格起用山西汾州知府朱采,以及重用广西候补道蒋泽春、山西候补道杨玉书等。光绪十二年十月二十六日(1886 年11月21日),张之洞在《密陈琼防人才片》中评价朱采“廉劲果毅,勤朴耐劳,器识甚闳,志趣甚远,久在北洋,深通洋务”,深信“现在琼事紧要,如蒙天恩破格擢用,畀以事权,必能披榛辟莽,为国家完此奥区,粤防大局亦得犄角无虑,实于边海皆有裨益”。

  张之洞慧眼荐才,随着雷琼道朱采的到来,我们就看到海南地方志上诸如“海南第一楼,光绪十五年(1889年)巡道朱采建,祀唐李德裕、宋李纲、赵鼎、胡铨、李光五公于楼上”的记载。

  朱采果然是“廉劲果毅”,一上任就概不收受陋规,刷新琼州吏治。

  张之洞闻报后,大为感叹。朱采果然如张氏所称“廉劲果毅,勤朴耐劳”,新授雷琼道之职,他即面禀张之洞:“所有到任以及节寿陋规,概不收受。”张之洞特别称许朱采不受陋规的做法,并令其应从此裁禁,以疏民困。

  朱采受张之洞之命于1891年兴建秀英炮台,炮台1893年完工时,他上禀的经费“结算”竟然如此丝毫不差:“一切需要用经费,综计物料、工匠、夫役、船只、起炮、迁葬、地价、棚厂、薪水、津贴、伙食各项,统共用过银五万六千四百五十九两七钱九分二厘六毫三丝,计陆续领过银五万七千两,除用过前项外,实存银五百四十两零二钱零七厘三毫七丝。”这是总办炮台工程陈良杰等“逐一分款,造具清册,禀请核销前来”,朱采又重加查核,“确系工坚料实,力求撙节,实用实销,一无浮冒,理合照造清册,禀请宪台察核,派员验收,并饬知善后局照数核销,实为公便”。他还一并声明:“琼地孤悬外海,各料购自他方,其中有包运到工,亦有到工后另加运费,雇用工匠亦价廉工拙,是以工料价值间,有与内地不同,,合并声明。”

  朱采在雷琼道任上有6年之久,不负张之洞所望。光绪十五年十月十八日(1889年11月10日),张之洞《密荐人才片》中以督粤5年的考察,对朱采的表现给予高度评价,以才识俱卓为标准、可储为大任为结论,说雷琼道朱采“操行廉正,卓著循声”,“筹办善后,凡抚黎、通道、治盗、遣勇、置学、设墟、招商、开矿、伐木、垦田诸务,为人所不肯为、不能为者。该员苦心经营,次第毕举,现在岭门、凡阳、南丰一带黎峒新开之路,牛车畅行,墟市数十处,烟火相接,耕凿日盛,商贾懋迁,黎歧向化,无劫掠之案,有弦诵之声”。又称“近复裁勇练兵,筹筑海口炮堤炮台,尽牖户绸缪之计,杜强邻窥伺之谋,其才守风力洵足独当一面”。

  地方志中同样评价:“粤督张之洞知其廉能,所有条奏无不施行。巡海至琼,赴道署商办海防事宜,委筑秀英海边炮台,亲为擘画,悉中机宜。”

  张之洞主张“为治以得人为要”,除擢用人才外,在整饬琼州官风上也显示出他一贯的雷厉风行。

  张之洞是两广总督而不是“海南总督”,他日理万机,且远处广州,如何才能对“隔海”相望的琼州官吏实行监督?从有关海南地方官员的文牍里,可以看到他取得地方情报的方法有:请官员负责调查报告、鼓励地方绅民请愿或陈诉、利用密探查核官员及绅民的报告。

  “勿谓隔海,鄙人但凭耳食也!”这表明张之洞在海南有自己的情报系统,他不只是靠道听途说来掌握海南下情。实际上,张之洞利用密探进行“密查”,在整饬琼州吏治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如他于光绪十二年九月二十六日(1886年10月23日)致电冯子材称:“陈荣辉作事虚滑欺诳,此次抚匪,鄙人已密查,知皆系雇募塞责,实数止数十人,无一匪首”。使用密探是张之洞整治吏治的一大特点,由此能迅速地发现不实。

张之洞书法。

  亲临琼州巡察

  电令“火食自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