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揭秘海康威視螢石dl11s到底好不好效果如何

5月7日消息,据悉,沃尔玛中国今日宣布,将任命朱晓静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5月8日起生效。现任沃尔玛中国总裁及首席执行官陈文渊将于6月15日正式卸任。

沃尔玛中国换帅:朱晓静将出任总裁及首席执行官_人物_电商报

资料显示,加盟沃尔玛前,朱晓静曾担任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大中华区总裁,负责公司在中国大陆、香港特别行政区及台湾地区的消费品牌、餐饮服务、战略客户及牧场业务。另外,朱晓静此前还曾在霍尼韦尔、麦肯锡等多家跨国公司就职,并担任领导职位。

即将离任的陈文渊于2017年加入沃尔玛,主要负责领导沃尔玛大卖场和山姆会员商店两大业态在中国的业务拓展。据介绍,他因个人家庭原因离开沃尔玛,未来将返回新加坡与家人团聚。

今年年初,沃尔玛方面曾对外透露,目前沃尔玛在中国170多个城市共开设400多家门店,预计到2022年,沃尔玛全国400多家门店中会有一半完成全新升级,计划未来5~7年在中国市场新增500家门店和云仓,包括沃尔玛大卖场、社区店和山姆会员店多种业态。


一切皆因涨价,又远不止涨价。面对被“罢用”,丰巢选择针尖对麦芒,连发声明。此刻,也正是丰巢收购速递易后的第5天,手握全国快递柜的近乎“垄断”资源,即将主导末端配送游戏规则的气势呼之欲出。

5月10日当日,又有社区暂停2台丰巢智能柜的使用。在这场看似一意孤行的新策中,长期价格战的快递业里,丰巢能否真正开启智能柜的收费时代?

“高额进场费”之辩

实施涨价后,丰巢与社区的争执在不断发酵。消费端立场的阵营里,再有小区站了出来。矛盾的焦点,对准了快递柜进社区的“高额进场费”。

丰巢于5月9日发布的《东新园业委会事件声明》提出,进场时与社区签署的协议不包含对丰巢营业模式和价格的约束。“用户能自由选择是否成为会员,而业委会执意停机已经造成违约,将依据合约追索相关经济和商誉损失。”

丰巢还点出了“高额入场费”的背景。“在与东新园业委会、物业公司签订第三方协议时,约定每年支付高额入场费。无法在支付高昂场地费同时为用户提供免费服务。”

丰巢的正面“刚”,被认为是对快递柜收费的势在必行。

紧接着5月10日,东新园回应称,丰巢声明中提到的“高额进场费”,实际并不是进场费,而是物业管理费用,包括场地管理费、电费、安全巡查费等。东新园相关负责人认为,当时和丰巢签订的是服务合同,不属于纯经营性质,是服务于业主生活的半公益项目,与小区内纯粹的商业运营柜收费相比,并不是“高额”。

公开信息显示,东新园小区一共有17处丰巢快递柜。致广物业东新园项目负责人曾明洁曾向媒体介绍称,每一处柜体每年缴纳管理费五六千元,差不多一年10万元左右。

在此之前,部分业内人士曾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快递柜进小区首先就是租金的谈判,行业中缴纳的物业租金大概在5000元至8000元/年/组(约100格口)。

“如果物业希望以引进快递柜进行商业盈利的话,我们很难达成合作,因为经营该业务的利润十分微薄。要不然就协商租金,或者再寻找其他的合作方式。”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说道。

不过,5月10日,来自上海的中环花苑小区在一封公开信中提及,每台丰巢快递柜平均每天的场地租金含电费只有十几元。该小区认为,若公司目前尚不能盈利,无非是在不断扩张柜体的硬件投入。“随着寡头垄断的形成,再伴随中国快递年业务量规模连续五年排名世界第一的大背景,仅仅依靠快递员付费模式和广告收入模式,未来丰巢的盈利能力也是卓越的。”

然而,占据市场69%以上份额的丰巢,目前还在想办法自救。在声明中,丰巢指出快递柜的周转率已经关乎企业生存,还在5月9日晚间发布的《致亲爱的用户一封信》中,再次解释设立12小时保管期限的原因,意在用户能“当日取件”。

已现连锁反应

小区与丰巢僵持不下,引发整个行业的一些列连锁反应。

公开信息显示,一位派送东新园小区的中通快递员不得不延长了4个小时派单,来完成日均400多单的工作量,而小区附近的代收点开始出现爆仓。

这场拉锯造成的不便也在消费端随之放大。在各类社交平台,关于快递柜如何收费才合理引发了激烈讨论。

一位消费者表示,毕竟丰巢也是一种服务模式,并不是免费的公共基础设施。如果丰巢运营不下去,人们的生活便利性也会有影响。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则认为,丰巢不可能一直亏损,在通过市场的整合和运作形成一定的规模效应后,他就能谈一些条件,比如用户与平台协议保管时间,不过前提条件是这些用户愿意投柜而不是送货上门。

