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黄帝,在,道教,中,的,地位,及,其现,实意,义,

复次,道教黄帝为核心大祖先崇拜,这也导因于黄帝传说所凝聚长生成仙的精神。根据《史记》等书的记载,在先秦时期,有关黄帝的传说早已染上了浓厚的神仙色彩。如铸鼎于荆山炼丹砂之类就已具备了仙道的思想意蕴。古人传说,黄帝炼丹服食,有巨龙从天而降,载黄帝升天而去。此等仙道故事与道教关于“长生不死、羽化登仙”的基本宗旨是合拍的。故而,道教因袭之、光大之,这乃在情理之。当然,这样认定绝非仅靠逻辑推理而出。倘若稽考道教典籍,那就可以看出,道门人确实是将先秦原有的黄帝升仙故事加以继承并且广泛地汇入其炼丹以诸多方术、法术体式之中。《黄帝九鼎神丹经决》卷一称:“黄帝受还丹至道于玄女,玄女者,天女也。黄帝合而服之,遂以登仙。”《黄帝内经素问补诠释文》谓黄帝“欲合神丹”,告诫“当于深山大泽,若穷里旷野,无人之处;若于人中作之,必于高墙厚壁,……”,《广黄帝本行纪》叙说黄帝采首山之铜铸鼎,“逆炼九鼎之丹服之……”。在道教经典中,黄帝不仅是一位炼丹高手,而且还是太一、遁甲、六壬等占卜法式的缔造者。《黄帝太一八门入式诀》卷下以黄帝之口吻称“六丁玉女常自随各有知。若欲使之,各呼其名,自可神验”。《秘藏通玄变化六阴洞微遁甲真经》说九天玄女送《遁甲符经》三卷予黄帝,“上卷乃神仙炼丹抱一之术,说长生之法;……”在这些经书中,无论作者出于什么目的,也无论作者如何铺叙,“黄帝”都成为道术的创造者或者播扬者,而这一切又都围绕着一个基本精神——“延年益寿、羽化登仙”。尽管道门中所讲述的黄帝故事已同先前所流行的故事存在很大差异,但我们依然可以发现彼此的密切关联。正因为道教产生以前所流传的黄帝故事包含着仙道内容,道门中人才如此有兴趣,通过解说、发挥,使得原有的黄帝升仙故事更加栩栩如生,富有魅力。当此等内容在道门之中频频传播之际,以黄帝为代表的祭祀拜祖仪式便更具土壤了。 

以黄帝为核心的祭祀拜祖文化不仅是道教形成的根源,而且是道教思想体系逐步丰富、发展的原始动力。此等动力不断地激发道门中人去创造、发挥,从而造就了一座宏伟的道教文化殿堂。就此角度而言,作为祭祀拜祖的重要形式——“黄帝大祖先崇拜”也是整个道教思想的根源。道门中人宣传黄帝,这虽然服务于“长生不老、羽化登仙”的基本宗旨,但在客观上又反过来促进祭祀拜祖的宏观民族宗教的发展。因此,它不仅在理论上具有独特价值,而且在民族团结问题上也具有不可替代的正面作用。 

首先,道教崇尚与祭祀黄帝,其精神实质不仅在于黄帝是“人文初祖”,而且在于他作为华夏民族统一的象征具有巨大的榜样力量。 

就上述诸多典籍的记载来看,黄帝是人也具有神的品格。在先民的心目中,黄帝富有宽广的胸襟和高超的智慧。善于观察事物,认识自我,反悟自我。古文献记载,黄帝在治理国家的早期阶段,并未顺应自然,结果产生了种种差错,后来有一天,黄帝白天休息时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漫游华胥氏之国。《庄子·在宥》谓“其国无师长,自然而已;其民无嗜欲,自然而已”。黄帝醒来,明白了最深的道是不能根据常情求得的,他于是顺应自然而治,所以“又二十有八年,天下大治,几若华胥氏之国,而帝登埒。百姓号之,二百余年不辍”(《列子·黄帝篇》)。对于此等以自然为本,顺应民心而治理社会的法度,《庄子·天道》作了归纳总结:“天道运而无所积,故万物成;帝道运而无所积,故天下归;圣道运无所积,故海内服”。意思是说:天道运转而不停滞,万物得以生成;帝王治国因任自然而不停滞,天下人民就会归附。圣人之道行世不停滞,所以普天之下,人民都顺服。在此,黄帝被塑造成为一个因任自然而治世的模范典型。我们知道:《庄子》与《列子》一类著作在道教之中都是极为重要的经典,道门中人在修行过程中不断地进行解说,并且根据其基本理念来构造新的典籍。故而黄帝因任自然的精神便在传递过程中不断受到强化,在华夏族人之中深深扎根。此等影响的发生,,就在于大祖先——黄帝所具有的榜样力量,而这种榜样力量之所以发生效用,道教无疑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其次,道教崇尚与祭祀黄帝,这种大祖先崇拜传统乃贯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生存理念与宗教伦理精神——“中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