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离骚》全文原文及译文

  《离骚》是一篇宏伟壮丽的政治抒情,是屈原的代表作,它的出现代表了“楚辞”的最高艺术成就,在我国诗歌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关于诗题《离骚》的解释,历来不尽一致。司马迁《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说:“离骚者,犹离忧也。接下来小编为你带来《离骚》全文原文及翻译,希望对你有帮助。

《离骚》全文原文及翻译

  原文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皇览揆余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

  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

  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此度?

  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

  【注释】

  ①高阳:古帝颛顼(zhuān xū)的号。传说颛顼为高阳部落首领,因以为号。

  ②朕:我。先秦之人无论上下尊卑,皆可称朕,至秦始皇始定为帝王的专用第一人称代词。

  ③摄提:摄提格的简称,是古代“星岁纪年法”的一个名称。古人把天宫分为十二等份,分别名之曰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是为十二宫,以太岁运行的所在来纪年。当太岁运行到寅宫那一年,称“摄提格”,也就是寅年。

  ④惟:句首语词。庚寅:古人以干支纪日,是指正月里的一个寅日。

  ⑤皇:是指皇考。览:观察,端相。揆:估量、测度。初度:初生之时。

  ⑥肇:借为“兆”,古人取名字要通过卜兆。

  ⑦则:法。屈原名平,字原,正则隐括“平”字义。

  ⑧字:用作动词,即起个表字。

  ⑨内美:是指先天具有的高贵品质。

  ⑩修能:杰出的才能,这里是指后天修养的德能。

  辟:同“僻”,幽僻的地方。

  纫:联缀、编织。

  汩:水流迅速的样子,用来比喻时间过得很快。

  与:等待。“不吾与”,即“不与吾”,是否定句宾语提前句式。

  搴(qiān):楚方言,拔取。

  宿莽:楚方言,香草名,经冬不死。朝、夕是互文,言自修不息。

  日月:是指时光。

  代序:代谢,即更替轮换的意思,古“谢”与“序”通。

  惟:思。

  美人:作者自喻。

  【翻译】

  我是古帝高阳氏的远末子孙啊,

  伯庸是我已故去的尊敬的父亲。

  当太岁在寅的寅年寅月,

  就在庚寅那一天我出生降临。

  我的父亲仔细揣度我的生辰啊,

  通过占卜才赐给我相应的美名。

  给我起名叫正则啊,

  给我取字叫灵均。

  我既有许多内在的美质啊,

  同时又有优秀的才能。

  我身披幽香的江离白芷啊,

  又佩戴上串串秋兰浓郁芳芬。

  时光流逝我唯恐赶不上啊,

  岁月不等人啊令人担心。

  早晨我爬上山顶采拔木兰花啊,

  黄昏我采摘宿莽来到水洲江滨。

  时光一刻也不停留啊,

  春去秋来四季往复交替更新。

  想起那草木在秋风中飘落凋零啊,

  自己也要老了的忧虑凄然而生。

  如不趁年华正好的时节扬污去垢啊,

  为什么还不改变自己爱美的本性?

  乘上骏马放开四蹄奔驰啊,

  来,我甘愿做开路先锋。

  【原文】

  昔三后之纯粹兮,固众芳之所在。

  杂申椒与菌桂兮,岂惟纫夫蕙茝!

  彼尧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

  何桀纣之昌披兮,夫惟捷径以窘步。

  惟夫党人之偷乐兮,路幽昧以险隘。

  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

  忽奔走以先后兮,及前王之踵武。

  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反信谗而齌怒。

  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

  是指九天以为正兮,夫惟灵修之故也。

  曰黄昏以为期兮,羌中道而改路!

  初既与余成言兮,后悔遁而有他。

  余既不难夫离别兮,伤灵修之数化。

  【注释】

  ①三后:是指楚国历史上的三位贤王熊绎、若敖、蚧冒。

  ②固:本来、当然。

  ③杂:犹言“纷”,众多的意思。

  ④茝(chǎi):同“芷”。

  ⑤耿介:光明正大。

  ⑥道:正途,是指治国正道。

  ⑦猖披:狂乱放荡。

  ⑧夫:犹“彼”,代是指桀纣。

  ⑨党人:结党营私之人。

  ⑩惮:害怕。

  皇舆:帝王的乘车,用来比喻国家。

  及:追随的意思。

  荃(quán):香草名,亦名“荪”,喻是指楚怀王。

  齌(jì):用急火煮食物。

  謇謇(jiǎn):直言的样子。

  忍:忍受。舍:止。

  九天:古说天有九层,故说九天。

  灵修:是指楚怀王。

  成言:成约,彼此说定的话。

  悔:反悔。

  【翻译】

  古时三位圣君纯正完美啊,

  因此众贤臣都聚集在他们身旁。

  他们把申椒和菌桂全都采集啊,

  岂只把蕙草白芷编织独赏其芳?

