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一看二慢三进场,长城汽车新能源战略步履迟缓为哪般?

4月24日,2019年长城汽车年报出炉,新能源车销量同比增长225.44%。但销量增长很是亮眼的背后,与基数低也有关系。

新能源汽车发展进程中,长城汽车的步伐略显得“慢半拍”。且从销量看,并未出现爆款车型,欧拉R2车型发布近两年也未上市。业内人士分析,长城汽车在新能源汽车战略发展上较为谨慎,待市场培育到一定程度后,选择进入或可以减少“入坑”。

但值得注意的是,长城汽车在2019年并未停止新能源汽车领域的进度,包括动力电池、新能源变速器项目等。对此,汽车分析师任万付表示,大多数头部车企都希望将核心零部件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降低成本。长城汽车或是在布局产业未来。但同时,汽车分析师曹鹤认为,能不能在新能源车领域下好这盘棋,还是要看关键技术。

 

新能源车销量增幅2倍折射基数低、“入场”晚

长城汽车年报显示,2019年其新能源车销量近3.8万辆,累计同比增长225.44%。根据长城汽车此前公布的数据,2019年欧拉R1累计销量约2.8万辆,欧拉IQ累计销量约1万辆。

增长幅度看似喜人,但这与销量基数较低不无关系。2018年8月,长城汽车集团才发布新能源汽车独立品牌欧拉,并于当月推出欧拉IQ,补贴后售价为8.98万元起。

长城汽车公布的产销快报显示,上市后第一个月(2018年9月)欧拉IQ销量为707 辆;2019年1月,欧拉IQ销量为2036辆。2018年12月,欧拉第二款车型欧拉R1也正式上市,上市后第一个月(2019年1月)销量达1749辆,2019年3月销量达4002辆,而在当月,欧拉IQ销量也增至3029辆。

新车型热度过后开始低迷,2020年3月,欧拉IQ销量仅有9辆;欧拉R1销量为1138辆,成为长城汽车新能源车型唯一一个月超千辆的品牌

欧拉这两款新能源车并不是最惨的。早在2018 年4月,长城汽车曾推出首款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 WEY P8,但此款车型已于2019年“夭折”。P8“出生”后鲜有辉煌,2019年6月该车销量仅47辆,2019年7月该车产销为0,折射出WEY品牌高端新能源试水的不成功。2019年11月的广州车展上,长城WEY上市VV7 PHEV,截至目前在长城汽车的月度产销快报中,并未单独写明其销量数据。

在自主品牌的阵营里,长城发力新能源的时间略显迟缓。2009年我国就已提出实施新能源汽车战略,如今十年有余。长城汽车下决心发力新能源车的节点,正是市场增幅高峰后的下行阶段。据乘联会数据,2017年全年销售新能源乘用车56万辆,同比增7成;2018年新能源乘用车批发100.8万辆,同比增88.5%;2019年新能源乘用车增长幅度开始乏力,去年批发量为106万辆,同比增速5.1%。对于为何较晚进入这一领域,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长城汽车或是希望待产业链配套相对完善,线路相对清晰再进入,但无奈双积分之下使其面临油耗压力。


专家分析长城汽车推低端车型或以量满足积分需求

长城汽车在新能源细分领域的车型也显得单薄。对比长城汽车在SUV方面的“用心”,显得有些“漫不经心”。比如,哈弗品牌不断迭代与推陈出新,让其连续多年成为长城汽车的销量顶梁柱。长城汽车2014年至2016年销量报告显示,不到2年内哈弗相继推出H2、H1、H9、H8、H7等车型,将哈弗SUV销量带上高峰,2016年12月创下单月销量13.7万辆的纪录。

其实,长城汽车深知新能源存在的问题,在2018年年报和2019年年报中都提到,新能源补贴退坡,集团新能源产品竞争力不足,油耗积分及运营成本面临巨大压力,并提出要打造多款新能源产品。但在2019年,长城汽车在新能源方面的成果看似并不是很显著。其中,品牌,2018年4月与欧拉R1同时发布的欧拉R2,目前也未有官方发布的上市消息。

“相比其他头部自主品牌,长城汽车推出新能源汽车确实是稍晚。不过,长城汽车新能源起步速度可以,目前市场上也都能看到欧拉的部分车型。”汽车分析师任万付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城汽车需要在新能源车领域有更多的技术和经验积累,这也是之前车型不够丰富的原因。另外,技术研发等需要大额资金的投入,虽然今年长城汽车整体销量保持了正增长,但打折优惠促销也摊薄了净利润。

更为重要的是,以燃油车为销售主力的长城汽车,面临着双积分的压力。据2019年长城汽车年报,长城汽车2019年全球销量为105.8万辆,除去近3.8万辆的新能源车,长城汽车一年燃油车销量超100万,而根据双积分政策,如果车企积分不达标又未抵偿负积分,将面临被暂停申报汽车目录、停止部分传统汽车车型生产或进口的处罚。在2018年和2019年的年报中,长城汽车在可能面临的风险方面都明确提出,“油耗积分以及运营成本面临巨大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