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文渊阁大学士彭蕴章与福鼎王氏文人

  彭蕴章《松风阁诗钞》书影
 

 彭蕴章《松风阁诗钞·桐山四景》书影

  彭蕴章《太姥山图跋》书影


  福鼎旧隶福宁,地处闽浙边隅,自古为闽东北岩邑。自清乾隆四年(1739年)置县以来,人文蔚起,科甲不绝。嘉庆版《福鼎县志·叙》中曾作如是记载:“界连浙省,外达海洋,实为闽北冲邑。太姥、东溪山水幽邃,名胜古迹所在多有。且自朱子流寓讲学以来,名儒辈出,民愿俗淳。忠孝节义,史不绝书。理学文苑,后先辉映。允称海滨邹鲁。”因为地处闽浙孔道,且山海兼备,风光独特,自唐代以来,先后有陈陶、郑樵、朱熹、十朋、谢肇淛、张煌言、方以智、熊明遇、赵翼、张际亮、陈寿祺等人流寓于此。还有一些官员学者,是因为考察政务或担任地方官员而进入福鼎,如明代的沈儆炌、俞士章,清代的李拔、傅维祖、胡建伟,以及本文要说的彭蕴章。
   彭蕴章(1792~1862),字泳莪,百相,又字琮达。江苏长洲(今吴县)人。出身世家大族。五世祖定求,康熙十五年(1676年)丙辰科会元、状元。曾祖启丰,雍正五年(1727年)会元、状元,官至兵部尚书,在朝为官达四十年。祖父绍升,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进士。父亲希涑,举人出身,学问很深,在当时较有社会影响。彭蕴章于道光十五年(1835年)得中进士,初授工部主事,累迁鸿胪寺少卿,擢工部侍郎。咸丰元年(1851年),命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寻擢工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后拜文渊阁大学士,管理工部及户部三库事务,充上书房总师傅,卒谥“文敬”。在任期间,曾协同军机大臣祁寯藻,以及桂良、花沙纳、肃顺等大员采取增收厘金、发行官钞、改铸铜钱、扩大捐资及漕米海运等措施,以解决清政府因筹集镇压太平天国的军费而造成的财政困难。据民国赵尔巽、柯劭忞《清史稿·卷一百七十二》记载:“祁寯藻、彭蕴章久领枢务,翁心存数论军事,久筦度支。三人者并与肃顺不协,先后去位。”翻开清朝历史,自顺治入关至宣统三年(1911年)清政府灭亡,汉人担任首相者屈指可数。况自明朝以来,朝廷自然形成了一条规定,即“非翰林不得入内阁”,彭蕴章非翰林出身,最终能够入阁为相,这在明清两朝十分罕见。虽说史论对彭蕴章褒贬不一,终究与其博学干练息息相关。值得一提的是,彭蕴章传家有道,后裔中亦多有栋梁之才。长子祖贤,官至湖北巡抚;孙翼仲,被誉为“维新志士,爱国报人”。孙女彭氏为七十五代衍圣公孔祥珂正室夫人。
   彭蕴章不仅是一代名臣,同时也是一位诗人和书画家。他出于名儒芑孙、探花帅承瀛门下,早年就负有诗名,与吴中名士朱绶、吴嘉洤、沈传桂、王嘉禄、潘曾沂、章光黻合称“吴中后七子”。道光五年(1825年),与著名藏书家黄丕烈等人创立“问梅诗社”,颇具声望。
   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十一月,彭蕴章因“明习掌故,勤能称职”,被朝廷任命为提督福建学政。据彭氏遗著《松风阁诗钞》卷十四《庚戌正月五日到京复》提到:“训温闽峤三年”,至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五月始离任。当时诗人江湜以彭氏表侄(彭母为江湜祖姑母)的身份应邀赴闽,入其幕府,随侍左右,他在《伏敔堂诗集》卷五“(道光)戊申”收录有经行福宁各县的诗作。其中《福宁寓斋杂兴》二首有“二月春将半,百花开过期。霍童寒食路,太姥梦游诗”几句,可见彭蕴章莅临福宁府是在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二月,莅临福鼎县也在这一时期。《松风阁诗钞》卷十一有《先慈讳日试福宁试院感赋》、《仲春至霞浦寒甚口占示同行诸子》二诗,彭母讳日(去世之日)为“二月初五卯时”(《松风阁诗钞·卷九·宜人行述》)而“仲春”亦为二月,这些可与江湜之诗互为映证。
