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两岸论述组建议将摧毁国共互信并弱化国民党

  中国国民党改革委员会两岸论述组建议案6月19日终于面世。两岸论述组“建议用四大支柱来建构和平稳定的台海新关系”。所谓“四大支柱”包括“坚持中华民国主权”、“保障自由民主人权”、“维护台湾安全优先”、“创造双赢共享繁荣”。不出所料,两岸论述组对“大选”失败错误归因,建议案建议的两岸论述不仅主要出于选票考量而继续拿香跟拜,而且还自以为是地提出不着边际地的要求。如果国民党最终的大陆政策即是如此的基调与方向,笔者可以预期,不仅“中国国民党”将彻底蜕变为“台湾国民党”,而且国民党将丧失其大陆政策优势和深蓝的支持,而拿香跟拜的论述也将于事无补,将会导致国民党的实力与竞争力进一步弱化。

  首先,两岸论述组的建议不仅让“九二共识”成为历史,而且阻碍国共共识及两岸共识的再达成,将让国民党在台湾政党竞争中丧失其先前所拥有的大陆政策优势。

  众所周知,基于“九二共识”开启的国共合作,以致两岸合作,原本系国民党的一大政策优势。在蓝绿恶斗、政党恶斗的环境下,民进党等绿营政治势力一直以来不遗余力地加以抹红、抹黑,就是明证。敌人反对的就是正确的。这是极为浅显明白的道理。

  然而,国民党改革委员会两岸论述组建议案,提出“拒绝‘一国两制’!正视‘中华民国’、才有两岸共识的所谓‘基本原则’”,要求大陆首先要承认“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国家”,并威胁“中共当局如果希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建立在‘九二共识’基础上,自应尊重‘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国家’的事实。没有‘中华民国’,就没有‘九二共识’。唯有本于‘中华民国宪法’的两岸共识,才能重新开启两岸官方对官方协商。‘一国两制’会改变‘中华民国’主权国家地位,台湾人民不会接受,在‘中华民国’宪法之下,没有‘一国两制’的空间”。

  显然,两岸论述组的建议案在从两个维度建议国民党放弃“九二共识”,进而将摧毁国共政治互信基础。

  一是寻求承认,主张“两国论”。 两岸论述组建议案抛弃“九二共识”的求同存异“创造性模糊”的思路对两岸关系性质的定位,即认同两岸同属一个中国,转而以国际现实主义的逻辑要求两岸相互承认互为”主权国家“,即“一边一国”的“两国论”。而这不仅是大陆根本无法接受的,而且也是违背“中华民国宪法”关于两岸关系性质定位(两岸同属一个国家)的规范的,在法理意义上也是讲不通的。事实上,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规范疆域与所谓“中华民国宪法”的规范疆域是重叠的;国际法及国际社会通常只能承认由一个政府代表包括两岸四地的整个中国。在这种情形下,海峡两岸在主权意义层面实际上是不能相互承认的,承认对方就是否定己方。这一点,学法律出身的马英九就很明白,因此提出主权互补承认说。两岸论述组建议案提出“正视中华民国、才有两岸共识”,即提出相互承认才会有两岸共识。这实际上为达成两岸共识设置了一个几乎不可能逾越的门槛。

   两岸论述组建议案建议国民党放弃“九二共识”,进而将摧毁国共政治互信基础的第二个维度,就是反对统一,主张“独台”。建议案一方面声称“‘中华民国’是我们的国家,台湾是我们的家园。‘中华民国’是台湾人民共识,民进党不应更动国号,法理制宪固不可行,以‘总统’口谕擅改‘国号’也不可行”;另一方面,提出“拒绝‘一国两制’”,认为“‘一国两制’会改变‘中华民国’主权国家地位,台湾人民不会接受,在‘中华民国’宪法之下,没有‘一国两制’的空间”。显然,,这实际上是主张“独台”,反对两岸统一。这既与大陆推进两岸统一的主张与努力相矛盾,也违背所谓“中华民国宪法”关于两岸关系发展取向的规范。

  如果国民党对败选错误归因,放弃行之有年、行之有效、行之有理的符合学理、法理、事理的“九二共识”,寻求“两国论”与“独台”主张,反对两岸统一,不仅意味着“中国国民党”将彻底蜕变为“台湾国民党”,而且将摧毁既有的国共政治互信基础,并阻碍国共共识及两岸共识的再达成,进而必将让国民党在台湾政党竞争中丧失其先前所拥有的大陆政策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