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足球是圆的,德国战车的轮子是方的?

8月8日,欧冠重启,八分之一决赛战幕拉开,拜仁即将迎战切尔西。

德国足球称霸世界,这背后有着怎样的民族文化基因?一贯理性的德国人,在疫情肆虐的背景下,是否还能保持与足球激情的安全距离?习惯了领先的德国足球,一旦跌落低谷,它有没有断臂重生的勇气和能力……

疫情

德国理性能否扛得住英式足球狂欢?

对于德国球迷来说,每逢周末的盛事是相约去球场或者啤酒花园看足球比赛。大家挤坐在木质的长条椅上,一边喝着冰镇啤酒,一边为自己喜爱的球队摇旗呐喊。进球的那一刻,左邻右舍不管认不认识都相拥而呼。

然而2020的春夏,对于每一个球迷都是一场煎熬,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各国联赛被相继叫停。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德甲率先恢复比赛,但只能踢没有观众的“幽灵赛”。对此,忠实的德国球迷们反应不一。根据最新的调查问卷显示,虽然无法亲临现场看比赛,65%的球迷仍然对欧冠复赛表示支持,也有大量球迷留言希望不会因为给球员们进行核酸测试而挤兑医疗资源,他们认为这些医疗资源应该被用在更需要的地方。有85%的调查对象承认在电视机前看“幽灵赛”没有现场气氛,球赛体验大打折扣。

在疫情仍然肆虐的欧洲,各国政府都禁止举办任何球迷集会庆祝的活动,但对于疯狂的意大利和英国球迷来说,主队得了联赛冠军,他们再也无法压抑自己欣喜若狂的情绪,全然忘记了新冠病毒的超级传染性。当那不勒斯球队收获了五年以来第一座意大利冠军奖杯,球员们激动得相拥着举起了奖杯,场外球迷更是顾不上什么社交安全距离,陷入了狂欢之中,有人甚至跳进了中心广场的喷水池。数以万计的那不勒斯球迷聚集在火车站外,通宵等待球队从罗马回家。而利物浦球迷等到的是30年来第一次英国联赛冠军,大量的利物浦球迷走上街头,聚集在利物浦市中心河畔的码头,燃放烟火、喝酒狂欢,其间还发生了多起暴力冲突。看到这样的画面,两国的卫生专家和政府都严厉谴责了球迷们不负责任的行为,表示这种危害公共健康的行为让人担忧。

相比激动难耐的意大利和英国球迷,德国球迷则显得比较理性冷静。德国电视台在德甲赛场外采访了一对父女球迷,他们戴着口罩,手里举着支持自己球队的标语牌,和其他等候的球迷保持至少2米的距离。虽然无法入场观看,但还是以这种方式支持自己热爱的球队。“没关系,一切都会好的。我们会保持健康,期待明年的赛事!”不光是德国的球迷很自律,球员们也非常自觉。拜仁在1比0战胜不莱梅之后提前夺得了德甲冠军,拜仁球员换上了特制的夺冠T恤,只是在场内简单地庆祝了一下,便回到了更衣室。而在赛季结束之后,球队更是严格遵守慕尼黑当地的防疫规定,不但取消了为球迷们准备的花车巡游,也放弃了在玛丽恩广场和拜仁球迷相聚的庆祝活动。拜仁俱乐部内部的庆功宴也一切从简,只有球员和工作人员参加,家属和球迷代表都一概没有收到邀请。

“新冠”

会成为压垮俱乐部的最后一根稻草?

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对各国的足球产业无疑是一记重创,仅德甲电视转播损失就达1.5亿欧元,而赛事赞助和比赛日收入也会大幅缩水,很多俱乐部甚至颗粒无收。由于德国的俱乐部大多还是自负盈亏的非盈利体育机构,很多低级别联赛的俱乐部已经面临财务危机,新冠疫情又雪上加霜,许多俱乐部已经入不敷出,如何活下去成了考验。德甲和德乙一共有36家职业俱乐部,据估算其中至少有13家面临破产的风险。

德国凯泽斯劳滕俱乐部目前已经债台高垒,如果下赛季仍想征战联赛的话,至少需1500万欧元的新投资才能获得许可证。俱乐部未能获得银行贷款,也没有找到新的投资人,只好于今年6月向当地法院递交破产申请。刚刚过完120岁生日的凯泽斯劳滕球队曾是四届德甲冠军,然而昔日的风光不再,已经跌入德丙球队行列,新冠疫情无疑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原本“50+1”政策的初衷是遏制“金元足球”,保证俱乐部立足于本土球员的培养,但随着商业资本大幅进入职业足球领域,这一规则也限制了德国球队在欧洲的竞争力。如今在新冠疫情下,急需资金维持俱乐部和联赛运转,德国足协正在考虑放宽要求,解决生存大计。

社交

足球不仅是一项运动,更是一种生活方式

德国人向来以理性和严谨闻名于世,但他们对足球的狂热却超乎常人想象,真正诠释了什么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一个德国朋友开玩笑说:德国的球场和教堂一样多,从蹒跚学步的儿童,到耄耋之龄的老人,可谓全民皆球员。对于德国人来说,足球不仅仅是一项运动,更是生活中的社交方式。单身们会周末约好友去酒吧或现场看球,为自己支持的球队摇旗呐喊;有家庭的则会全家出动去看孩子所在俱乐部的比赛,爸爸们还会给孩子所在的球队当义务教练,