   彭蕴章在福鼎逗留时间虽然短暂,却能履行“衡文校士”之职责,慧眼识珠,选拔了诸如王守锐、王守愿昆仲(下文有具体提及)等优秀生员,并为福鼎留下数量不菲的诗词文章。据《松风阁诗钞》二十六卷、《归朴龛丛稿》十二卷以及民国版《福鼎县志》统计,涉及福鼎者计有诗五首,序跋三篇。
   福鼎县城旧有“桐山八景”,分别美其名曰“石湖春涨”、“莲花曙月”、 “玉塘秋色”、“龙山霁雪”、“罾坪渔火”、“御屏积翠”、“双髻凌云”、“栖林烟雨”。此前已有福宁知府李拔、光泽知县吴名夏、邑令萧克昌、训导童珩等人留有题咏。彭蕴章为政之余,又为其中的四景精心题写了四首五言绝句:
   石湖春涨
   石湖在吾郡,此地亦同名。
   春水碧如此,怀哉范致能。
   莲花曙月
   太华峰移此,倚天削不成。
   月明山夜碧,一杵梵钟声。
   玉塘秋色
   玉塘横十亩,秋色满鱼庄。
   白露零丰草,霏霏秔稻香。
   双髻凌云
   仙姝留髻影,苍翠压人寰。
   跨虎归真去,何时还故山。
   这些诗句言简意赅,寓意深远,甚至以苏州老家石湖胜迹(南宋范成大隐居处)比拟福鼎石湖,以西岳太华峰形容资国寺莲花峰迷人景致,可见作者对福鼎山水爱慕有加。
   另外一首五律《题王月船刺史光锷太姥山纪游诗》则作于彭蕴章视学泉州府期间。全诗如下:
   别有神仙骨,名山借一枝。峨眉萦旧梦,太姥纪新诗。
   翰墨缘非浅,功名数未奇。萑苻空大泽,不负拥旌麾。
   王光锷时署泉州府事。据民国版《永春县志·卷二十六·循吏传》记载:“王光锷,字月船,四川巴县人。嘉庆戊辰举人。道光二十三年任(永春知州)尊贤礼士……好选学,长于诗……后擢任泉州知府,老于闽。”王光锷的纪游诗今已无从查考,彭蕴章的这首五律亦不见于民国卓剑舟《太姥山全志》“艺文”,它的增补为太姥山人文历史增添了新的内涵。
   收录于彭蕴章《归朴庵丛稿》的两篇序跋,为卷六之《虚谷文集序》与卷十一之《太姥山图跋》。前者是彭蕴章应门生王守锐、王守愿昆仲之请,为他们已故的父亲王锡聆文集二卷所作的序言。王锡聆,字乔松,一字虚谷。秦屿人。福州府学教授王孙恭子。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己酉科举人,祀乡贤。民国《太姥山全志》、清光绪《福鼎县乡土志》均有传。民国版《福鼎县志·卷二十一·艺文志》也提到了这篇《虚谷文集序》,此外还有一篇《虚谷诗集序》,为《归朴庵丛稿》所未见。王氏兄弟受知于彭蕴章,在民国版《福鼎县志·卷二十八》中也有提及:“王守锐,原名守钝,秦屿乡贤锡聆子也……道光己酉,长洲彭文敬公督闽学,奇其文,命易今名。旋以选拔贡成均。”正是因为彭蕴章对王氏兄弟文才的赏识器重,才会欣然动笔,留下两篇褒誉有加的序文。
   《太姥山图跋》则是彭蕴章在接受福鼎学官洪某馈赠《太姥山图》后所做的跋文。这幅精美画作出自县学生员陈九苞之手,他是清代闽东著名画家,高超画技在福鼎可谓妇孺皆知。据跋文介绍,画作气势恢宏,涵盖太姥山精华景点,云雾缭绕,形态万千。彭蕴章观赏之余,不由点首称赞“洵天下奇境也,虽不能至其地,得此图以当卧游亦差快意矣!”同时也对陈九苞的精湛技艺敬佩不已,于是跋文中留下了这样评价:“陈生尝游关中,览太华、终南之胜,又随林殿撰鸿年至琉球。岛屿千重,洪波万顷,俶傥奇怪,皆入毫端,宜其画法苍秀,不落恒蹊也!”最后还说:“余既爱斯图,又慕陈生曾乘长风破万里浪,其胸襟磊落有足多者。”诸多原因使彭蕴章与太姥仙山失之交臂,始终为之耿耿于怀。以至在离开福鼎回到府城之后,他还留下了“东有太姥西武夷,芒鞋一两平生思”(《霞浦试院雨中看山作》)的无限感慨!
   在民国鼎邑名士杜柳坡、杜琨编辑之《闽东诗抄》中,还保存有王守锐《出都呈彭咏莪师依赠别元韵》七律一首:
   冰鉴三秋朗,铅刀一割难。
   西风惊旅梦,匹马去长安。
   鸣鹤云霄近,归鸿海国宽。
   依依望兰省,霖雨慰宸欢。
   王守锐于道光三十年(1850年),以拔贡生赴京参加朝考落选,与闽省其他考生悻悻南归。彭蕴章为鼓舞士气,特作诗相赠:
   金自九州贡,钱因万选难。
   囊书辞故里,蹑屩去长安。
   鸾凤栖无定,云霄路尚宽。
   鹿鸣来岁咏,重见我心宽。
   但这已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