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这里是成吉思汗跟结拜安达的决战地-阔亦田之战_札木合

原标题:这里是成吉思汗与结拜安达的决战地-阔亦田之战

阔亦田之战——成吉思汗与札木合联军的著名战役。《蒙古秘史》第四卷141节始到第五卷148节详细记载了阔亦田之战的始末。成吉思汗与札木合曾经是三次结拜的安达(兄弟),这种情义是世间少有的,然而,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总是会出现一些让人无法预料的结果。就算是三次结拜几乎亲如手足的情义,在权利与利益的争夺中,也不免会出现反目为仇的结果,特别是在至高权利的争夺中。

1202年秋,札木合率札答阑部联合蔑儿乞、塔塔尔、乃蛮等部落在阔亦田草原与铁木真和王汗联军展开作战,此战铁木真与王汗联军大获全胜。阔亦田之战,是铁木真与札木合集团的最后一次决战,至此,铁木真真正夺得了整个蒙古草原的领导权,成为了蒙古部的惟一首领。

北乃蛮部首领不亦鲁黑汗(亦作盂禄汗、不欲鲁汗)联合蔑儿乞惕部的脱黑脱阿、斡亦剌惕的忽都合,进兵攻打王汗和铁木真。札木合与泰赤乌、朵儿边、合答斤、撒勒只兀惕、塔塔儿等部残余势力,都会集于乃蛮不欲鲁汗旗帜下,联军来讨伐依附金国的草原“叛徒”--王汗与铁木真。

铁木真得知消息,立即向王汗通报,申明唇亡齿寒的厉害关系。两军联合后发现此地过于平坦,不利于防守。只有以走制敌才有利。于是他们从兀鲁回·失连真河(今内蒙古东乌珠穆泌旗乌拉根果勒、舍野月机果勒)退兵入金长城(边墙),依长城阿兰塞为壁。依托要塞,坚守待敌。 并且派出三个瞭望哨。

乃蛮军至,铁木真派阿勒坛、忽察儿、答里台三人为先锋,王汗派桑昆、札合·敢不、必勒格·别乞三人为先锋。两军战于阔亦田之野,乃蛮联军败退。此时,札木合率兵自后策应,见大军已败,不战而走,向额尔古纳河下游退却。沿途军行所过,大事蹂躏,拥护他的诸部皆遭殃。铁木真与王汗分头追击,一追泰赤乌人,一追札木合;王汗追至额尔古纳河,将札木合击败,大获全胜,札木合降。

铁木真追击泰赤乌,至斡难河,大败之,或杀或降。战斗中,收降了后来成为著名将领的哲别。至此,阔亦田之战以成吉思汗大获全胜而告终。

据蒙古史学者孟松林先生考证,阔亦田之战的遗址位于新巴尔虎右旗呼伦镇境内达石莫西北50公里处的乌胡尔图汗山一带,这里距中蒙边界30余公里。乌胡尔图汗山在《蒙古秘史》中称赤忽儿古山,位于北纬49°02'、东经116°34',海拔847米。以乌胡尔图汗山为界,西北面的湖称巴仁乌胡尔图湖(西乌胡尔图湖),东北面的湖称准乌胡尔图湖(东乌胡尔图湖)。

这一广阔的地域被称作“辉腾”草原,也称乌胡尔图辉腾草原。在其东北部,有金界壕从满洲里方向蜿蜒蛇行而入,又西北行进至蒙古境内。这里的地形地貌与《蒙古秘史》记载的阔亦田大战地点非常吻合。当地牧民经常在草原上捡到古代战争中留下的箭头,甚至有的牛蹄子上还扎进过铁箭头。

在一些牧民的蒙古包里,还挂着一些铁制锈迹斑斑的古代箭头,,他们称其为“腾格里肃穆”(天箭),用以避邪,祈求雷神保佑。在牧民巴图苏荣家里还保存有父亲20多年前留下来的梅花形的箭(梅心箭)。箭头长约3厘米,有4个像花蕊一样向下弯曲的倒钩。传说成吉思汗的著名战将者使用的就是这种“梅心箭”。

这里地处缓坡丘陵地带,多平坦草原,极其适合数万兵马作战。

参考文献:徐占江主编《呼伦贝尔旅游》

摄影配图:蔡岩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