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我还欠父亲一个鸡蛋饼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十多年了,但我对父亲的思念并未因时间而冲淡,与父亲分手仿佛就发生在前几天。

2009年12月20日,我回家看父亲。饭后,他跟我说,街边小摊的鸡蛋饼很好吃,但要两块钱一个,有点舍不得。当时我就答应他,下次回家给他买。想不到这一别,就成了我们父子的永别。25日早晨,哥哥打来电话,说父亲凌晨走了!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还没有给他买鸡蛋饼呢!这是我对父亲留下的最大遗憾!

父亲虽然没文化,但却很重视教育,再苦再累也要让我们姐弟五个读上书。他不认为棍棒底下出孝子是最好的教育方法,认为大人讲的话要听进去,记在心里,落实到行动即可。

从我记事起,父亲从没有大声地呵斥过我们,更没有动手打过我们。我们姐弟几个也都比较懂事,能自觉地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父亲要求我们在学校里听老师的话,努力学习,不要辜负他对我们的期望。

1977年,我考上了师范,全家人都为我高兴,特别是父亲,几乎高兴得合不拢嘴。他和母亲商量,做了一桌子菜,,破天荒地请了几个亲朋好友来我们家吃饭,分享快乐。2006年年底回家,我告诉父亲自己评上了教授。父亲的高兴之情溢于言表,晚饭时他要为祝贺我评上教授干杯。原本每餐喝半斤黄酒的他,喝了一斤。我劝他少喝一点,他说:今天高兴,多喝点没关系。

清明将至,我想借快报“云追思”,与父亲来一次云聚会,开怀畅饮,谈古论今:清明云追思,父子论古今。不做亏心事,美德留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