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围城1948:长春解放始末

长春,地处北满平原东南部的丘陵地带,东傍伊通河,西边和南边分别是富峰山和石碑岭,北边则是一望无际的沃野。物产丰富,素有“粮仓”之名。长春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是兵家必争之地。解放战争初期,东北民主联军主动撤出长春,长春遂成为国民党军在东北战场腹地的战略要点。到了1948年,整个战争形势已从开始的敌优我劣彻底改变成我优敌劣。


1946年,走在长春街头的国民党军队

长春围城前的敌我形势

解放战争初期,东北民主联军在战场上形势并不乐观。国民党军从山海关出关后,一路占领锦州、沈阳、四平、长春等东北交通线上的大城市,东北民主联军则一路退却,伤亡不小,松花江以南大片解放区被国民党军占领。经过将近两年的浴血奋战,特别是经过“三下江南”“四保临江”等军事行动后,东北形势有极大的改观。除了军事胜利外,东北解放区进行“暴风骤雨”般的土改,激发翻身农民参军热情。到1948年初,东北野战军部队总兵力已达70万人,东北解放军地方武装也已有30万人。此时中共在东北已经控制整个东北土地面积的70%,解放区人口占东北人口总数的86%。总体而言,东北解放军的力量远远超过在东北的国民党军的实力。

由于战局不利,国民党军在东北的指挥官也频繁换人。熊式辉、杜聿明组合换成陈诚,之后又换为卫立煌。卫立煌用兵比较谨慎,认为解放军善于围点打援。因此,等他上任后,无论国民党军的据点如何为解放军所攻击,他都按兵不动。解放军则将计就计,围攻战略要点上的国民党守军。到1948年3月13日四平解放,冬季攻势结束以后,国民党军在东北只占据吉林、长春、沈阳、抚顺、本溪、锦州、葫芦岛等城市,相互之间无法支援。面对这种有利局面,中央军委早在1947年10月就有预见性地指出东北主力应转向北宁线作战,同时将冀东、热河地区的作战指挥,划归东北军区。1948年2月7日,中央军委明确电令东北野战军:“对我军战略利益来说,是以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为有利。”这是中央军委在东北战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战略部署。

蒋介石并非没有看出东北的军事危局,也在考虑一旦不利,将东北的国民党军撤回关内。这样,北宁线的重要性就显而易见了。一旦北宁线被解放军切断,就会形成“关门打狗”的局面。有鉴于此,蒋介石主张放弃吉林、长春,留下少数兵力防守沈阳,集中主力控制锦州、葫芦岛地区以及北宁线。如此,进可进行所谓“辽西决战”,退可以将主力撤出山海关。此时,担任国民党东北“剿总”司令官的卫立煌却不想放弃吉林、长春等地。否则,退守辽西一隅之地,他的地位将难以保证。他坚持固守沈阳又不放弃长春的方案,甚至获得美国驻华军事顾问团团长巴大维的支持。蒋介石最终做出妥协,将吉林守军第60军撤退到长春,与长春新7军共同承担固守长春重任。

弃守吉林到被围长春

1948年3月7日,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以及参谋长赵家骧乘坐飞机抵达吉林机场。他们与先期到达的国民党军吉林守将,第60军军长曾泽生会面,并将蒋介石的手谕交给曾泽生。手谕中,蒋介石命令曾泽生及其所部集聚兵力回守战略要地,待机反攻,并于3月7日当天率领60军及吉林省政府所属党政军警机关和地方宪警武装向长春紧急撤退。带不走的军火、辎重全部销毁,同时炸毁小丰满堤坝和发电厂。得到命令后,曾泽生进行紧急部署,在严守秘密的同时,指挥下属暂编21师、暂编52师、182师以及吉林省地方武装分三路轻装撤退。除了没有执行炸毁小丰满水库和发电厂的命令以及没有销毁辎重外,曾泽生比较成功地完成任务,将吉林守军带到长春。不过,他们仅仅是逃出一个包围圈,又跳进另一个包围圈而已。

日军侵占东北期间,长春既是关东军司令部所在地,也是伪满洲国的首都——新京。日军在长春修筑大量坚固的永久性建筑,构成城市内的军事堡垒。同时,还在长春的各要点地带筑有碉堡、坑道、交通壕、瞭望台等军事设施,将长春城做出一个战时大堡垒。国民党军占据长春后,在原日军工事基础上大肆构筑新的防御阵地。他们号称动员数十万技工,使用水泥6万袋,材料1500吨,增修永久性、半永久性的明碉暗堡150多个,形成了要塞式的防御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