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看天下_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出版社“合伙”海明威搞文创,莎士比亚汤显祖也加入了

  出版社“合伙”海明威搞文创,莎士比亚汤显祖也加入了

  8月将满30岁的邝芮,今年刚刚到人民文学出版社工作(以下简称“人文社”),就被任命为文创部负责人。这个部门算上他,一共两个正式员工,还有两个实习生。文创部位于人文社二楼,在这座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4层小楼里,他的办公室可能是最潮的,比如,门口挂着歌川国芳画的《水浒传》浮世绘门帘——这是自产自销的文创产品之一。

  最近,文创部和海明威“合伙”,搞了个大项目。

  喝最烈的酒,钓最大的鱼,娶最美的姑娘,参加两次世界大战,获诺贝尔奖,被摧毁却不会被打败的男人,这是海明威。船型帆布包、渔夫帽、T恤、复古不锈钢杯、鲨鱼鳍书签、马林鱼尾造型胸针,加上一本《老人与海》,这是海明威诞辰120周年纪念礼盒。

 

  这套文创礼盒的设计师陶雷,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师从书籍设计大师吕敬人,在人文社从事书籍设计工作。做文创,他属于外援,“邝芮说会给我很大的发挥空间,不用太在意成本,我就心动了。”

  在开工前,陶雷看了《老人与海》,还找了海明威的其他作品来读,“文创,‘文’在前‘创’在后,必须要根基于文化,不能凭空而来。”书没有白看,陶雷更清晰地知道,海明威不仅是一个伟大的文学家,还是一个形象很硬朗的男性,所以在设计时,他用更简洁的元素和深沉的普蓝色来表现,金属制品则采用不锈钢拉丝或者磨砂的工艺,没有用光滑的表面,避免过于精巧而丧失粗犷和质感。

  海明威的读者是全年龄段的,文创的消费人群相对年轻。“一开始也想过把一些英文语句直接放上去,但最终选择了比较有代表性的元素。一定要避免把读者当傻子的设计,一定要让买了这套产品的消费者愿意用。”邝芮说。

  尝试很成功。7月17日,海明威礼盒开启线上众筹,目前已筹得近70万元,订购人数近2000人。

  从2018年4月开始,人文社陆续推出一些文创产品。人文社社长助理兼策划部主任宋强坦言,做文创的最初目的是为了促销——也就是卖书,所以配合书的销售设计过一些背包、笔、本子、书签……今年4月22日,人文社正式成立文创部,推出文创品牌“人文之宝”,开通电商渠道,并确立了新目标——文创是要以营利方式来做的。

  “人文之宝”的名字乍听似乎和“妇女之友”是同款的,对此,邝芮解释:“有两层意思:一是把人文社的宝贝都拿出来亮一亮,都是人文领域的瑰宝;二是流行元素,现在大家不都自称‘宝宝’嘛。老人和年轻人看了会有不同理解,想让不同年龄段的人都接受。”

  在天猫商城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官方旗舰店,一级目录只有三个——“镇社之宝”“获奖作品”“文创文具”,文创尽管年轻,地位颇高。目前在售18款产品,除了本子、笔一类的常规物件,还有些脑洞大开的惊喜:纯银耳钉,创意出自东野圭吾作品《天使之耳》;歌川国芳画的《水浒传》浮世绘,做成了日式门帘;“花间”纸手表,图案来自泰戈尔的《飞鸟集》……

  目前,人文社已经策划了“四大名著”“外国名著”“趣逗产品”等系列文创,开发的单品有莎士比亚帆布袋、红楼桌垫、水浒门帘、吴尔夫咖啡杯、屈原端午香囊、巴黎圣母院书立、网格本笔记本……其中,吴尔夫水杯和屈原端午香囊限量销售,在几天内被一抢而空。

  600年的故宫博物院做文创,从文物入手,尚有实物可参考。68岁的人文社是第一家成立专门部门、做与图书内容相关文创的出版社。图书IP的原始内容都是文字,从文字到产品,首先需要的是可视化,这其中,有空间,也有挑战。

  在邝芮看来,图书是很多内容IP的起点,具有天然的版权优势,但作为传统行业,一些行业传统也在影响文创发展,“发展文创很重要的一点,是对传统工作思路的取舍,从市场出发,从需求出发,从审美出发去考量,并且需要新的渠道和产品逻辑。”

  一件发源于图书的文创是如何诞生的呢?

  邝芮介绍,一方面,如果有已成型的形象,会拿来用,但更多的文字内容仍需要展开想象,用较好的审美风格呈现出来,毕竟,如果缺少视觉加成,就会失去一部分“路人粉”和“颜值党”;另一方面,强调基于内容的文化性,“一些文创产品可能好玩有趣,但言之无物,也并非我们开发的方向。”

  简而言之,首先,梳理出版社的著名IP,接着,思考哪些产品相对容易实现,然后,把IP和产品结合起来,最后,加入创意灵感和人文底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