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第35章 金无命

人物:金无命,小里飞刀中的剑术高手。

    境界:先天中期。

    资料介绍:“金钱帮”帮主上官金红的左右手,善使左手剑,实际也是一名右手剑高手。

    战绩:击杀过“铁剑”郭嵩杨与向从,更与兵器谱排名第四的快剑阿非战成平手。

    看完金无命的资料,沈浪满意一笑,荆无命的可怕绝对在高渐离之上,虽然高渐离也是先天中期中的绝顶高手,但就可怕程度而言,金无命绝对超过高渐离。

    一个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活的人,想想就知道有多么可怕。

    这一世的金无命是真武大陆一名散修,七岁学剑,每天固定刺剑万次,十七岁剑术大成,二十岁晋入先天,曾经一人屠杀一座五百人的山匪营寨,,其中寨主更是先天后期的高手。

    对于金无命此人,沈浪没什么好评价的,他本身的性格,就非常喜欢金无命式的人,如果要是召唤出个李探花那样性格的人,恐怕沈浪才会脑袋疼呢,虽然李寻欢会按照自己的命令行事,但他就是感觉很别扭,还是期望以后不要召唤出这种老好人。

    今天的沈家非常热闹,大门前,人群络绎不绝,一些身穿名贵服饰的人,手中都带着礼物。

    大管家沈烈站在门前,笑容满面的接待着每一个来到沈家的人。

    这些人都是江城武林中的一些小家族家主,沈家夺得了大比第一,江城的大部分利益都是沈家的,再加上沈浪的威名,他们看出来沈家已经有了成为江城第一家族的趋势。

    战队要趁早,趁着沈家还没开始对江城大刀阔斧的改革,赶紧巴结巴结。

    武林就是这样,你强我就服你,你不强我就踩你,这是亘古不变的韵律,没有什么志气可言。你有志气好,那我灭你全家,看看你的志气能不能救的了你。

    当然志气也不是不能没有,而是要量力而行,沈浪有系统他可以有志气的要成为真武大陆的霸主,沈浪如果是一名普通人,就算有志气又能怎么样?

    沈家是来者不惧,不管是谁,以前跟谁走的近,只要你来到沈家,献上诚意,他们都会接待。

    一个家族不能固步自封,不能因为一点点小事就拒人于千里之外,那样的家族是不可能有太大的发展的。

    除非像二十一大顶尖势力那样,有傲世天下的资本,可以没有附庸,只凭自身势力就能震慑诸人。

    沈家不行,没有了江城武林的支持,向黑风山脉的那群山匪,只靠沈家自己肯定抵挡不了。

    以前江城不是没有过类似的事情,一个江城顶尖家族,因为一些事跟黑风山脉的山匪发生了冲突,那个家族非常傲,跟江城的其他武林世家关系非常不好,后来那些山匪潜入城中对那个家族发动了袭击,一夜之间那个家族就被打残了。

    那件事过后,江城的各个家族就开始了团结,只要山匪敢在江城闹事,他们就联合起来,好几次都让山匪吃了一鼻子灰。

    江城的小家族虽然弱小,但每一个家族都有一名先天初期的高手,一旦联合起来,绝对是一股不弱的力量。

    山匪能够横行无忌不也是靠着各个山寨联合,才能有如今的威望吗?

    就在沈烈接待的时候,远处走来一名头戴斗笠,身穿金黄色衣衫的青年男子,青年男子手指细而长,骨节凸出,显得很有力。

    那名青年男子来到沈家大门前,抬头看了一眼沈家大门上写着沈府两字的牌匾,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

    随即青年男子就向沈家大门走去。

    青年男子早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来到沈家的都是非富即贵,再不就是江城有名有姓的人物,突然来了一个头戴斗笠,身上的穿着也不名贵的人,肯定会引来注意。

    沈烈看不清斗笠男子的面容,随即走上前,拦住斗笠男子,皱眉说道,“这位朋友,不知可否表明一下身份?”

    斗笠微动,一道不含丝毫感情的声音传出,“荆无命。”

    “金无命?”

    驻足观看的人都没有想出来江城中有这一号人物,沈烈也没有想到,随即缓缓说道,“对不起,我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字,如果你是代表哪个家族来的话,还请报一下那个家族的名字。”

    金无命没有在说话,斗笠压的很低,所有人都看不清他的脸,一时间沈家大门前安静了下来。

    但随之而起的是一股肃杀之气,这是从金无命身上升起来的,这股杀气很浓烈,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放肆,你到底是什么人?”

    沈烈感受到金无命的杀气,退后一步,警惕的喝问道。

    哗啦啦,沈家大门里冲出一帮身穿紫色服饰的护卫,纷纷拔出腰间长刀,把金无命围了起来。

    里面的一些听到动静的客人,也走了出来。

    互相一打听就知道了来龙去脉。

    沈家会客大殿中,一名沈家护卫急匆匆走进来,抱拳道:“家主,外面来了一名不明身份的人,正在与大管家对势。”

    “嗯?”

    沈无名神色一沉,没想到在今天的日子里,竟然有人来闹事,难道是其他三个家族派来的人?

    “走,去看看。”

    随即沈家的客卿与执事都跟着沈无名走了出去,一些小家族的家主也跟着走了出去。

    现在正是表现的时候,如果来人不是太厉害的话,他们可能就会帮沈家出下头,当然如果厉害的话,他们就不知道了。

    “你到底是谁?”

    沈烈站在大门前,冷声问道。

    而金无命从始到终都没有在说过一句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不说也不动。

    沈无名带着人来到门前,皱眉道:“怎么回事?”

    随即沈烈把事情讲了一下。

    沈无名皱眉踏前一步道:“在下沈家家主沈无名,不知这位朋友来我沈家是有什么事吗?”

    伸手不打笑脸人,沈无名的姿态可谓是做足了,如果金无命还是无动于衷的话,沈无名等人可就有了出手的理由了,到时传出去,也不会有人说沈家不讲道理。

    但那对一般人可能有点用,但对荆无命这种不知道为什么而活着的人,根本就如同再说废话,一点用都没有。

    不过金无命还是给了沈无名一个面子。

    “我是来找少主的。”

    话不多,简洁而冰冷。

    “少主?”

    随即好像想起了什么,沈浪身边的人好像都管他叫少主。

    沈无名眼前一亮,仔细的扫视了一下护卫包围中的金无命,右腰插剑,剑柄向左,很明显是一个左撇子,身材很高,气势很足,虽然还看不出具体的境界,但他感觉荆无命的实力应该不低。

    金无命就是这样,不动手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他有多恐怖,而动过手的人知道是知道了,但已然晚了,因为都已经死在金无命的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