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王文韶:晚清政坛的不倒翁

  徒步献印 处世之道

  戊戌变法后,慈禧太后立端王载漪之子溥儁为大阿哥,试图废黜光绪帝,因外国使节干预未成,其后怀恨在心。在义和团运动爆发后,慈禧试图依靠义和团的力量对抗外国势力。当时朝廷坚决反对开战的五大臣许景廉等,先后被杀,熟悉中外力量差距的王文韶亦劝阻开战,同样差点被砍了脑袋,刚毅、赵舒翘等保守派则赞成开战。清军和义和团团民在西方列强的猛烈进攻下不断败退。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慈禧曾一天五次召见军机大臣,只有王文韶一个人赶来报到。西逃前,慈禧对他说:“尔年高……可随后赶来。刚毅、赵舒翘素能骑马,必须同行。”可见,当时太后并不看好他,甚至丢下他不管。但他在三天后徒步几百里,携带军机处印信奔赴怀来,使得清廷中枢得以顺利运转,慈禧太后大受感动。随慈禧太后逃至西安后,王文韶被慈禧依为肱骨,与荣禄成为慈禧最信任的两人。

  与八国谈判求和时,王文韶被任命为外务部全权会办大臣,赏黄马褂,但担辛苦和挨骂名的却是李鸿章。事后,王文韶又得到双眼花翎奖赏,后来,获赏“紫禁城骑马”。返京后转授文渊阁大学士、终武英殿大学士,参与清末新政。在对待科举的存废问题上,当时朝野大员张之洞、刘坤一等人一致主张废除千年一贯科举制,唯独王文韶反对废除,但最终被张之洞等人说服。

  1907年,百相,清政府批准了七十七岁的王文韶因病致休、请求回乡的要求。次年冬天,王文韶因病去世。此时已经风雨飘摇的清政府给他谥号文勤,晋赠太保衔,对他兢兢业业维护清政府统治的一生给予充分的肯定。晚清士人认为王文韶“为人柔和婉转,有琉璃蛋之称”,“柔媚无风节,罕持正议,时论颇讥之。”当时京师士大夫还艳传王文韶有“油浸枇杷核子”之称,“盖甚言其滑也,枇杷核子固滑矣,若再加以油浸之,其为滑殆有不可以方物者。”在何刚德的《春明梦录》一书中说王文韶“人极圆通,人以琉璃球目之”。《清史列传》中亦评价他“然更事久,明於趋避,亦往往被口语”。

  纵观王文韶的官场生涯,有处世圆滑、中饱私囊的一面,但他在地方勇于任事,建立军工企业,兴办新式学堂、矿务、铁路等,对中国近代新式事业所做出贡献,是难能可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