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爱新觉罗·多尔衮简介 孝庄文皇后究竟是否下嫁

  爱新觉罗·多尔衮简介

  爱新觉罗·多尔衮(公元1612-1650年),努尔哈赤第十四子,清代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少年时多次随兄出征蒙古与明朝,因屡建功勋16岁而获“墨尔根代青贝勒”(满语“聪明王”)之号,成为正白旗旗主(与兄阿济格分别持有正白旗15个牛录,阿济格年长为旗主,因阿济格代多铎说亲,被废旗主,多尔衮继而成为正白旗旗主)。其兄皇太极死后,多尔衮和济尔哈朗以辅政王身份辅佐皇太极第九子福临即帝位,并于第二年以摄政王身份率八旗军入关。
 


 

  他是确立清初政权及清廷各项政策的最重要的决策者,加封至“皇父摄政王”。

  顺治七年(1650年)冬死于塞北狩猎途中,追尊为成宗义皇帝,庙号成宗。不久,追论其生前谋逆罪,被削爵。

  乾隆四十三年(公元1778年)复还睿亲王封号,追谥忠,配享于太庙。
 

  孝庄文皇后究竟是否下嫁了多尔衮

  孝庄文皇后究竟是否下嫁了多尔衮,乃清初三大疑案之一,在史学界是争论的焦点问题。持下嫁说专家的理由:

  1.多尔衮自称“皇父摄政王,又亲到皇宫内院。”无疑是把太后置于妻子,皇帝置于儿子的地位,如果太后没有下嫁,她和皇室亲王贝勒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奇怪的是此事却得到他们的默认。当多尔衮死后,竟破例追封为“诚敬义皇帝”,用皇帝丧仪,神位附太庙。曾有顺治时太后下嫁皇父摄政王诏。

  2.据朝鲜史料记载,顺治六年二月,清朝廷曾派遣使臣赴朝鲜递交国书,朝鲜国王看见书中称多尔衮为“皇父摄政王”,便问“清国咨文中有皇父摄政王之语,此何举措?”清朝来使答曰:“今则去叔字,朝贺之事,与皇帝一体云。”右议郑太和说:“敕中虽无此语,似是已为太上矣。”朝鲜国王也说:“然则二帝矣。”这里说明朝鲜君臣也发现所谓“皇父”的奥秘。无疑是指太后下嫁一事。

  3.明朝遗臣张煌言着《张苍水诗集》中“建夷宫词”一诗中云:“上寿觞为合卺尊,慈宁宫里烂盈门。春宫咋进新仪注,大礼恭逢太后婚。”

  4.康熙二十六年十二月,孝庄文皇后病重留下遗嘱,“太宗文皇帝梓宫,安奉已久,不可为我轻动。况我心恋汝父子,不忍远去,务于孝陵近地择吉安厝,则我心无憾矣。”这种作法是违背清朝帝后丧葬制度的,可见她有难言苦衷,所以康熙把太皇太后的灵枢停放在东陵,雍正时才葬入昭西陵地宫。

  持未嫁说的专家认为:

  1.孝庄文皇后在顺治时已贵为皇太后,以她的尊崇身份,如下嫁就不会死后葬入皇陵了。

  2.顺治诏书子虚乌有。

  3.张煌言之诗不可信,有的著名清史学家认为,张煌言对清廷怀有成见,其诗不能作为史实根据,帝后分葬在清代不乏其例,如真有其事,当时私人著作里应有所反映,清末民初有大量的前清私家著述印行问世,除了张煌言的诗之外,没有什么可以印证太后下嫁摄政王的史料,因而下嫁是“敌国”(指南明政权)之传闻而已。现存的清代官书、档案中没有任何记载,“诗之为物,尤可以兴到挥洒,不负传信之责。”因此不能据此孤证为定论。在《建夷宫词》中另外一首中说,清初某皇帝曾经娶了一个怀有遗腹子的孀妇为皇后,“错将虾子作龙儿”,但在清史上,这事子虚乌有,可见他的诗根本没有史实根据。

  4.康熙帝及以后各帝始终承认孝庄文皇后是清太宗文皇帝的皇后,对其尊崇备致,歌功颂德,祭礼有加。所以“太后下嫁”之案根本不存在。

  5.“慈宁宫里烂盈门”之句说太后大婚时慈宁宫内外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但据《清实录》载,孝庄文皇后是在顺治十年慈宁宫修葺之后才搬进去的,所以大办婚事必得在顺治十年之后,但多尔衮已于顺治七年十二月病死,可见“太后下嫁”之说不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