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库鲁病”(内容血腥,胆小勿入)

核心提示:自由战士嗜血食人的事实,无关正义、人性、道德,是因为有病。

------------------------------------------------------------------------------------------------

自由军喜欢吃人脑? “库鲁病”在叙利亚频发



这种病就是所谓的库鲁病,一种极为罕见的疾病,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土著人自相残杀同类相食后这种病几乎绝种了。令人惊讶的是,在饱受战争蹂躏的叙利亚,现在已经有了8至20例库鲁病病例,它可能已经卷土重来了。医生证实,通过食人肉和人脑,会导致这种疾病。



阿拉伯新闻人扎曼AL-Wasal和东方新闻电视台证实了首次报道了此类病例。


[ 转自铁血社区

这里有一个纪录片展示了本土巫术,仪式化的同类相食,和它最终的结果:患库鲁病








在叙利亚的两个被感染者被送往在土耳其的加齐Antab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然后再被转移到德国另一家医院治疗,其中一个已经死了。因为库鲁病是100 %致命的。库鲁病是会传染的,并且伴有皮肤溃疡和蠕虫的症状,据纽约时报报道。



库鲁病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疾病。它是由一种传染性蛋白(朊病毒)污染人的脑组织引起的。

[ 转自铁血社区


库鲁病是从新几内亚嗜食同类的土著人中发现的,土著们把吃死人的大脑作为葬礼仪式的一部分。



其中一个受感染的男子在德国医院被证实曾吃过人肉,而他最终不治身亡。但当土耳其医院里的人被问及食人案的细节,他们却没有说什么。



此外,叙利亚自由军表示,他们会对这些食人案进行调查,这让人预感他们背后的意图。



总体而言,有8至20宗库鲁病的案例在叙利亚,患库鲁病严格来说是由于吃人造成的,人吃人。在德国医院的报告中涉及此类事件。



在过去的研究中,库鲁病是仅存在前巴布新几内亚地区的特殊性病例,库鲁病的传播是因为“土著人在丧葬仪式上同类相食”。



然而自从“圣战者”们在圣战开始后吃敌人的肉时,这种病很可能就开始感染他们了。

[ 转自铁血社区


吃人无法超越穆斯林反叛分子的性质,这里有一个视频,一个叙利亚“圣战者”生吃人肺脏:










我们已经写过有关伊斯兰极端分子的同类相食,可以在这里找到,这儿,这儿,这儿。请捐赠并救援基督徒,并保佑基督徒的生命。

----------------------------

库鲁病知识: 库鲁病(Kuru)是众多人类prion病中的一种,prion病嘛有一大堆,最有名的莫过于人吃疯牛病的牛肉感染的新型克雅氏病。不过库鲁病却是一种早就该消失的病,开始仅发现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岛上,因为感染后中枢神经被破坏,导致人振颤和运动功能障碍,当地人土语描述这种现象为kuru。此病由一美国科学家盖吕萨克在岛上蹲守30年阐明机制,即:土著为了纪念死者,并与之精神共存,葬礼上要分食死者的大脑,由于某些人死前已经感染了prion病,食尸的人也就被感染,死后又再次被分食,于是不断造成人际传播。由于人的基因型问题,prion病经过适应性的进化而产生了比较特殊的库鲁病毒株。后来经过现代文明干预,当地土著逐渐改掉了食尸习惯,于是库鲁病也就消失了。

[ 转自铁血社区

库鲁病的症状有哪些以前,有一个部落有一个习俗就是吃死去的亲人的内脏。自从这个部落没有了这个习俗后,这种病就没有新的病例了。所以,我根据以前的病理和大家分享一下这个病的症状吧!1病情还是初期的时候,患病的人会觉得手脚疼痛,头痛,,走路也走不稳。他们已经不可能一只脚站立了。但是他们还可以拿着竹子一个人走路。2再过几个星期,他们就觉得他们的脚开始颤抖了,不能走路了,就坐着劳动。后来肌肉慢慢开始萎缩了,然后智力跟着衰退,但是还没到痴呆的状态。3最后记忆力全丧失,患者已经根本不能说话了,也不能活动,大小便失禁,不能吃饭,导致营养不良,最后因坠积性肺炎而死亡,死的时候伴随着大笑。



现在没想到又再次出现在叙利亚,估计来源是某些潜伏了散发型prion病的政府军士兵被分食。由于肌肉、肝脏、心脏和血液中prion含量并不高,那么对摄入方式的推断是:有可能某些人把尸体存起来准备慢慢吃,导致接种的prion反复积累最终进入中枢神经增殖;也有可能是某些人把尸体的脑子直接挖出来吃了,因为脑子是prion浓度最高的地方,那么一次接种量就会很大。考虑到prion冗长的潜伏期,而内战爆发不过两年,那么吃人脑子是最有可能的摄入方式,因为这是高效的感染途径,也就是说我们能看到的视频远不及现实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