  那唐尧虞舜是多么光明正大啊,

  遵循治国之道使国家昌盛兴旺。

  那夏桀殷纣是多么狂乱放荡啊,

  只贪小路弄得寸步难行迷失方向。

  那些小人苟且偷安迷恋享乐啊,

  致使国家前途黑暗危险毫无希望。

  我哪里是害怕自己遭受祸殃啊,

  实在是担心国家的盛衰兴亡。

  我不停地在你前后左右奔走啊,

  希望你把先王的事业继承发扬。

  君王啊你不体察我的一片忠心,

  反相信谗言对我发怒冷若冰霜。

  我本来知道忠直会招来祸患啊,

  我宁忍受祸患也决不停止直谏!

  我对高高的苍天发誓啊,

  这一切都是为了你的缘故。

  当初你已经与我有约定啊,

  可后来又反悔另有打算。

  我不是害怕离你远去啊,

  伤心的是你屡变无定见。

  【原文】

  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

  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

  冀枝叶之峻茂兮,愿俟时乎吾将刈。

  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

  众皆竞进以贪婪兮,凭不厌乎求索。

  羌内恕己以量人兮,各兴心而嫉妒。

  忽驰骛以追逐兮,非余心之所急。

  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苟余情其信姱以练要兮,长顑颔亦何伤!

  揽木根以结茞兮,贯薜荔之落蕊。

  矫菌桂以纫蕙兮,索胡绳之纚纚。

  謇吾法夫前修兮,非世俗之所服。

  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

  【注释】

  ①滋:培植。畹(wǎn):古代地积单位,等于三十亩。一说十二亩,又说二十亩。

  ②百亩:也是栽种得多的意思。

  ③畦:《说文》:“田五十亩曰畦。”这里作种植用。留夷、揭车均为香草名。

  ④杂:间种。

  ⑤刈:割、收获。

  ⑥萎绝:枯萎黄落,这里用来比喻所培养的人被摧残。

  ⑦芜秽:本义是指田地长满杂草,这里用来比喻所培养的人变节。

  ⑧众:是指群小,楚国的腐朽贵族。

  ⑨凭:满,楚方言。

  ⑩恕:宽恕。

  兴心:生心。

  驰骛:狂奔乱跑。

  冉冉:渐渐。

  落英:初开的花。

  苟:假使、如果。

  贯:贯穿。

  前修:前代贤人。

  周:合。

  【翻译】

  我曾培植了大片春兰啊,

  又栽种了百多亩的蕙草。

  留夷揭车种了一畦又一畦,

  还间种了杜衡芳芷等众多香草。

  本希望它们长得枝繁叶茂啊,

  到时候我就将它们收获。

  花谢草枯我并不感到伤心啊,

  伤心的是他们中途变质。

  众小人都拼命地往上爬啊,

  已捞取了许多还钻营不止。

  他们宽恕自己却猜疑别人啊,

  一个个钩心斗角满心嫉妒。

  到处钻营奔走争权夺利啊,

  这一切我都不屑一顾。

  眼见垂老之年渐渐来临啊,

  我深怕美名不能树立。

  早上我啜饮木兰花上的露滴啊,

  晚上我采初开的秋菊花充饥。

  只要我情操真正美好精诚专一啊,

  就是长受清贫又有什么可悲泣?

  拿起木根系上棵棵白芷啊,

  再穿一串初开的薜荔。

  举起菌桂拴上棵棵蕙草啊,

  把胡绳编成绳又长又美丽。

  啊,我效法那前代的贤人啊,

  可这并不是世俗人们的服饰。

  虽然这不合今人的习惯啊,

  那么我宁愿像彭咸清白而死!

