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Qing听丨电影《八佰》上映 揭秘淞沪会战老兵故事

  “八·一三”淞沪会战83周年后的2020年8月14日,表现淞沪会战八百壮士英勇抗战电影《八佰》开启首轮放映,8月21日各大院线上映。该片讲述了1937年淞沪会战期间中国国民革命军第三战区88师524团一个加强营固守苏州河畔的四行仓库,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故事。

  淞沪会战又称“八·一三战役”,日方称“上海事变”,是中日双方在抗战时期的第一场大型会战,也是整个抗日战争中进行的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一场战役。淞沪会战标志着中日两国之间的不宣而战、全面战争的展开,同时彻底粉碎了日本“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计划,也向世界证明中国绝不会向日本投降的决心。

  据后来统计,有超过18万中国军人在这场战争中伤亡,另有10万人在后撤途中伤亡,这29万中国军人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换来了对日本侵略者的阻击,“八百壮士”只是他们中一份子。

  如今,83年过去了,很多参加淞沪会战的老兵故事都随着他们的阵亡而沉没在中华大地上。

  15岁参加淞沪会战 身边只有炸弹不断响起

  杜梅成老人是参加淞沪会战的老兵之一。1922年杜梅成出生在慈利县江垭镇临江村,14岁时正值两广事变,杜梅成加入湖南保安团成为一名军人,其所在团团长为罗效之。

  据杜老回忆,当时,老百姓都说罗效之的部队是土匪,不敢接触。部队开到益阳后,罗效之命令部队为当地群众割谷子,起初农民们都很害怕,以为是当兵的来抢粮食,但后来看到部队收割稻谷,不但不吃不占,还为当地农民修河堤,赢得了当地农民的信任。

  

  在益阳驻扎了四十多天,部队要开往长沙,益阳的老百姓都来拥军慰问,这让杜梅成印象很深。

  脱离湖南保安团后,杜梅成投奔了一个在湖北保安队当兵的老乡,老乡看他岁数太小,便想带着他是个照应。杜梅成在武汉四处打听哪里有抗日的队伍,他听说国民革命军第50师要去前线抗日,便报名要加入部队上前线去。接待他的排长看到杜梅成也笑话他,说他年龄太小,不能打仗。不过在杜梅成的强烈要求下,他还是加入了部队。

  这支部队从湖北转战上海,抵达上海站的时候发放了武器和军装。杜梅成还记得,那一天是1937年8月5日。到了上海后,杜梅成被编入15师43团2营5连。

  拿到了武器和军装,15岁的杜梅成就上了前线,他记得在阵地里能够看到日军用来观察中方部队阵地的巨大气球在天上飘着,到了晚上,探照灯把天空和地面照的雪亮,“连地上掉一根针都能看的清楚。”

  战争打的非常惨烈,每时每刻巨大的爆炸声都会在杜梅成的身边震耳欲聋的响起。杜梅成回忆,“我们根本就看不到日本人在哪里,但鬼子打来的炮弹就在我们的身边爆炸,炸死了很多人。”

  杜梅成刚上战场的前三天,根本吃不下饭,吓得天天哭。这个时候,他才明白,当时战友们笑话他,并不是看不起他,而是14岁的他根本不知道战争的残酷,在战场上真的无法面对瞬间的生死。

  三天后,杜梅成想着反正都是个死,也不能当饿死鬼,这才开始吃饭。慢慢的,他也学会了听从长官的命令,沉着的向敌人射击。

  

  淞沪会战尾声,部队开始逐步后撤,杜梅成随部队撤退,他记得当时已经是打霜的季节,田里还有很多稻谷没有收割,大片的稻田被撤退的部队踩成了一条路,由于撤退混乱,很多士兵被淹死在河道里,有些部队经过的地方尸体堆满河沟,后面的士兵就踩着尸体过河。

  撤出淞沪战场后,杜梅成跟着部队到达江西南昌,后来又开往九江,日军继续向江西一带推进,在江西中日双方再次交战,杜梅成腿部中枪,他被战友抬到大树下,跟伤兵们聚集在一起。没想到,一颗炮弹此时在身边炸响,泥土溅起来泼在了杜梅成的脸上,他马上失去了知觉。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从口中吐出很多血块,抬担架的战友告诉他,部队已经转战武昌,他们正在一个美国人的房子里,上面挂着美国国旗,日本人不会炸这个地方。后来杜梅成从武昌转移到长沙后方医院,出院后回到15师,随部队转战长沙又跟日军作战,慢慢的有了战斗经验,杜梅成也荣升为班长。

  从1937年当兵到1945年,八年间杜梅成从来没有回过老家。1945年7月,23岁的他请假回老家慈利县探亲,他走到桃源的时候,半路遇到土匪,钱都被抢光了,正犹豫着是回家还是回部队,突然听到马路上放起了鞭炮,大街上人们都出来贴标语,此刻他才知道原来日本投降了!

  这个时候,杜梅成下定决心,既然日本人已经被打跑了,自己回部队也没什么意义,于是回到了慈利老家。

  解放后,杜梅成在慈利老家一直务农,还给村里人当理发师,以此糊口度日,并生儿育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