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少年的你》票房过15亿、经营亏损缩窄21%,阿里影业正待“起飞时”?

  “阿里上市都吹不动阿里影业的股价吗?”

  今天(11月28日)是阿里登陆港股的第三天,涨势依旧喜人,截至今日收盘,报价204港元/股,上涨5.59%,市值达到4.4万亿。于是股民都在分外期待,这股东风或许能够带动阿里系的另一只股票,阿里影业,但率先迎来的是阿里影业的中期业绩公告。

  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止6个月,阿里影业收入15.01亿,去年同期为15.32亿,同比下滑2.02%;毛利润达到8.98亿;经营亏损3.36亿,与2018年同期亏损4.23亿相比,收窄21%;而经调整息税摊销前亏损2.76亿,同比收窄44%。

  公告宣布后,阿里影业股价今日开盘下跌2%左右,截至收盘,阿里影业报价1.3港元/股,下跌0.76%。同时舆论市场进行总结,阿里影业成立5年后,依然处在亏损阶段。“阿里影业何时扭亏为盈?”追问像雪花一样扑面而来。

  按照这种态势,阿里影业似乎应该经历一波媒体解读,然后收割一批市场焦虑。但现实里,市场又意外对阿里影业释放出了更多的耐心。

  原因不难理解。一方面,从电影市场来看,在今年产业“寒流严相逼”的情况下,贡献出奥斯卡最佳影片《绿皮书》、参与国庆档“献礼三巨头”,押中了下半年黑马《少年的你》。成绩单不能说不优异。

  另一方面,业绩公告本身看,阿里影业作为一家互联网电影公司,三大业务互联网宣发、内容制作、综合开发日益凸显其“优质内容+新基础设施”的双轮驱动核心战略。2019财年阿里影业互联网宣发业务首次实现了全年盈利,净利润依旧亏损中,但是公司发展趋势向好。

  到了现在,阿里影业虽然依旧未能摆脱亏损的阴霾,但是业界也意识到这家公司随时会张开翅膀起飞。

  从“交学费”到“发力期”,

  阿里影业被滞后的爆发期

  “淘票票不‘烧钱’了,阿里影业什么时候爆发?”

  这个问题从2018年开始就不断有人提出,但是阿里影业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这或许是因为2014年成立至今的5年里,阿里影业真正的发力期来得比较晚。

  从2014年至今,阿里影业的“掌舵者”经过两次换帅,从张强、俞永福到樊路远,背后是阿里影业对自我发展路径的摸索。2014年至2016年,是阿里影业在电影产业交学费的时期。

  互联网公司进入文娱领域,首先采取的并购思维,整合产业链上下游,搭建完整渠道,同时投入资金成本进行内容IP收割。

  这段时间内,阿里影业收购粤科、娱乐宝,将淘票票纳入体系,同时认购博纳影业、大地影院等资产,设立投资基金,拿下《还珠格格》《狼图腾》《鬼吹灯》等IP改编权与发行权。一年时间内阿里影业资本消耗达到70亿左右。

  而这三年里成效如何呢?电影市场上阿里影业靠《碟中谍5》《星际迷航3》《忍者神龟2》等进口片获得声量,主投项目《摆渡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滑铁卢。阿里影业被诟病为“一家没有主投项目的电影公司”。

  财报上,除了2015 年由于8.38亿的净财务收益与粤科等,实现了盈利。2014年与2016年阿里影业分别净亏损4.15亿和9.59亿。

  2017年,俞永福对外表示阿里影业不想做传统电影公司,而是定位为基础设施公司,“电影产业的水电煤”,更是让外界解读为阿里影业在“去内容化”。

  事情在2017年10月樊路远掌舵阿里影业后出现变化,阿里影业宣布重拾内容,“除了做水煤电基础设施以外,还要加大对优质内容的投入,无上限投入,培养优秀编剧和制片人。”B端服务与C端内容同步发力。

  2017年全年净利润亏损9.5亿,但内容制作和综合开发业务实现扭亏为盈。

  这是一个过渡时期,阿里影业在交完学费之后确定了自己的发展道路。而方向一旦清晰了,阿里影业就开始了真正的发力期。2018年淘票票终于实现扭亏为盈之后,业界在观望阿里影业的飞跃。

  但这场发力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外部环境的影响,电影产业冷淡的大背景下,阿里影业的爆发后续被滞后。

  2019年3月至9月,阿里影业互联网宣发收入为11.80亿,同比增长0.67%,占总营收的78.61%。这部分收入包括淘票票平台、凤凰云智、灯塔等电影宣传发行、电影内容投资业务,是阿里影业的核心驱动力之一。

  今年3月,淘票票与优酷通过会员体系打通之后,双端电影场景的会员超过40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