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神祇,”,还是,神祗,汉语,中,有,些字字,

汉语些字字形极为近似,人们在使用时常常犯错,“祇(qí)”和“祗(zhī)”就是这样一对例子。“祇”表“地神”义,时也泛指神灵;“祗”表“恭敬”义。关于“祇”最常见的两个词是“神祇”、“地祇”,但在书报期刊上也常有写作“神祗”、“地祗”的。笔者最近在《国训诂学报》(商务印书馆,2009年第一辑)的一篇文章(王庆元,《〈周礼〉书名、作者和时代疑案辨析二则》——笔者在此纯属就事论事,绝无针对之意)里又看到了“地祗”一词,随后特意在中国知网里搜了一下,在“全文”项输入“神祗”或“地祗”,仅“哲学与人文科学”类就有九千多条,看来用“神祗”或“地祗”的人确实很多的(笔者也搜了全文中含“神祇”或“地祇”的,结果超过了一千万条),到底是“神祇”、“地祇”正确还是“神祗”、“地祗”正确,或者两种写法皆可?在《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06年第五版)中,这两个字的意义都很单纯,“祇”表“地神”义,例词是“神祇”;“祗”表“恭敬”义,例词是“祗仰”和“祗候光临”。

由于《现代汉语词典》是一部中型的通用常见的词典,为了得到更多的解释和更权威的说法,笔者另查阅了几部大型权威的工具书,其释义各有差异。

《汉语大字典》(1988年版)对“祗”有六项解释(凡繁体字笔者都换为相应的简体字,同时为了论述的集中简明,其他无关义项皆省去,下同),第⑥项是:用同“祇(qí)”。《正字通·示部》:“祗,与祇通。”唐韩愈《与孟尚书书》:“天地神祗,昭布森列。”

《汉语大词典》(1991年版)对“祗”的解释有四项,第④项是:用同“祇1”。 唐韩愈《与孟尚书书》:“天地神祗,昭布森列。”

而《汉语大词典》对“祇1”的解释有两项,除了“地神”义还有“大。参见‘祇悔’。” 《汉语大词典》和《汉语大字典》的观点基本相同。《中文大辞典》(1982年版)和《广汉和辞典》(日本大修图书馆,1982年版)在释“祗”时也都有义项据《正字通》认为与“祇”通用,遗憾的是都没有具体释义和例句,不过如果单就某个义项而言它们应该都是指表“地神”义时通用,如果是完全通用那么也包括了“地神”义项。上面这四部工具书其观点基本上都是认为在表“地神”义时,“祗”是可以通用为“祇”的。

《辞源》(1982年版)对“祗”的解释是“恭敬”,在例句后有一段按语说到“与‘祇’、‘秖’、‘衹’等字形近,古籍中常多混用。”这里用“混用”而未用“通用”,我们应该是可以把“混用”理解为“误用”的。《大辞典》(台湾三民书局,1985年版)对“祇”的第一项解释是:地神。《说文》“祇,地祇,提出万物者也。”《论语·述而》“祷尔于上下神祇。”按:祇,各本误作祗。

《大辞典》明确表明把“地神”义的“祇”写作“祗”是错误的。《通假字汇释》(冯其庸、邓安生,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在“祇”的第三个通假项解释是“通‘祗’。”释义是“尊敬、恭敬。”其后有按语“祇、祗二字形近,古籍中多混用。”但因其附在第三项后,我们还是理解为在表“尊敬、恭敬”义时“祇”通“祗”为宜。不过在“祗”的第二个通假项时《通假字汇释》的解释是:通“祇”,地神。见《说文》。《墨子·天志中》“不肯事上帝,弃厥先神祗不祀。”神祗,即神祇。按:祗、祇、衹三字音形俱近,古籍中多混用,亦可谓形讹。

这里既然说是“混用”、“形讹”,也就相当于说是“误用”。以上三部工具书的观点可以说是把“地神”义的“祇”写作“祗”视为是错误的、是一种“误用”。《辞海》(1989年版)和《王力古汉语字典》(2000年版)都没有谈到在表“地神”义时“祇”、“祗”有什么关系。虽然前面几部工具书有些在表其他意义时提到了“祇”、“祗”的通用或误用关系,但因与本文讨论的内容无关所以都省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