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21、第二十一章

    “弱女子?”陈卿挑起眉头,他瞥了一眼地上圆睁着双眼,死不瞑目的何掌门,“弱女子可不会这样杀人不眨眼。”

    上官飞冷声道:“即便不是为她,我也想和陈老板讨教一二。”

    上官金虹微沉着脸,他朝荆无命看去一眼。

    荆无命默不作声地走上前去,和上官飞一左一右拦住了陈卿。

    “看来,二位是铁了心要拦我。”陈卿淡淡说道。

    “不敢说拦,”上官飞道,“阁下扣住我们金钱帮的人,怎么也得给个交代。”

    上官飞所言不虚。

    金钱帮最近正是要在江湖上扬名声的时候,诸葛刚等人被扣押在此处之事对金钱帮的名声打击不小,若是不教训陈卿一番,金钱帮在江湖上的威名自然就会受损。

    “以二打一,不公平吧。”陈卿微笑着说道。

    上官飞微微眯着眼睛,“阁下怕了?”

    “不,我是觉得对你们不公平。”陈卿微笑着说道,“都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上官帮主,你不如干脆一起出手。”

    “他是疯了吗?”留在这里的其他人都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上官金虹的子母龙凤环可是榜上第三,荆无命的剑法也是天下有名的,再加上上官飞,这三人一起出手,天下间还有谁能全身而退?这个人实在是狂妄到可笑了。”龙啸云说道。

    上官金虹缓缓站起身来,,他的气势随着他的动作而渐渐攀升。

    “陈老板是我见过的最狂妄的人。”

    “哦。”陈卿微微挑眉,“那看来,你见过的人还太少了。”

    他随手将上官金虹和上官飞的子母龙凤环丢了回去。

    上官金虹父子二人接住龙凤环,明明拿回了武器本该高兴才是,但是此时他们的神色却稍显凝重。

    陈卿不是个疯子,他让上官金虹一起上,更不可能是因为狂妄。

    但是,他竟然连上官金虹和上官飞的武器都还给了他们。

    这已经不是自负了……

    上官金虹知道,自己对打赢陈卿根本没有把握。

    他看不透陈卿的武功有多高,这种感觉,从他登上的兵器排行榜第三以来,就再也不曾有过。

    陈卿敢把兵器还给他们。

    不是自负,而是有把握在他们拥有武器的时候也能够对付他们。

    上官金虹心中不由咋舌,江湖上究竟何时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他心中虽然这样想到,但是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缓缓移步。

    三人呈合围之势,将陈卿包围了起来。

    “陈老板请。”上官金虹道。

    陈卿:“上官帮主客气了。”

    他话音未落,人已经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窜了出去。

    上官飞、上官金虹和荆无命同时出手。

    子母龙凤环从四面八方而来,荆无命的剑也同时出鞘。

    众人忍不住屏息凝气。

    这场战斗,或许将会是他们这辈子见过的最精彩的战斗。

    陈卿不疾不徐,荆无命的剑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了。

    二人的距离近到荆无命甚至能看到陈卿眼里淡淡的的乏味。

    等等?

    乏味?

    荆无命眉头跳了下,他从没有见过有人在战斗的时候竟然还会露出这样的神色来。

    天下人都知道,荆无命是上官金虹手上的一把利剑,这把利剑出鞘的时候,必定是要见血的,从没有人会在面对他的时候,露出这样的神情来。

    “原来不过如此。”陈卿突然说道。

    他伸出手,轻描淡写地点在了荆无命手中的穴位上。

    荆无命手中一麻。

    手中的剑不受控制地就松开了。

    陈卿抓住剑柄,抬眼看向上官飞。

    接下来。

    他只出了两剑。

    一剑刺穿了上官飞的肩胛。

    一剑反指,停在了上官金虹的喉咙处。

    整个黑店瞬时间鸦雀无声,安静到连众人呼吸的声音都能够听得见。

    “不过如此。”陈卿百无聊赖地说道。

    众人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心扑通扑通地跳着。

    陈卿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快到反而在众人眼里显得格外的慢,仿佛每一招都很轻松一般。

    但是,他们都知道,陈卿的速度并不慢,是他的动作太过简单利索,丝毫不拖泥带水,以至于在他们看来,陈卿的速度就显得好像有些慢。

    “陈老板。”匆匆赶回来回援的李寻欢和阿飞看着黑店里的情况,不由得怔了怔。

    “回来了?”陈卿抬眼看向李寻欢,云淡风轻地问道。

    李寻欢点了点头,他把林仙儿放在一边,“幸不辱命。”

    他同样也说得格外的轻松。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林仙儿的青魔手可不是好对付的。

    这一点儿,何掌门已经用他的生命来证实了。

    林仙儿怔愣地看着陈卿一人制住了上官金虹三人。

    怎么,怎么可能?!

    上官金虹是何等人物?

    荆无命又是何等高手?

    他们三个加起来,竟然还打不过陈卿?!

    即便林仙儿和诸葛刚他们不愿相信,但是事实就在眼前。

    由不得他们不信。

    “浪费了我一早上开门营业的时间。”陈卿随手将剑甩开,甩回了荆无命的剑鞘中。

    “现在,来说说,该怎么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