  【原文】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余虽好修姱以(革几)羁兮,謇朝谇而夕替。

  既替余以蕙(纟襄)兮,又申之以揽茝。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怨灵修之浩荡兮,终不察夫民心。

  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

  固时俗之工巧兮,偭规矩而改错。

  背绳墨以追曲兮,竞周容以为度。

  忳郁邑余侘傺兮,吾独穷困乎此时也。

  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

  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

  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诟。

  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

  【注释】

  ①太息:叹气。

  ②民:人。民生:即人生,资源,作者自谓。

  ③好:喜欢。一说为衍文(见姜亮珍《屈原赋校注》引臧庸《拜经日记》)。

  ④谇(suì):谏。

  ⑤蕙纕(xiānɡ):以蕙草编缀的带子。

  ⑥申:加上。

  ⑦九死:极言其后果严重。

  ⑧浩荡:本义是大水横流的样子,用来比喻怀王骄横放纵。

  ⑨民心:人心。

  ⑩蛾眉:喻是指美好的品德。

  谣诼(zhuó):楚方言,造谣。

  规矩:木匠使用的工具。规,用以定圆,矩,用以定方,这里是指法度。

  绳墨:工匠用以取直的工具,这里用来比喻法度。

  竞:争相。周容:苟合取容。度:法则。

  忳(tún):忧愁、烦闷,副词,作“郁邑”的状语。

  溘死:忽然死去。

  鸷鸟:鹰隼一类性情刚猛的鸟。

  圜:同“圆”。

  攘诟:遭到耻辱。

  伏:通“服”,保持。

  【翻译】

  止不住的叹息擦不干的泪水啊,

  可怜人生道路多么艰难不顺利。

  我虽然爱好高洁又严于律己啊,

  但早上进献忠言晚上就被废弃。

  既然因为我佩戴美蕙而遭斥退啊,

  但我还要加上芳香的白芷。

  爱慕芳草是我内心的信念啊,

  虽九死也绝不悔恨停止。

  怨只怨君王是这般放荡糊涂啊,

  始终不理解人家的心意。

  众美女嫉妒我的娇容丰姿啊,

  说我善淫大肆散布流言飞语。

  本来时俗之人就善于取巧啊,

  违背法度把政令改变抛弃。

  他们背弃正道而追求邪曲啊,

  争相把苟合求容当做法则规律。

  忧愁、抑郁、烦恼我是这样失意啊,

  只有我被困厄在这不幸的世纪。

  宁愿立即死去变成游魂孤鬼啊,

  我也不忍心以媚态立足人世。

  凶猛的鹰隼不与众鸟同群啊,

  自古以来就是如此。

  方和圆怎能互相配合啊,

  不同道的人怎能相安相处?

  暂且委屈压抑一下自己的情怀啊,

  忍受承担起那耻辱和编造的罪过。

  怀抱清白之志为正义而死啊,

  本来就是前代圣贤所嘉许的。

  【原文】

  悔相道之不察兮,延伫乎吾将反。

  回朕车以复路兮,及行迷之未远。

  步余马于兰皋兮,驰椒丘且焉止息。

  进不入以离尤兮,新浪,退将复修吾初服。

  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

  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

  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

  芳与泽其杂糅兮,唯昭质其犹未亏。

  忽反顾杂文抠猓酆跛幕摹

  佩缤纷其繁饰兮,芳菲菲其弥章。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

  【注释】

  ①相:看;观察。

  ②延伫:长久站立。

  ③皋:水边之地。兰皋:生有兰草的水边之地。

  ④椒丘:长有椒树的山丘。

  ⑤进:是指仕进。

  ⑥初服:未入仕前的服饰,喻是指自己原来的志趣。

  ⑦芰(jì):菱叶。

  ⑧集:聚集。芙蓉:荷花。

  ⑨已:罢了;算了。

  ⑩信芳:真正芳洁。

  岌岌:高耸的样子。

  陆离:长长的样子。

  杂糅:掺杂集合。

  昭质:光明纯洁的品质。

  游目:纵目眺望。

  四荒:四方极远之地。

  缤纷:非常美好的样子。

  弥章:更加显著。章:同“彰”,显著。

  体解:肢解,犹言粉身碎骨。

  惩:悔戒。

  【翻译】

  悔恨当初没有把道路看清楚啊,

  现在停下来我准备往回返。

  掉转我的马头把车赶上原路啊,

  趁在迷途上还没走出太远。

  让马儿在长满兰草的水边漫步啊,

  再奔向椒丘暂且在那儿休息。

  入仕为官不被信用反获罪过啊,

  只好退身重整我当年的旧衣。

  用芳洁的荷叶裁制上衣啊,

  用芬芳的荷花缝制裙裳。

  没有人理解我也就算了吧,

  只要我的内心真正高尚。

  头上戴着高高的高山冠啊,

  长长的佩带我系在腰上。

  芳草和美玉聚集我一身啊,

  峻洁的美质无一丝损伤。

  忽然回过头来纵目四望啊,

  我打算去周游天下四方。

  佩戴着五彩缤纷的佩饰啊,

  香气阵阵分外浓郁幽香。

  人们都各有自己的爱好啊,

  我独爱好修饰习以为常。

  即使粉身碎骨也不改变啊,

  我的心岂能因害怕而改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