对于持反对意见的消费者,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其观点发现,快递员不告知就投柜的情况让收费变得难以接受,被认为有强制之嫌。此外,部分消费者认为,和丰巢的12小时内免费保存时间相比,24小时更能让人接受。

对于“空降”收费带来的颇多怨言,丰巢自己公开了这样的数据,“12小时内取件比例提升了5个百分点,意味着每天早上可空出近百万个格口”。

到如今,全国多地邮政管理局开始发声,并介入智能柜管理建设。在上海,智能末端配送设施和智慧物流基础设施将作为智能化终端基础设施,被纳入上海市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而南京市则出台优化智能快件箱发展政策,将规范社区物业收取入驻费标准,为企业在用电和场地使用等方面提供保障。

对于快递员投柜情况,福建省消委会发表声明称,快递需征得收件人同意再存入快递柜实施保管,否则产生费用应由快递公司自行承担。山东省邮政管理局则表示,未经收件人允许存放快递柜,属于投放不规范行为,可以投诉。

争议的“免费”时代

在快递领域,没有企业不想终结长久以来的“价格战”时代。但在消费者看来,免费也理所当然。

包邮、免费,消费者对快递服务早就养成了既有习惯。然而,就快递柜而言,虽然收费并非新事件,但每每都阻力重重却是真的。

“需要运用价格的杠杆让消费者选择上门服务,还是投放快递柜,”物流专业人士徐勇认为,如果人们都选择上门服务,配送效率的降低将会导致快递公司的亏损,愿意入职快递员的人也会变少。行业一直在打价格战是没有出路的,我们应该要提高行业服务的层级。

“提升品质,那么就需要有人买单。”

“事实上收费已是智能快件柜企业通行做法,智能快件柜是独立于快递的服务产品,要维持可持续发展需要标准化收费。这次引发公众讨论的是会员制,其实只是针对部分有个性化需求的服务,比如消费者经常出差,或休假等情况,可能需要市场的接受过程。”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分析道。

此次风波也将为丰巢切割出更加清晰的消费市场。一位来自双壹咨询的业内人士认为,丰巢收费机制调整具有遴选真实需求用户的功能,引起部分用户的反弹也很正常。例如以前的非真实需求用户,为了避免丰巢收费,会拒绝业务员将快递投递于丰巢柜。

杨达卿则建议,快件柜企业需要积极延展服务,在提升消费粘性基础上,把物理的快件柜和线上的平台作为消费流量入口及社区媒体界面使用,开展精准营销等多元化服务。需要加大普及并提高使用率,形成社区刚需服务产品,并强化专业化、个性化服务。

从一方面考虑,如果在相关政策的约束与监督下,快递员能遵守投递规则,而丰巢从此次舆论中汲取更多消费者的反馈意见,并合理调整政策,智能柜将迎来收费时代。多位专家均给出了这一结论。

要么骑虎难下要么一家独大

既然大家都想终结“价格战”时代,为何一直难以推行?

期间,一个重要动作不应被忽视:丰巢收购中邮速递易。这将意味着顺丰将手持全国七成的快递柜资源。此前一旦实施收费制将受制于竞争对手的情形,将不会再有。此时,已是开启“收费时代”的时机。

被社区“罢用”后的坚持态度,或许正是印证。无论是面对物业,还是应对舆论,丰巢并未露出4年前速递易在收费后的慌乱神色,而是坚定表示将把会员制持续下去。

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认为,丰巢的执拗背后是亏损的巨大压力,如果不改变这种状况,将面临倒闭的风险。

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丰巢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为约-2.45亿元,去年同期为-7.81亿元。中邮智递同期的同一指标为-1.59亿,去年同期为约-5.17亿。

曾在4年前巨亏13亿元的速递易是不是“烫手山芋”,一直有争议。它既是掌握全国物流末端配送网点的重要资源,也是难逃巨亏的业绩黑洞。

杨达卿则表示,收购了速递易的丰巢在“收费”这个环节无疑将更有底气,对于其他品牌而言,可能一收费用户就流失了。

“物业对快递柜企业的收割或驱逐只会造成市场的分裂,因为还有很多年轻人是需要快递柜服务的”他也认为,无论是速递易还是丰巢,智能柜市场还不成熟,普及率和使用率低,而投入又巨大。而公众不太理解快递柜这类第三方服务产品,认为投柜与上门一样,都是应该是免费的。因此需要有政策引导,将其作为便民工程,既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也能让企业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