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冷拌面解围

       总有这么几天,要和老伴拌上几句嘴,就像往生活里加了点调味料……

  “明早吃啥?”

  “随便!”

  “随便是啥?!”

  “……”

  这个时候需要“屏牢”,不说,不要“搭腔”,做错事的时候,说什么都要当心。刚奉命赶在每月一次打折去的超市,有些买来的东西打过折后,还没有炫耀,还比平时得要贵些,哀哉。老伴心里有那本账,煞煞清,而我是从没有这个“谱”的。至于明早吃什么,本来吃什么都可以,我算是个蛮“随便”的人。自己不做,,就是做得来,也未必是强项,自然就不要多说,聪明。

  “吃冷拌面?”

  “好!”这个时候自然是啥都好,当然,冷拌面也确实是好。

  “看你买的花生酱,吃冷拌面蛮好的。”

  “花生酱不错吧,买来就派上用场了,赞货!”

  “斩侬个冲头,还开心得起来。”

  “……”

  居家的冷拌面,以素三丝为多:青椒、茭白、绿豆芽或黄瓜,当然有添些荤腥更好。既然两票一致通过,明天早上吃冷拌面。当然还得有所准备些:本来要炒的鸡毛菜,拎出一点水里焯一焯,搁一边;原本的油焖茭白,当即改为茭白和青椒丝相伴,加上一些百叶丝;绿豆芽有些日子没有进家门了,不是不喜欢,是看到心里有些“嘚嘚动”,那就换黄瓜吧……

  面条是超市里买的,现成。荞麦面属于粗粮,感觉比鸡蛋面条之类要筋道些,有嚼劲,做冷拌面当然是不二选择。早上,老伴先用钢种镬子烧开水,放面条,捞出来后换水,在风口中吹一吹,略微凉下来,再加水烧一会拌料。同时,黄瓜当场切丝,时间一长会“蔫”,有脆性才爽口,还带有些许清香;鸡毛菜是昨天准备的,细长碧绿,有些软塌塌;茭白和青椒丝,外加百叶丝,柔柔滑滑也算爽口。家常冷拌面的浇头是随机的,是朴素的,是点缀“花头”的,归结为实惠、可口、卫生和喜好。

  滴上几滴麻油,加上一勺由冷开水调匀的花生酱,滑爽提香,浇上些许镇江香醋,开胃口、助消化。说是千里不贩醋,此处不选熏香味的陈醋,不挑浓郁的米醋,拣个略带些甜味的香醋,也算是入乡随俗的江浙特色了。店堂里的荤腥料该上一块浓油赤酱的红烧大排,而我家的是一块酒香浓郁的糟卤鸡翅……

  吃冷拌面,还要配一点汤汤水水。店堂里会有一碗蛋皮虾米、鸡鸭血汤之类的热汤,或者赤豆刨冰之类的冷货,而我家则经常是一杯冷牛奶。

  冷拌面,就是菜泡饭的面条版,烂糊面的精致版,奥灶面的清凉版。各家人家都有自己的独门秘籍,从不被人“模仿”,也从不被人“超越”,只对自家人“讨巧”,对自家的口胃负责。

  入味、入胃,又一顿别致、精致的早餐。新的一天,吃饭喽!

  总有这么几天,花上几个钱,拌上几句嘴,吃上几碗面……

  过着过着就老了。(陆仲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