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看天下_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碧桂园杨惠妍调任联席主席 地产二代上位之路开启

  导读:房地产行业有诸多家族企业,除了碧桂园杨氏家族,知名的还包括万达王健林家族、恒大许家印家族、龙湖吴亚军家族、龙光纪海鹏家族、京基陈华家族等,这些家族企业都面临现代企业治理和接班人、继承人的问题。

  在父亲的羽翼下安然地度过了十年之久,杨惠妍终于要彻底地面对这个世界。

  12月7日,毫无征兆地,碧桂园公告杨惠妍已由公司副主席变成了联席主席,与父亲平起平坐。公告用了“调任”而非“升任”,耐人寻味。

  接班,这是所有企二代、富二代的宿命,杨惠妍也不例外。

  作为2007年就闻名全国的“女首富”、地产二代,杨惠妍可谓低调到了骨子里。网络中流传的她的照片,十有八九都是错的。

  身为“农民”杨国强的二女儿,在父亲依然年富力强、事必躬亲的时候,她的低调和务实,无疑赢得了父亲更多的赏识。

  2018年是个转折。这一年,碧桂园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工程和品牌危机,杨国强也在反思,下半年碧桂园将控速和求质提到了第一位;而这位强人,想必认识到自己的价值,不是在一件件微小的业务,而更多是战略、远见。

  所以,杨国强把地产业务交给莫斌,把新业务和集团常务交给女儿,自己抽身出来去做更高屋建瓴的事情去了。

  杨惠妍,被正式推到了台前。

  低调处世

  同样有一个强势的父亲,同为地产二代,同为80后,37岁的杨惠妍与王思聪很是不同,她是“听爸爸的话”而且极其低调的那种孩子。

  接近杨氏家族的人士说,杨国强对子女的管教非常严格,对二女儿杨惠妍和小女儿杨子莹的培养尤为用心,尤其对杨惠妍特别严格。

  高中二年级,杨惠妍前往英国求学,之后,她考入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攻读市场及物流专业。读大学期间,她要自己打工补贴生活费。

  十三四岁的时候,杨惠妍就经常随父亲出席董事会。当时的她显得“很沉稳,基本上不做声,只是在旁边观察父亲如何处理事务”。

  长大了,嫁人了,成了副主席, 杨惠妍看起来也是一个有着“淡淡的亲切感、稳重感”的“邻家女孩”。

  2005年,杨惠妍加入碧桂园集团,从采购部经理做起,2006年12月获委任为执行董事,2007年便“名满天下”,得益于父亲在上市过程中将家族70%股份转移到她的名下,一跃而成中国女首富。

  但直到5年后,2012年3月,杨惠妍才获委任为副主席,协助父亲进行更为宏观层面的工作。

  或许是父亲刻意要保护她,这期间杨惠妍的面目极其模糊,外界仅能偶尔从杨氏家族的捐资助学、公益慈善活动中,看到她的影子。

  这五年,碧桂园也一直处于风浪之中,上市后作为公众公司与家族企业治理结构的调整、房地产市场的波动,困扰着这家偏居顺德一隅的地产公司。

  2007年4月,碧桂园登陆香港联交所,当年股价最高升至14港元左右;而进入2008年,金融危机下的熊市来临,碧桂园的股价最低曾跌至1港元左右。

  更惨的是,当年,碧桂园与美林国际一份以现金结算的公司股份掉期协议,导致公司巨亏12.415亿人民币;这让杨国强一度对资本市场和金融圈相当排斥。

  风浪中的大船,稚嫩的女儿显然还不能掌控,父亲唯有全力以赴,度过难关。

  展露锋芒

  杨惠妍的能力,在过去5年间逐渐凸显。在碧桂园董事会中,杨国强、杨惠妍、总裁莫斌、CFO(原吴建斌、现伍碧君)形成了一个日常管理的核心决策层。

  她的能力逐渐得到了检验和认可。一个事例是,有一年杨国强赴美治病,公司内部财务和管制出现一些问题,都被杨惠妍不动声色地解决了。

  她和她的夫婿陈翀,更推动了碧桂园的多元化转型,以及新业务的资本化。“能让父亲接受曾经受伤的资本和金融,她做了不少工作。”知情人士说。

  接触杨惠妍的人士说,作为一个80后,杨惠妍天然地对各种新事物、新技术有着浓厚的兴趣。从2006年开始,她便负责公司发展战略的制定和执行。

  众所周知,碧桂园的地产业务从一开始,就与教育绑定在一起。几年前,教育板块风生水起,杨惠妍早就萌生了分拆教育的想法。

  2017年5月18日,作为杨氏家族产业,原碧桂园教育集团改名博实乐教育集团赴美成功上市,杨惠妍是该公司董事长。

  在房地产业分拆物业管理浪潮下,碧桂园的动作也很迅疾。2018年6月22日,原碧桂园物业公司改名碧桂园服务在香港上市,杨惠妍任该公司执行董事及主席,在推动公司成功上市的过程中功不可没。

  杨惠妍的丈夫陈翀,也在碧桂园的资本化运作、新业务探索中出力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