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春节的内涵和意义变了吗?年味儿,其实一直都在

  年味儿是啥?1000个人会有1000种说法。老人会说,贴春联、年夜饭;中年人会说,大扫除、买年货;小孩会说,压岁钱、没作业……

  年味儿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它是每个人心中的一种感觉。因为过年,对中国人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过年,意味着辞旧迎新,新的一年要重新出发;意味着家人团圆,在外的游子无论怎样,总要回家;意味着成长一岁,要变得更加成熟,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但也有人说,现在的年味儿越来越淡了。城市林立的高楼间,找不到小时候那种大家见面相互拜年的场景;日益丰富的物质生活让大家对过年的期望值逐渐减少。

  那年味儿真的变淡了吗?其实不然,只不过随着时代发展,年味儿有了新的内涵。

  年味儿是一种期待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炸豆腐,二十六炖羊肉,二十七杀只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中国人的认知里,农历过了腊月,就要开始准备过年。过了小年,那就是开始过年。

  “这句谚语小时候经常听到,家人们也是从进入腊月开始忙。”在北京某事业单位工作的“90后”小杨回忆着小时候过年的情景,“那会儿最高兴的事就是跟着爸妈去买东西,新衣服、糖果、干果等等,看到什么我都想要。”除夕当天,小杨还和父母一起挂灯笼,贴对联,把在腊月里买的糖果干果摆放好,“贴对联的时候碰到邻居,还要相互拜个年。每个人都喜气洋洋,从小区到各家,张灯结彩,浓浓的年味儿扑面而来。”小杨说。

  工作之后,小杨只有到除夕时才能回到家,就很少参与这些过年的准备活动了。而且随着生活水平提高,小杨小时候最喜爱的糖果、干果,也变得稀松平常。

  小杨的妈妈高阿姨是“60后”,对年味儿有着更深刻的体会。“小时候,那是真的盼过年,因为无论家里条件怎么样,过年总是能够得到一件新衣服,好好吃一顿肉,从进入腊月起,就一直盼着年夜饭。”

  高阿姨觉得,对小杨来说,平时吃肉或者吃糖都不是很难的事情。但在她小时候,肉和糖就是“奢侈品”,只有过年才能大快朵颐,“那才叫过年!”

  过年,其实是很有仪式感的一件事情。“80后”的靳戈为记者细数着在他记忆中过年期间的活动,比如除夕跟着爷爷去洗澡,初一去奶奶家,初一下午跟朋友逛公园,初二去姥姥家,初三初四串亲戚,初五在家迎亲戚,初六参加父母的朋友聚会,初七短暂休整。“每一天都有约定俗成的活动,虽然忙碌,但是年味儿就在其中。”靳戈说。

  对父母的聚会,靳戈印象最深,“当时过年就是想参加父母的朋友聚会,可以见到许多平时难得一见却又十分想念的朋友。”

  “80后”多数是独生子女,周围少有兄弟姐妹,所以父母朋友的孩子就成为了玩伴,彼此间有着深厚的感情。所以,每逢过年,总是想着能和他们相见玩耍,“跟朋友亲可能是80年代独生子女的重要特征吧。”靳戈感慨道。

  但对“00后”来说,过年似乎就只是一个假期,年味儿没有那么强烈。小巩是2019年上的大学,在放寒假之前,她和舍友一直在讨论寒假怎么过。但奇怪的是,她们之间的话题并不怎么涉及过年。

  “我有个室友是四川的,所以她一直聊的就是春节假期要吃火锅、打麻将等。”小巩觉得,对她们这一代来说,过年好像就是一次放假的机会。

  现在经常看到,许多大学生过年选择出去旅游,而不是回家。春节对他们来说意义显得并不是那么重要和特别。

  靳戈表示,谈论年味儿,其实都是和过去作对比。与其说年味儿是一种氛围,不如说年味儿是一种对过年的期待,就是过年能给大家带来什么。

  不同的年味儿都珍贵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记忆,年味儿也一样,每一代人对年味儿都有着各自的理解。同样,不同的地域,城市与乡村,对年味儿也有着不一样的诠释。

  王师傅是河南周口人,从2010年来到广州开出租车,到今年整整十年,“孩子小的时候,就在广州过年;现在一般都是回老家过年。”

  在广州和周口过年必然是不一样的感觉,“最大的不同就是在广州不能放炮。”王师傅说。

  不能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现在逐渐从一线城市向地级市延伸,但在广大县城和村镇,过年放炮依然是最好的辞旧迎新方式。“爆竹声中一岁除嘛。”王师傅用一句古诗点出了城乡间年味儿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