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看天下_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白居易这么个大诗人,一生竟然也在为买房子而奋斗

原创 白居易这么个大诗人,一生竟然也在为买房子而奋斗

2019-05-28 23:40 来源:少读红楼

原标题:白居易这么个大诗人,一生竟然也在为买房子而奋斗

“谁家起甲第,朱门大道边?丰屋中栉比,高墙外回环。累累六七堂,栋宇相连延。一堂费百万,郁郁起青烟…”这是初入职场不久的白居易在长安城主干道上看到的豪宅,集荣耀与奢华于一体,因为得不到,地位太悬殊,羡慕嫉妒之余像个愤青般不平。

自古及今,一线城市的房价都是普通人不可企及的。作为一个高学历的文化精英,白居易在买房这件事上,攒过多少积蓄?加过哪些杠杆,又入过那些坑呢?

一、 初入职场:租房时代

俸钱万六千,月给亦有馀。三十出头的白居易作为一个外来人才引进者,刚刚步入职场,校书郎的工作稳定,薪水也是很高的。

三旬两入省,因得养顽疏。一个月才去单位打两次卡,工作不忙,压力也不大,比起今天的996,简直不能太美好。

既无衣食牵,亦少人事拘。这段时间,白居易还是单身贵族一枚,租住在距离单位不远的宿舍里(常乐里也称常乐坊),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独有懒慢者,日高头未梳。作为一个大龄单身青年,白居易身边暂时没有长辈逼婚,工作忙完,与知己好友一起写诗,游乐,这是一段悠哉游哉慵懒自在的美好时光。

兰台七八人,出处与之俱。与此同时还发现有不少同事都和自己一样,租住在这里,其中就有住在隔壁靖安里的知己元稹。

窗前有竹玩,门处有酒酤。窗前有竹,门前有酒,虽是租住房,但交通方便,环境优雅,生活便利,在那个没有地铁的年代,常乐里这个出租屋几乎满足了白居易半小时生活圈的所有需求。

帝都名利场,鸡鸣无安居。虽然有了稳定的工作和不错的薪水,但与帝都长安的高房价相比却是杯水车薪,当时没有按揭一说,虽说进入体制内,前途不可限量,但离买一所自己的宅院还是遥遥无期。

而租来的房子收拾的再安逸也不能带来归属感和安全感,不时地还会体验因工作调动带来租房退房再找房的困扰。在买不起京圈的就看郊区的,买不起二环里的就看五环以外的,先攒钱吧。

几年之后,在反复看问二手房信息后,白居易揣着有限的积蓄返乡到四线城市,在长安附近渭北下邽县第一次安家置业。

与其说是给自己买房,倒不如说是给前来投奔自己的母亲买的养老房。后来娶妻成家,大部分时间还是在长安城里不同地方(昭国里、永崇里)过着租房生活,节假日时往返探亲。

那时没有汽车,其他交通工具也不方便,“萧条度归路,暮雨湿村桥”遇上天气不好,也只能在马背上忍了。

二、 宦海沉浮:单位房时代

在长安租房之外,随工作调动白居易很长时间都住在官廨,也就是单位给提供的房子。

比如也曾经抱着“济时肯杀身”的热情忧心朝政,义愤填膺上书言事抒怀,没想到因此被贬到江州做司马的一段生活。

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琵琶行》节选

这几句记录,好像白居易在这里过得很苦,不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都很不适应这里的环境。

但真实的江州生活或者说他的日常居所是什么样的呢?

江州,江西九江,它不像岭南那样湿热,也不比黔蜀偏僻,而有“匡庐奇秀甲天下”之美誉,中华十大名山之一的庐山就坐落于此,司马这个职位有职无权,可谓领着工资却没什么具体工作要忙,白居易就在庐山上建了一座山景房――庐山草堂。

庐宫山下州,湓浦沙边宅。 宅北倚高冈,迢迢数千尺。 上有青青竹,竹间多白石。 茅亭居上头,豁达门四辟。 前楹卷帘箔,北牖施床席。 江风万里来,吹我凉淅淅。——《北亭》节选

这是当时观景房中的顶配了,坐落于庐山山下,可谓名山福祉;北倚高冈,上有竹石,满足文人的诗画吟咏喜好;江风淅淅,夏日避暑首选。

日高公府归,巾笏随手掷。巾,缠束或包裹覆盖用的织物,笏是古时官员礼制群臣朝见时臣子拿的用以指画或记事的板子,相当于今天的工作牌。

上班打完卡没什么事,白居易早退回了家。将上班穿的正装装束,工作牌顺手扯下来随手扔在一边。

脱衣恣搔首,坐卧任所适。将外衣脱掉,恣意挠头抠脚,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到家里就怎么舒服怎么来,天高皇帝远,就是这么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